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周一(21日)說,他上任首日將宣佈美國退出跨太平洋貿易夥伴協定(TPP)。分析人士認為,美國放棄TPP,對習近平施政有利,將為習近平在國內的反腐和改革,提供穩定的國際環境。

特朗普周一在YouTube視像講話中,闡述了他上任百天的施政綱要。他說,TPP對美國是「潛在的災難」,他入主白宮第一天就會宣佈退出TPP,「取而代之的是,談判公平的雙邊貿易協定,將就業機會和企業帶回美國本土」。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一直反對TPP,批評TPP導緻美國就業機會流失海外。

奧巴馬政府推TPP 旨在抗衡北京

TPP由奧巴馬政府牽頭並推動,是首個跨太平洋,連結亞洲、大洋洲和美洲的區域自由貿易協定。歷經10年的曲折談判,美國與環太平洋11國於去年10月就TPP達成協議,今年2月正式簽署了TPP。

TPP在內容上包括,逐步取消多種產品及服務的進口關稅與配額、取消服務業的准入限制、在勞工、環保和知識產權保護標準方面增強協調、確保數據自由跨境流通等,旨在促進亞太地區的貿易和投資自由化。

美國國會尚未批准TPP。而沒有美國,TPP就無法生效,因為TPP條款規定,需要經所有12個國家批准,或者若有至少6個國家能達到12國GDP總和的85%,這6國批准也可生效。而美國就佔了12國GDP總和的60%,所以沒有美國參與,其他國家就無法達到85%的門檻。

TPP不包括中國,是奧巴馬「亞太再平衡」戰略的一個關鍵,被認為旨在加強美國與亞太地區盟友的紐帶,以及美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以抗衡北京。奧巴馬曾明言,鑑於美國企業95%的客戶在海外,國際貿易規則不能讓北京書寫,而必須由美國來寫。

抵制TPP 北京當局採取一系列舉動

北京當局從未表示有意加入TPP,已做出相應部署和應對措施,如設立上海自貿試驗區、推動「一帶一路」倡議、與TPP簽約國進行雙邊談判、牽頭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AIIB)等。

由中方主導的亞投行去年底正式成立,被視為或將對美國主導的金融體系構成直接挑戰。奧巴馬政府一直持抵制態度,並阻止其他西方國家加入,但包括英國、德國在內的美國盟友已陸續加入。亞投行行長金立群日前還表示,不排除特朗普上任後,美國加入亞投行的可能性。

在剛剛過去的APEC峰會上,習近平也利用機會,力推與TPP打對台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以及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有分析認為,此舉是為對抗美國在經濟上孤立北京的政策。

TPP有12個成員國,估計佔全球經濟的60%,而RCEP有16個成員國,估計佔全球經濟的60%、全球人口的40%。 RCEP將美國排除在外。

美國退出TPP 有利於習近平當局

BBC中文網11月22日刊文說,通過力推RCEP、FTAAP、「一帶一路」和亞投行,北京當局正在亞洲全面發揮貿易、投資和戰略的影響力。特朗普說上任首日美國立即退出TPP,是北京當局來說是個絕好的消息,相信當局聽到後會感到欣喜。

有媒體亦發表評論指,特朗普捨棄TPP,將為中國牽頭推動建立FTAAP,帶來歷史機遇。不過,若就此認為特朗普會將亞洲領導地位拱手讓予中國,也未免太過一廂情願。為維持美國的霸主地位,特朗普必有後着。

奧巴馬政府2010年提出「亞太再平衡」戰略,力圖維持美國在亞洲的主導地位,抗衡北京。這套戰略有兩大支柱:一是加強與亞太地區國家,尤其是與日本、越南、菲律賓等與中國有領土爭議的國家進行軍事合作;二是深化經濟合作,簽訂TPP。美國防長卡特曾形容TPP的價值比得上一艘航母,足見該協定對地緣政治的重要性。

紐約時事評論員楊萬林也向大紀元表示,特朗普放棄TPP,給習近平在國際舞台讓出了更多空間,為他在國內的反腐和改革,提供了穩定的國際環境。但也不能過早論斷。因為特朗普奉行「美國利益優先」,他會先關注內政,無意在國際上爭長短。在此之後,特朗普對北京的政策,仍有待觀察。但習近平可利用這段時間加速處理國內貪腐亂局和香港問題,根除江派搗亂的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