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選美國新一屆總統,可能推高房貸利率,改變監管政策,從而影響到美國房地產市場,包括買房人借錢的難易和他們願意冒風險借錢的意願。

房貸利率的走高可能是最受關注的。特朗普的勝選已經導致美國國債利率上升,房貸利率也隨之而升。根據MortgageNewsDaily.com的數據,就在特朗普勝選的兩天裏,30年房貸平均固定利率上升了0.25個百分點,至3.87%。

不過美國現在的房貸利率仍然是有史以來的低點水平。根據房地美公司(Freddie Mac)的數據,過去45年里美國的房貸利率平均是8.26%。儘管如此,美國10年期國債利率的快速上升,還是讓人擔心房貸利率的上升會遠快於預期。

房貸利率的升高可能抑制房價的進一步上升。雖然美國的房價在過去幾年裏漲了不少,但因為超低的房貸利率,購房者還是能夠承受。「最根本的問題還是房貸利率上升可能對房價的影響。」

房貸研究公司SMR Research Corp的主席費爾德斯坦(Stu Feldstein)說:「我們現在又回到泡沫狀態了,部分原因是低利率讓人們能夠買得起超過他們收入所能夠承擔的更貴的房子。」他說他的公司預計,到2017年底,房貸利率的升高可能導致美國三分之一的地區房價下跌。

房貸利率上升的速度和程度將取決於特朗普的財政政策,以及市場對特朗普的政策可能在多大程度上導致高通脹率的判斷。克羅爾債券評級機構(Kroll Bond Rating Agency Inc)總經理惠倫(Chris Whalen)說,除了美聯儲外,現在投資人的想法也對房貸利率的走向起著很重要的作用。

貸款機構關心的第二個問題是,是否有對銀行更有利的政策出台。針對多德-弗蘭克監管法(Dodd-Frank regulatory overhaul law),特朗普近日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說:「我們必須拋棄它,或減小它的作用。」

該法規要求對房貸要有一系列的保障措施,如要求貸款機構確認貸款人能夠付得起房貸。放鬆貸款條件將讓更多的人獲得貸款,但不能償還貸款的人也會增加。許多專家認為,大多數貸款機構將不會願意回到房市崩潰時的經營方式。

除了政策風險外,近年來銀行還面臨更多房貸上的法律風險,特別是幾家大銀行因為違規貸款被罰數十億美元。

因此,新司法部長的任命和司法部的貸款政策,將對貸款機構評估法律風險影響很大。例如,大銀行多數都不再涉及由聯邦住房管理局保險的貸款,因為擔心一旦變成壞賬他們將會被懲罰。

房貸銀行家協會(Mortgage Bankers Association)主席史蒂文斯(David Stevens)說:「一位更通情達理的司法部長將是最好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