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選舉的政治制度使得聯邦政府每隔幾年就會政黨輪替,美國政治精英們也習慣這種改變,但特朗普的當選,可能讓政治精英們面臨前所未有巨變。

自1828年安德魯・傑克遜當選總統以來,特朗普是首位利用公眾的憤怒贏得總統大選的候選人。這群畢業自常春藤名校的精英們,與大財團及政治遊說公司關係密切,他們遠離群眾但卻長期在影響國家大政方針的制定,如果不改變,恐被特朗普團隊擱置一旁,面臨了失去政治影響力的風險。

在2009年到2011年間擔任國務卿希拉莉.克林頓能源特使的戈德溫(David Goldwyn)說:「(特朗普當選讓)我很震驚。」他目前在大學授課、擔任媒體評論員及經營一家諮詢公司。換句話說,戈德溫是典型的華盛頓政治精英。他說,現在的感覺就像1976年,卡特總統的花生黑手黨進入華盛頓,或1980年,列根總統進行的保守派革命。

許多陰謀論者認為,這些政治精英們組成了一個永久的,不民主的政府,甚至是一個「地下政府」。這正是特朗普將努力根除的勢力。那些低估特朗普的新聞機構也將是特朗普打擊的目標。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媒體教授格雷夫斯說:「主流媒體(在這次選舉中)顯然沒有像以前一樣擔任好把關的角色。」

主流共和黨人士也遭到衝擊,如前總統布殊家庭和2012年總統候選人羅姆尼的派系。在選舉過程中,他們抵抗特朗普的崛起,結果發現自己站在歷史的錯誤一邊。主流民主黨人士,特別是克林頓家族和他們的盟友,在希拉莉帶領民主黨創下歷史性的大敗後,這些人在政壇影響力嚴重受挫。但詭異的是,民主黨內最左的派系受到的衝擊是最少的,因為該派系的政治動能建立在受全球化打擊最嚴重的中下階層群眾中,與支持特朗普的群眾很類似。

不同意特朗普改革議程的精英們有兩個選擇:抵制並被邊緣化,或改變。精英們每四年都會面對這個選擇,當然,這次面臨的風險比以往都大,因為特朗普對他的敵人是無情的。如果無法履行他的競選承諾,特朗普會將所有責任推在這些政治精英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