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腐敗在江澤民當年「貪腐治國」的政策下四處蔓延。除了貪腐之外,中共官員、文宣等行為屢屢掀起民憤。也有報道顯示,中共官員本身也不信馬列,中共民心盡失。

官員造假明目張膽

除了腐敗之外,官員的造假行為也屢被報道。

作為國家直管的西安市長安區空氣監測站,不經允許任何人不得入內。然而,今年2月以來,西安市環保局長安分局主要官員偷配鑰匙並記住密碼,用棉紗堵塞採樣器,致使數據異常。事件曝光之後,多名官員被調查。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環保數據造假,造成的後果很嚴重。明明是重度霧霾天,造假之後孩子們繼續進行課外活動,這等於在摧殘下一代。

9月15日,中紀委官網發消息,新疆自治區阿勒泰地委委員、市委書記王仕斌被立案審查。王仕斌今年6月落馬。

2009年,新疆阿勒泰成為中國首個試水官員財產申報和公開的地方。第一個財產收入被全國人都知道的官員,正是王仕斌。王仕斌當時是阿勒泰市委書記,所以他的公開財產申報表最顯眼,被媒體廣泛報道,現在還能從網上搜到這個表格。

陸媒對此稱,如果沒有配套的倒查和追責機制,它(財產申報和公開)很可能成為官員表演清廉的合法手段,被貪官們利用。

中共官員行為掀民憤

10月4日前後,網絡曝光的一份文件顯示,退休的中共江派政治局委員、前北京市委書記劉淇攜妻子、子孫等全家共10人,於10月1日至6日到西藏「視察」,並附了行程表。6名隨行包括北京市委辦公廳副主任、中央警衛局處長、劉淇秘書、警衛、保健科醫生等。劉淇被批全家用公款旅遊。

之後,網民依據名單搜索,發現與其妻汪聲娟同名的一女士持有北京百能電氣技術有限公司的股權達6,800萬元,與其孫子劉松萱同名的一兒童不到6歲,申請了專利。女婿周騁是北京愛普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港媒稱,消息曝光後僅5天,至10月9日晚,已有1,027,500人次點擊量,其中98.7%是劣評。社會輿論反應強烈,中紀委在10月5日就收到舉報信函、電話,至10月8日晚上10時,已有5,277宗。

網絡評論稱,「共產黨高官是人民公僕還是終身貴族?」「請公佈劉淇享受待遇的有關規章條例」「中央大力扶貧減貧,劉淇卻在耗費民脂民膏,該當何罪?」

今年5月7日晚,北京居民雷洋被警方以「涉嫌嫖娼」為由控制,隨後死亡。雷洋離奇死亡事件在中國大陸受關注的程度前所未有。很多評論都指,由於警權失控,雷洋事件可能發生在任何中產階層的身上。

雷洋事件10天之後,即5月17日下午,蘭州市和平鎮民警粗暴執法,毆打大學生一事被網民曝光。「用警棍和耳光輪番伺候,而且不准叫出聲來,叫一聲加5棍,兩個人的屁股都開花了」,當事人吳義如是說。他是蘭州財經大學學生,事發的前一天上午,他和夥伴在派出所被警員毆打兩次,逾一小時。

網絡也曝光了吳義臀部出現淤青紅腫的照片。

還有一個駭人聽聞的事件發生在今年6月。

河南一貨車司機張戰國稱,2016年6月18日凌晨,他駕車行至河南省台前縣境內,突然車後方竄出一輛有交通執法標誌的小車,沒有示意他停車,直接超到前方想將他逼停。張戰國說,由於正在高速行駛,他要先減速緩行一段才能停車,這時車內人員突然舉起一支氣槍對他的車射擊,他嚇壞了,不敢停車,加速逃離。

貨車在行至一個叫武口村的地方時,又出現了一輛沒有執法標誌的轎車,車裏的人持彈弓、氣槍一路追著對他的車輛射擊,一直追到范縣界才停止。在整個過程中,張戰國的卡車前擋風玻璃20多處中彈,副駕駛玻璃整體損壞。由於擋風玻璃損壞,視線受到影響,導致次日貨車側翻,司機受傷。

港媒稱,今年8月份到京上訪人數突破日均2,000人,為近10年來所僅見,這在中共高層產生了巨大的震動。

雖然習當局要求「依法治國」,但是從江掌權時期各系統的胡作非為行為延續到現在,仍不斷發生。

兩大事件 大陸民眾對中共煩透

3月份在微信上發起的「手抄黨章一百天」活動,演變成荒誕鬧劇,在第84天後草草收場。

5月16日,江西南昌鐵路局李雲鵬夫婦選擇在新婚之夜,開捲伏案,抄寫黨章,聲稱要給新婚之夜「留下美好記憶」。照片被當地黨組織上網大力宣傳。

該組照片被曝光後,迅速遭到網民炮轟,被批假得不能再假,部份民眾指「文革之風又在抬頭!」很多人不理解的是,新婚之夜,大喜的日子,這夫婦倆為甚麼要抄黨章呢?甚麼日子抄不好,非選在那個特別的日子?

有網民說:「這簡直就是違背人性。可憐的新人,成了愚昧領導宣傳作秀的演員。」另有網民表示:「顯而易見,新婚之夜抄黨章,是貌似創新實則老套的自我炒作。不過炒作者好像不僅僅是這對新婚夫妻,可能還有他們單位的政工幹部。」「炒作不怕,關鍵是要有點技術含量。」

還有網民藉此編出多首打油詩。也有的調侃人生四大悲:「洞房抄黨章,接站被嫖娼,久病逢莆田,金榜落他鄉。」

這種極端的例子不止上述一例。

中共央視在9月中旬的一個新聞聯播中,用了將近五分鐘的時間,報道遼寧盤錦四世同堂之家成立「家庭黨支部」的新聞。報道指,82歲的老太太卜鳳彬3年前在家成立了家庭黨支部,今年中秋節,一家人不是吃月餅而是吃「愛國豐收餐」,祖孫三代一同開會學習「廉潔自律準則」。而傳統的夜晚賞月的活動,也被開「家庭黨支部例會」代替。而這樣的支部大會,家庭黨員每周末都得參加。

報道稱,中共授予了這家人所謂「勞動模範、三八紅旗手」等稱號,同時官方還給卜鳳彬也頒了「終身成就獎」。報道最後借卜鳳彬之口稱:「我的後代,我活得放心,死了也放心,他們一定能跟著黨走。」

報道播出後,遭到了各界輿論的諷刺和抨擊,不少人將之與早前的新婚之夜抄黨章事件相提並論,質疑做法是「違背人性」。中國當代歷史學家雷頤稱此為「家庭革命化」;也有網民寫道:宣傳把組織置於家庭之上,是結黨營私,違反人倫的!

還有網民認為,這是末世亂像,「沒有任何道理,在家裏成立黨支部⋯⋯」

中共陷入「塔西陀陷阱」

近些年,中共完全失去民心,中共正陷入「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之中。

「塔西佗陷阱」得名於古羅馬時代的歷史學家塔西佗。通俗地講就是指當政府部門或某一組織失去公信力時,無論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壞事,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

這種現象與中共的現狀極為相似。

目前的大陸社會,儘管當局在發展經濟的同時,也謀求改善國民的生活條件和生活環境,但由於歷史原因,具體落實到地方政府或者某些政府部門時往往就會走了樣。一部份官員為了某些私利,不惜損害大眾利益,導致百姓對政府越來越不信任,這樣也激發更多民眾的反抗,致使社會與中共處於對立狀態。

中共官員不信馬列

8月10日,中共官媒《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發文章,對落馬官員搞「封建迷信」的現象進行分析和批評。文章列舉了一些這兩年被中紀委通報曝光的官員大搞「迷信」的事例,承認許多領導幹部一直求神拜佛、相信風水。

中共宣揚「無神論」,大力破壞傳統文化,不允許民眾有自由的信仰。但是,中共官員上起江澤民、周永康、郭伯雄,下至縣級官員,幾乎沒人相信馬列。

2001年傳出消息,稱江澤民自知作惡多端,欠下太多血債,開始求地藏王菩薩保佑。江不僅拜地藏王菩薩,還通過其夫人從北京的一位居士家借來一部《地藏經》,親筆抄了一遍。2008年,江澤民還被曝光,曾偷偷在江蘇省南通狼山風景區朝山進香。

港媒今年年中披露了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的一段「迷信」往事。報道稱,習近平上台後,展開反腐行動。徐才厚的問題在中共黨內軍內通報後,郭伯雄召開家庭會議商討對策。郭伯雄的二弟郭伯禮建議,請人到祖墳做法事,祈求神靈保佑。於是,2014年4月,郭伯雄和妻子秘密回到陝西老家張則村,特請樓觀台一著名道士到郭家祖墳做法。

時事評論員程曉容表示,事實上,今日的中共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對其黨的信仰危機、執政危機,其政治控制的手段不再靈驗。官場腐敗潰爛,社會亂像叢生。黨員和民眾都不再相信這個政黨。中共滅亡是歷史的必然,而且崩潰在即。

為數眾多的黨員幹部們放棄馬列,選擇向神佛祈求,卻不懂得若想得到神佛的庇佑需要回歸善良、提升道德,從根本上去除「無神論」的觀念。

官媒借古喻今 暗示中共將倒

今年,中共官媒多次刊文借古喻今,暗示中共已走向末途。9月5日,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報紙》發表文章「明萬曆年間政治謠言亂像」,核心意思是說,明朝萬曆年間,朝野上下對太子冊立之事爭執不已,即所謂「爭國本」事件。而圍繞著「爭國本」事件,整個晚明,就是一個政治謠言迭起的年代。

文章稱,這些謠言,有的危言聳聽、操弄黑白、不難辨明,也有的虛虛實實、捕風捉影、真假莫名,致使朝政失綱、人心不穩。而晚明政治謠言氾濫,其特殊的生長土壤之一是黨爭的推動。

在此之前,8月19日,摘選自《廉政瞭望》並以標題「明朝滅亡時的囧事,滿是心酸無奈!」在網絡發表的文章,開篇便道出明朝滅亡的原因:明末農民起義,之所以鬧得聲勢浩大,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晚明官員的相互推諉和欺上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