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觸發的「特朗普通脹」主題在上周繼續發酵。聯儲主席在國會聲稱「近期加息是合適的」,利率期貨市場隱含的12月加息概率超過九成。簡而言之,市場仍在體會美國政局變動對不同資產種類的影響,美元成為引導資產價格的一條主線,債市損失慘重。

特朗普的組閣進度比想像的快,反建制基本傾向和適當妥協策略兩條主線已經清晰顯現。在此思路下,筆者認為聯儲主席耶倫的去留,也變得清晰--特朗普不會炒掉耶倫,但也不會支持她連任。這樣反而排除了聯儲決策中的政治考慮,給了耶倫在衡量經濟因素後調整貨幣政策的空間。11月就業數據對貨幣當局評估美國經濟形勢仍有一定的影響,不過以美國已見的數據看,經濟增長仍在溫和上升中,收入增長開始加速,通脹壓力隱現,因此宏觀數據支持循序漸進式的加息程序。同時聯儲高層越來越擔心,在加息上舉棋不定可能損害自身的信用,所以如果沒有大的意外,公開市場委員會應該在下個月調整利率。筆者始終認為,加息的路線圖比加息的時間點更重要,明年美國再加息1~2次之後,隨著美國經濟見頂,本輪利率周期或也見頂。當然,市場意外仍可能阻止聯儲出手,意大利公投便是其中一個潛在的市場黑天鵝事件。

意大利訂於12月3日舉行修憲公投,總理倫齊將其政治生命壓賭在人民支持他改革政治及議會生態上。這可能是又一次政治精英誤判基層選民情緒的例子。筆者認為倫奇的公投犯了兩個誤判:1)雖然GDP重回增長,意大利的基層人民的生活水平明顯差過歐洲債務危機之前,對未來的焦慮更是戰後以來的高水平,現建制高估了自己的信譽,低估了人民的不滿;2)修憲將大幅裁減議席(尤其是參議院),收縮地方勢力,所以此議在政界也不討好。如果公投通過,一切正常。萬一公投反對修憲,倫齊政府倒台可能頗高,意大利極可能陷入極端政黨、極端政治主張群舞的亂局。反建制的五星運動領導人Grillo、反移民的北方聯盟領導人Salvini,在民粹主義和反全球化上,與特朗普一脈相承,加上建制內的反對派,疑歐、脫歐勢必成為選舉中的核心議題之一,而此可能刺激金融市場脆弱的神經。8個月前,當總理和執政聯盟通過公投案的時候,一場勝利似乎垂手可得,此時此刻相信倫齊後悔了,此時此刻相信市場並沒有準備好另一個黑天鵝事件。

本周焦點:債市和美元。債市這麼暴跌,金融機構賬面上起碼損失了3萬億美元,如果市況不見改善,損失早晚會浮上水面,與在去監管故事下暴漲的金融板塊正面碰撞。除此之外,聯儲會議紀要公佈,得以一窺上次政策會議上的細節。本周感恩節美國休市,隨後的周五正式揭開聖誕銷售,其銷情對股市情緒有直接影響。◇

(以上觀點僅為作者個人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看法,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版面有限 文有刪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