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行業監管推出,加上互聯網金融全面專項整治推進,大陸不少上市公司紛紛開始拋售或者退出P2P業務,這些公司當中不乏跨界進入P2P領域的集團。業內人士表示,未來將是一個存量淘汰的時期。 

9月下旬,作為中間人的蘇越(化名)在朋友圈發佈了一則P2P平台轉讓消息,出乎意料的是,僅在半個月之內該項轉讓就迅速達成。

蘇越稱,出售的P2P平台是一個文玩集團子公司,該平台專注於「郵幣卡」行業,其借款人是高度集中的,金額也比較大。在監管規定推出下,沒有精力去轉型,所以選擇把平台出售。

據介紹,該P2P平台月均募集在3千至5千萬元,而出售價格僅1,250萬元,出售內容包括其平台以及有意願留下的團隊,一次性原始債權清償。 

上述P2P平台出售例子並非個案,在合規壓力下,不少上市公司紛紛開始拋售或者退出P2P業務,這些公司更多的是跨界進入P2P領域。

10月18日,紅星美凱龍公告,從10月30日起家金所不再提供借貸撮合服務,同時關閉債權轉讓功能。但原有的資訊搜集、資訊公佈、資信評估等除借貸撮合以外的其它服務繼續提供。 

10月10日,盛達礦業公告擬以3,060萬元全部轉讓持有的和信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與和信金融資訊服務(北京)有限公司各5%的股權。出售的公司正是此前盛達礦業投資的P2P平台和信貸。

行業的發展空間變窄 

這些上市公司進入P2P行業的時間僅在一年左右,它們稱拋售P2P平台的主要原因是監管政策推出,收緊了行業的發展空間。業內人士表示,最為主要的是,監管政策推出之後,集團化背景的P2P平台難以有精力顧及轉型合規,因此,退出成為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拍拍貸CEO張俊認為,前兩年行業的火熱吸引了一大批資本和制度套利者進入,激烈的競爭推高了整個行業的營運成本,很多中小平台在資金端並沒有線上流量的優勢。目前網貸行業的發展,已進入優質平台與巨頭競爭的下半場,未來將是一個存量淘汰的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