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我把一本別人給我的《九評共產黨》給妹妹看。2個月後,我再去她家時隨便問及此書。妹妹支吾半天,不語。 

我說:不喜歡還我吧,我也只有這一本還沒有讀完呢。只是因可在網上閱讀所以給你了。 

繼續追問:讀過嗎?不是事實? 

平素快人快語、健談、喜歡交三教九流朋友頗以重江湖義氣自居的妹妹半天方說:不敢讀下去…… 

我驚訝萬分:為甚麼? 

妹妹答:那麼多年了,知道了這些我靠甚麼活下去?!…… 

我以為只有邪黨會恐懼《九評共產黨》裏條分縷析的歷史真相,我絲毫沒有想到性格潑辣、敢言的妹妹也恐懼書裏的真相! 

妹妹不敢對視我的眼睛,只是答應我下次再把書還我,說她已經忘記把書放哪裏了! 

記憶中,妹妹讀書時代很喜歡讀歷代有關宮廷秘史方面的書籍,讀「厚黑學」等等,可是為人妻、為人母、喜歡在麻將桌上消磨時光的她竟已沒有了勇氣接受真實的東西! 

想起有人說過,我們生活在一個謊言構築的虛幻世界裡,就像《黑客帝國》(港譯:廿二世紀殺人網絡),可是在紅朝,更似一個精心構築的謊言的《楚門的世界》(港譯:真人Show),只是現實中的紅朝,邪黨借被黨性泯滅了人性的黨徒之手殘害無辜百姓的罪惡從來就沒有停止過。 

那時的我不明白的是,要活得清醒竟然也需要勇氣,我們幾時已經需要靠拄著謊言的拐走路行事了啊?我再次理解了如法輪功這樣虔誠的信仰者所處的困境,因為邪黨以暴力與謊言抹黑、扭曲了歷史與建立起黨文化,這樣的一個大環境之下,讓紅朝人中的大多數聽到那些令人髮指的真相就談虎色變、噤若寒蟬或者拒絕聽,就像對真相深懷恐懼的妹妹。因為恐懼竟然連起碼的同情心也不能給予了,更無庸說分清是非對錯,秉持良知與道義。而這不是肆意殘酷迫害良善的暴政得以繼續下去的前提麼?可見,邪黨的黨文化舉國施教與舖天蓋地的謊言對紅朝人的毒害之深。 

不過,妹妹雖然再沒有與我提過《九評共產黨》,她還是做了「三退」。妹妹還曾心心唸唸想買佛像,可見深受黨文化影響的她,心中還是有神佛的。 

而那時的我,並不知妹妹的恐懼反應是黨文化洗腦教育的結果。也不明白,為何讀《九評》妹妹與我差別如此之大?記得讀完此書,我深為自己當初勉強「三退」感到羞愧,並從新留下感言闡明自己從「勉強」「三退」到有機會選擇「三退」棄惡從善何其幸! 

竊以為,如果像我妹妹這樣因為恐懼真相拒絕真相、無意中成為邪黨欺壓良善的縱容者少些,邪黨才不會有恃無恐的殘害良善。而若紅朝人人「三退」退出邪黨黨團隊的話,邪黨解體,紅朝人才能擁有一個沒有邪黨免於恐懼的光明未來。(篇幅所限,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