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陝西省國土資源廳廳長王登記因受賄被判處無期徒刑,王登記曾用逾5000萬元(人民幣,下同)升任副省部級而未果。

中共河北省廊坊市中級法院對王登記受賄案於2016年11月17日作出一審判決。判決認定,王登記受賄折合人民幣6624.34萬元,其中最大的一筆受賄金額高達5000萬元。

王登記將這筆錢5000萬元全部用於「買官」,並準備藉此升任副省級官員,但最終卻發現自己「被騙」了。

2006年,時年52歲的王登記從榆林市長轉任陝西省國土資源廳廳長後,正值仕途升遷的最佳時期,他自認為還有機會升職。於是他的最大願望就是升到副省級官員。

2012年,王登記已經年滿58歲,距離退休年齡越來越近,為了能升任副省級官員,他開始想各種辦法。最後,王登記選定王登廣為買官的「掮客」。王登記案判決書中並沒提及王登廣的具體身份,僅說此人已被另案處理。

但陸媒報道稱,王登記對王登廣深信不疑,王登廣提出想升任副省級至少要花幾千萬。

王登記便很快找到神木縣店塔鎮石砭煤礦法定代表人高置林,希望得到他的資金支持。「我能往上走一級,對你也是有好處的」。高置林明確表示願意出錢支持。

因為他們早在2009年就開始多次官商勾結。2009年,高置林找到王登記,通過他辦理了石砭煤礦搬遷手續。2010年4月,高置林給王登記送了350萬元現金。

2011年初,新礦批了下來,高置林又找到王登記,希望他能幫忙重新調整並擴大礦區範圍。2011年下半年,王登記主管的省國土資源廳批覆了重新劃定的礦區範圍,比原址擴大了近3平方公里。

隨後,高置林分兩次將5000萬元匯入王登廣的帳戶。為了掩蓋要錢的事實,王登記安排王登廣給高置林寫了一個借條,將這筆錢做成一個借貸關係。

王登記還將高置林之前送給他的350萬元,也交給王登廣用於活動。王登廣多次保證,事情應該可以辦成。

但僅幾個月後,王登記的跑官策略最終未能如願,還有近兩年才退休的他突然於2013年2月被宣佈退居二線,任陝西省政府參事室參事(正廳級)。

2014年10月,王登記「落馬」。

王登記2003年至2013年任陝西榆林市市長、陝西國土廳廳長期間,當局公佈王登記的受賄共有8起,收受的金額少則20萬元,多則5000餘萬元。向其行賄的全部為煤炭企業及其負責人。除了錢款,他們還送給王登記江詩丹頓手錶以及為他在西安市購買房產。但這些賄賂都被當局沒收。

另外,王登記買官運作未果,是否是由於年齡原因目前還不得而知,據悉,中共「花瓶組織」的一個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職位,已達到五億元以上,而作為具有實權的副省級官員,是否能用5000萬元擺平還值得懷疑。

此前媒體披露,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賣官,僅一個少將的官職也得用約100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