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8日,日本通過了擴大接納外國勞動者的出入國管理・難民認定法(簡稱:入管法)的法規,並於明年正式實施。這項法案將有助於來日的留學生、實習生在護理等領域的就職。

加速接納國外護理人員

18日通過的法案,在外國人進入日本時,新增了「護理」的簽證資格,這項資格被認為是在法律上,對外國人技能實習制度的擴充。根據修改的入管法,外國人如果具有日本的護理福祉士的認定證書,可以獲得「護理」的在留資格。

此外,還把現行的外國人技能實習實施法中的最長實習期間從3年延長至5年。同時為了防止過去因用人公司強迫加班、剋扣外國實習生工資等而產生的勞使糾紛,以及造成大量實習生謀求高工資而逃跑等事件的重演,還新設了監督招聘實習生公司的專門機構,保護外國人實習生的權益。

根據上述兩項針對外國人簽證的法規,如果外國人在日本實習期間取得了日本認可的護理資格,實習期間結束後,可以申請「護理」資格的簽證繼續從事護理工作。

截至目前,以護理身份在日本工作只限於與日本簽署了護理相關合作協議(EPA)的國家,目前只有印度尼西亞、菲律賓、越南。而且限定了滯留期間,還要求擁有所在國的護理資格,日語還要達到一定水平,門檻很高。據《日本經濟新聞》的報道,截至9月的過去8年中,只有3800人滿足條件。

然而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推測,到2025年日本國內護理人員不足的人數達38萬人,舊的法規對從國外接納護理人員的計劃簡直是杯水車薪。這次修改法規後,可以從締結EPA的3國之外接納留學生。

放寬「綠」條件 吸引外國高端人才

在日本,少子化、老齡化帶來的負面影響日趨嚴重,為了解決勞動人口減少,維持經濟成長的問題,擴大接納外國勞動力的作法被視為最有力的措施。日本政府正從加速接納單純勞動力和高端人才兩方面著手解決。上述的護理人員的簽證被定義為單純勞動者,按照目前日本的入管法,單純勞動是拿不到簽證的,其它單純勞動的領域也面臨嚴重的人手短缺問題。《日本經濟新聞》的報道中,日本政府內部在考慮參考現行的兩國間協定解決建築業勞力不足的方式,在農業領域規劃出特區,解禁外國人作為單純勞動者來日的簽證禁區。

其次是積極接納國外的高端技術人才。據《日本經濟新聞》的報道,日本政府正在研討進一步縮短擁有高端技術的外國人才、外國經營者申請永住簽證(相當於美國的綠卡)所需的最短滯留日本的時間,按最新條例在日逗留1年即可申請永住簽證,這在所有國家中屬最短。

日本政府預定擴大接納外國勞動力的相關措施。(大紀元)
日本政府預定擴大接納外國勞動力的相關措施。(大紀元)
日本政府預定擴大接納外國勞動力的相關措施。(大紀元)

日本的少子化老齡化是所有先進國家中最嚴重的,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2010年之後,日本人口以每年減少25萬的速度急速下滑。7月13日日本總務省發表的最新人口動態顯示,截至2016年1月1日,全日本人口已降至1億2589萬人,比去年減少了27萬多人。如果放任下去,到2050年日本人口將跌破1億,並且半數以上是超過60歲的老人,日本社會和經濟將難以維持下去。

日本為何不採用移民政策

日本東北大學助教授張陽表示,面對人口的減少和老齡化,歐美等國家普遍積極採用移民政策給予緩解。但是日本政府對此一直保持慎重態度。他說:「其主要原因是日本擔心單純的移民會衝擊到日本的傳統文化和價值觀,而日本人的勤勉,做事一絲不苟,精益求精的敬業精神都得益於傳統文化和價值觀,這也是今天日本社會和經濟得以發展的基石。」

「日本從國外大量接納勞動力也是不得已的選擇,日本面臨建立一套讓外國勞動者理解日本文化,使其逐漸融入日本社會的課題。」「其實日本的傳統文化的源頭是中國的傳統文化,她能從內在精神層面改變人性,使家庭和社會和睦穩定,博大精深。但到了近代,這些精髓沒有得到發揚,只保留下些傳統的習慣和規矩,如果靠外力推廣,讓外國人融入社會的想法存在諸多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