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和北韓的私下貿易似乎進入「寒冷期」,丹東「斷橋」上,從中國進入北韓的大卡車從早到晚雖然仍排長龍,但與北韓做生意的商人們說,近幾個星期,中朝貿易已變得極為艱難。這種情形將維持多久,無人知曉。外界認為,這是北京對平壤不俯首貼耳在宣洩怨氣。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一名在丹東僱用北韓工人的北韓中國工廠的老闆說:「自9月以來,一切都變得更困難」,「這次打擊是因為導彈和核試,看起來好像是不會很快過去。」

雖然北京討厭北韓,但其保持北韓政權存在的基本方針沒有變。

確實,這次的貿易降溫,部份是因為北韓進行了第四次核彈試驗後,國際社會於3月份開始實施的強硬制裁,這些制裁的目的是要消除北韓通過煤炭出口賺取硬通貨的能力。

但是,對此造成更大影響的是,丹東一個有名的企業高管,也是一名共產黨員意外地被抓捕,其罪名是幫助北韓逃避制裁和獲得製造核武器的材料。

一名在丹東一帶做生意、不願透露姓名的南韓商人說:「當生意人聽到這種事情,我們當然感到非常不自在,這讓我們非常謹慎。」在當地採訪的美國《華盛頓郵報》記者說,當地氣氛非常緊張,被採訪的企業高管們沒有一個願意公開身份,即使他們都堅稱一切都是光明正大的。

生意冷談,但是沒有人知道這種情形會維持多久。即使現在,仍有很多不明確的跡象:當地的年度經貿會被取消,但是來自北韓的煤炭出口卻在創紀錄。中共當局在操控這一切,其目的外界只能是猜測。

十幾年來,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一直努力在向北韓施加經濟壓力,試圖說服北韓認清「追求核武器將得不償失」。

然而,一輪比一輪更緊的經濟制裁很明顯沒能改變北韓的權力核心。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今年下令執行了兩次核試驗和數十次導彈發射,明顯地是想製造出能夠打到美國本土的核武器。

由於國際社會不想被捲入、更不想直接參與對北韓的軍事行動,經濟制裁就成了國際社會唯一僅有的「武器」。

3月份,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決議,除其它的強硬制裁措施外,下令強制檢查所有進入北韓的貨物,並禁止北韓煤、鐵和鐵礦石的出口,除非是為了「維持生計」。

但是,因為所有的北韓貿易都是經過中國,尤其是丹東進行的,因此制裁的實際效果只能是北京當局所想要的結果。北京當局不想讓這個貧困而又貪圖核武的鄰居崩潰,更不願看到駐紮在南韓的2.8萬名美軍北上靠近北韓與中國的邊界。

「不管怎樣,中共當局維持北韓存在有其長久利益。」在首爾國民大學執教的北韓問題專家安德烈・蘭科夫(Andrei Lankov)說,「你永遠也不可能說服中共做出甚麼與此不同的事情。」因此,長久以來,丹東只不過是名義上的一個邊境城市。

所以,總是有官員們願意睜隻眼閉隻眼,有中間人在背地裏拉生意,有企業主盼望在一個他們希望將會成形的開放市場上爭得一席之地。而制裁只是遠在北京和甚至更遠的華盛頓的事情。

但現在風向有變,現在的問題是:在北韓核試和導彈發射後(其中3次是在9月份中共主持20國峰會期間),這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非常氣憤要讓金正恩感受更多一點痛苦嗎?

制裁的漏洞仍然開著

中共原則上支持制裁但實際上不支持的黑白照片,現下已經變成黑白不分的灰色圖片了。在丹東仍有很多貿易活動,數十輛載著鋼筋和水泥的卡車,每天在海關外的公路上排隊,等待進入北韓。

開著一輛載滿瓷磚卡車的北韓司機說,近日,在主物資中心,從橘子到沒掛牌的奔馳SUV都在準備著出口,海關的處理過程變得有點複雜,「但是只要你給錢,就行。」

太陽能電池板和發電機繼續受歡迎,在丹東仍有數萬名北韓勞工,佔北韓出口大約40%的煤炭交易在8月份創紀錄。

和此事有關的西方外交官員們說,那是因為中共對維持「生計例外」有不同的解釋,國際社會注重的是「禁止」,而中共強調的是「例外」。

在北京的外交官們非常懷疑,中共政府是否真的有意要懲罰北韓,他們對煤炭交易數額感到失望,對邊境艱難時期的報告感到懷疑。

在9月份北韓核試驗後,美國敦促聯合國堵住這個漏洞,但是中共在阻礙。

中國國際戰略研究基金會的研究主任張拓生(譯音)說,中共的藉口仍然是不應該傷及北韓的老百姓。「主要的問題是美國和中共在北韓問題上的鴻溝非常巨大」,張說,「我認為中共不會同意堵上『生計例外』的漏洞。」

但是一次聯合行動,即使是勉強進行的,也已經造成可見的衝擊。

9月份,美國司法部對丹東鴻祥工業開發公司實施了製裁,指控其總裁馬曉紅利用公司做門面向北韓輸送美元,資助北韓的核武器計劃,這是華盛頓第一次用「二級制裁」懲罰幫助北韓的中國公司。

中共省級當局對美國的製裁予以了回應,抓捕了馬曉紅並對鴻祥展開了調查,指稱該公司有「嚴重的經濟犯罪」。但嘴上說他們的行動是獨立的。

在丹東一帶如此有名望的一個人能被抓起來,在當地造成巨大震動。

那位北韓中國工廠的老闆說:「馬曉紅是一名市政府官員,政府通常不會那樣來惹人的,這對這裏影響非常大。」

那位南韓商人響應道:「我個人認為鴻祥的案子,比制裁的影響要大,我知道的情形是大家都很小心。」

商人們都述說了他們做生意的難處。「去年,我做了10單大生意,建築設備、汽車。但今年,我一單都沒有。」一名北韓中國中介說,他為邊界兩邊的投資者拉生意。

涉及鴻祥案的人警告說,中共的回應是一場更大範圍打擊的開始,有人說要想讓北京有所行動實在太難。

蘭科夫說,但近來的證據表明,北京已經決定以新的、有掌控的方式加強和不加強制裁。「這都是在中央政府一級完成,而底層官員很難控制。」蘭科夫說,「他們需要對其進行規劃和掌控。」

中共總是將利益擺在第一位,他說,「他們想要把局勢置於掌控之中,他們將會維持北韓的存在,但是北京中央政府將決定按那個按鈕和甚麼時間按。」

貿易「寒冷期」將會持續多久?

丹東的企業高管們表示,他們希望這種情況不會持續太久。「不管甚麼時候有甚麼特殊的事,中國那邊都會緊上一小段時間,但是過不多久,又會回到和從前一樣。」一名南韓人說。

但是,球在北韓的場地中。「這取決於是否還有第六次核試」,那名北韓中國中介說,「如果發生,事情將會變得更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