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歐洲一體化進程受阻;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貿易全球化面臨考驗。很多人為此憂慮,是他們把經濟實力看成是創造或改變人類文明的主要力量。

而在網絡資訊全球化的今天,嘗試用全球的視角去看待地區或國家發生的其實並非孤立的事件,也已為更多的人所接受。那麼以此為起點,試著去理解在全球視野之上的上帝或者神的視角,也許並非是一件困難的事情,而這卻可能真正地幫助我們來洞悉事件的真相。

美國總統就職,照例要將手放在一本《聖經》上宣誓,結束時說:「願上帝保祐美國。上帝會保祐甚麼樣的人,與甚麼樣的人組成的國呢?有很多人認為經濟發展、經濟利益很重要,可上帝則認為義人、能遵守神的誡命的人更重要。

列根總統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美國總統,他和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一起,始終保持強大的外部壓力,成功的拖垮蘇聯的經濟,迫使蘇聯解體,共產主義運動也因此在全球範圍內衰落。這一歷史性事件,無論在東西方預言中都有記載且均被證實,而列根的偉大,可以說是順應了神的安排,做了他該做的事。他那句「推倒那堵牆」的宣言則是被他的高級幕僚們事先反對並在演講稿中刪去的,但列根在現場演講中卻堅持喊出了這句話。

共產黨雖然衰落了,卻並沒有消亡,它以幽靈之身飄蕩在歐洲上空之日起就不斷地誘惑著人內心的慾望,並在發展中變換著面目,蘇聯雖然解體了,中共卻「奇蹟」般地存活到了現在,並一躍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所有的國家都想在中共控制的這個巨大的市場裏分一杯羹。利益惑人心,道義致喪亂。而能真正清醒認識共產黨這個魔鬼的人在歷史上卻並不多見。蔣介石是一個,列根是一個,戴卓爾夫人也是一個。那麼在貿易全球化的今天,能夠不受中共利益的誘惑,堅守道義的人和國家又有多少?

而以人權作籌碼從中共那裏謀取更多的利益,這種心性比起單純追逐利益來說還要骯髒。高智晟稱其是「帶血的利益」,所以希拉莉被檢驗是不合格的,因此而輸掉了總統大選,她不是神的安排中所要的人。

歐盟也並不足以代表全體歐洲人民。在拋棄共產黨這個問題上,蘇聯解體時,歐洲人民已經經歷了一次,但再次面對中共的利益誘惑,歐盟也並不能代替每個歐洲人的態度,那就分開來,一個一個地來檢驗。英國全民公投脫歐,每個人用投票表面態度;美國大選,一人一票選出神要的那個人,這或許就是神的安排。

中共很邪惡,是因為它公然迫害「真、善、忍」這一惠及全球人類的普世價值,不僅本國上億人的正信被殘酷鎮壓,還迫使他國在利益交換中對此沉默。肆意地破壞著人類賴以存在的道德良知,踐踏著民主國家的立國之本,褻瀆著神的誡命。所幸的是,上億的法輪功修煉者一直在不屈不撓,和平理性地抗爭,十七年來持續地向世人講述法輪功的真相、中共的本質,以及這場迫害的真相,並直接促成了二億五千萬中國人退出中共組織的道德覺醒,這種內在的巨大變革力量正不斷地喚醒著中國人民,也同時給世界其他國家人民以了解真相的契機。

歷史上,美國和英國是對前蘇聯施加壓力的最主要的外部力量。那麼歷史的今天,美國和英國是不是還能同樣承擔起這樣的使命呢?中國歷史上的康熙大帝,感歎道義之行源於心性的堅守。南韓總統朴槿惠正面臨的本國百萬民眾的抗議,固然有其個人操守的問題,更實質來講,是不是在面對中共的壓力和利益面前,喪失了起碼的底線呢?而特朗普當然也不是完人,他還不是列根第二,但美國的偉大,美國總統的偉大,都是來自於其對美國憲法的踐行,對神的誡命的遵從。

世界紛亂中,各種問題層出不窮,既是人類道德下滑中的必然,也是人類需要清醒從而走向正確的開端,而中共卻正是橫亙在這條正確的路上人類的一面鏡子和試金石,或者偉大,或者沉淪,每個人和國家都將有公平的機會做出各自的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