瑞士人也廣泛擁有槍支。瑞士沒有正規軍,只有民兵,政府把軍用槍支散入民間,全民國防。但很少有人提及瑞士的「槍支問題」。顯然,槍支帶來的社會問題和人心及社會的道德水平有關,而不僅僅是擁槍是否合法的簡單問題。

在米哈伊爾‧卡拉什尼科夫(Mikhail Kalashnikov)去世時,俄羅斯之外,人們都不太知道該怎樣去紀念(或懷念)這個前蘇聯槍械設計師、94歲的老人。他是世界最暢銷武器之一的設計者,他的AK-47是最多人使用的殺人武器,他的設計成了血腥和革命的象徵。AK-47甚至還出現在莫桑比克的國旗與國徽上。

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

AK-47,是俄語「卡拉什尼科夫1947年自動步槍」的意思,它被世界數十國的軍隊用作制式武器。作為革命的象徵,人們在安哥拉、越南、阿爾及利亞和阿富汗戰場上,都能看到它的影子。它操作簡單,拆卸容易,一個初中生只要10分鐘,就可以掌握它的使用。因為可以輕易的拆卸和組裝,人們不需要軍械師的協助,就可以源源不斷地替換損壞的槍支。

卡氏發明他的衝鋒槍時,叫AK-46,送去參加國家靶場選型試驗時,擊敗了所有競爭的樣品槍,打上萬發子彈後,精密度都不受影響,因而被蘇聯國防部選中,定為陸軍制式步槍,並改名為AK-47。

AK-47為蘇聯賺了不少錢。但據原蘇聯的統計,全球AK-47中九成是仿製品,山寨仿造最多的是中國。中蘇交惡後,中共不僅沒志氣地繼續仿造,還大量輸出國外。卡氏曾說,中國人將AK-47帶到世界,卻沒交一分錢的專利費!俄國全新AK-47只要240美元,巴基斯坦二手的要120美元,在非洲更便宜,二手的只要30美元。

如果卡氏能像喬布斯那樣賺錢,哪怕每支賺10美金,他都可以收入10億美元。但直到他入土,除了那些花花綠綠的獎章,他幾乎沒賺到甚麼錢。相比之下,美軍M-16步槍(AR-15)的設計者尤金‧斯通納(Eugene Stoner),雖然M-16銷量不如AK-47,但斯通納名利雙收,有自己的飛機;卡氏則說他連張機票都買不起,還坐過共黨的監獄。

美國槍展的中國槍

以前曾買過一支中國造的AK-47。那時住在大煙山腳下,同事和鄰居都建議買槍,因住在郊區,兩英畝的院子,常有兔子、鹿、野豬之類的光臨,不時要驅趕一下。後來,參加了一個槍展,結果大開眼界,那真是了解美國文化的好機會。槍展人聲鼎沸、琳琅滿目,舉目所及,全是大大小小、奇奇怪怪的各種槍支、彈藥、甚至小軍火庫!第一次去槍展的人,一定會感到非常震撼。

當年用了100多美元,買了支北方工業公司造的AK-47(56式)。槍打起來很過癮,室內打靶時火力極猛,聲音巨大,常常會把旁邊用0.22小口徑打靶的美國人給嚇一大跳,跑過來問是甚麼厲害的傢伙。這槍現在已經買不到了,政府禁售,但黑市上還能找到,但要1600美元。按100美元的成本算,投資回報還算不錯。

那天還買了支手槍,是北方工業的黑星。槍的製作工藝簡直爛透了,難怪價格非常便宜。據說80年代前,中國軍隊裝備AK-47半自動,按AK-47設計的全自動槍槍管材料不過關,兩梭子打出去就卡住了。仿製的56式槍管壽命只有1萬發,而蘇制的槍管壽命是8萬發,還不易生銹。打越南時,中共軍人就抱怨56衝鋒槍的槍管容易發紅。所以,第三世界國家買槍找蘇聯,配件找中國。中國可能賺了些錢,但賺的大概不多,低端武器賣給美國人打獵可以,裝備部隊就不行。

網上五毛黨總在宣傳中國武器厲害。山寨品(仿製品)有外形,但工藝、加工、材料不過關,壽命肯定不長。戰場上,武器出問題可不是小事。所以,還是別叫囂要打日本,該多派人去看看日本的工業和軍事實力。釣魚台一旦開火,島嶼歸於誰不重要,只恐怕早已被炮火炸沒了;但有一點更重要,就是「中國」,肯定會重歸中國人民。

個人擁槍的權力

美國民間擁槍的傳統由來已久,擁槍的權力是憲法保護的。但民間擁槍的爭論一直很大。剛來美國時覺得非常驚訝。驚訝之一,是人們可以擁槍;之二,是擁護持槍權的人們的理由,居然是人民有槍可以反對政府、反對暴政,讓獨裁者不敢輕舉妄動!在美國,槍擊案發生後,槍支購買不降反升;而政府越對槍支加強管控,買槍的人就越多。有些政府出錢從民眾手中回購槍支,根本就是徒勞;全美每周都有上千個槍展,回購的只是九牛一毛。

槍支的擁有,會拉近人們的力量差別,對民主的社會來說,或許有助於人人平等。槍支使人的力量得以延伸,它其實給弱勢的人更大幫助,使孔武有力的人失去天然的優勢;一個弱女子和一個莽壯漢,兩人徒手對比時力量懸殊,但如果兩人都有一支Winchester霰彈槍 ,或者Smith & Wasson的左輪,兩個人的力量就基本平衡了。甚至,冷靜而精確的弱女子,操作起槍支來,恐怕比暴躁而粗心的莽漢更勝一籌。

如果公民手中有槍,暴政及其爪牙施暴時,必顧慮再三。中國文革時,如果家家有槍,就不會出現那麼多虐待、欺凌、羞辱人的事件。在今天,被強制拆遷的人,那些因信仰被強行抓走、送進勞教所的人,即使受害者本人不用槍,但正義的家人可能拿起槍來,那些城管、惡警也要躊躇一番,不敢奪門而入。

瑞士人也廣泛擁有槍支。瑞士沒有正規軍,只有民兵,政府把軍用槍支散入民間,全民國防。但很少有人提及瑞士的「槍支問題」。顯然,槍支帶來的社會問題和人心及社會的道德水平有關,而不僅僅是擁槍是否合法的簡單問題。

問題關鍵不在武器在人心

武器之類的東西,其實真的不重要。就算有顆原子彈,就一定危險嗎?當然,原子彈落到金正恩或集權統治者手中,人們會覺得有危險。但如果原子彈落在聖雄甘地、德蘭修女、或孔夫子手中,人們會覺得危險嗎?有人說,自動槍導致大規模殺人,所以危險。但大規模殺人並不需要自動武器:公共水源投毒;瘟疫來時隱瞞不報;政府放任環境污染和霧霾;軍醫活體摘取器官的手術……都可以大規模殺人。

有信仰的人堅信,世間是神控制的,瘟疫、戰爭、天災,焉知不是天的懲罰?每次災難、戰爭、瘟疫過去,留下來的社會和人群,仔細看看,不都是道德比較好、比較真誠善良的嗎?那不正好說明淘汰的是道德不那麼好、比較之下偏離了宇宙特性的人嗎?

所以,問題的關鍵不在武器,甚至不在法律,而在於人,在於人的道德和心法約束,在於人是否能保持良善。紅朝目前發生的,官員們帶頭進行的,大規模的誨淫誨盜、笑貧不笑娼、色情腐敗遍地,遠比AK-47可怕,這才是人們需要真正擔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