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腐敗在江澤民當年「貪腐治國」的政策下四處蔓延,雖然習近平在「十八大」掌權後實行「依法治國」,並大抓貪官,但是中共官場的各類表現顯示中共已經無可救藥。

習王已經看透中共

早年大陸流行的一個政治段子說:「對於反腐,有人一臉悲觀:查再多也沒啥用,隱藏的貪官更多,查的完麼?更有人調侃:把領導幹部全抓起來肯定有冤枉的,排成隊隔一個抓一個絕對有漏網的」。

2015年7月,廣東省國資委前主任劉富才出國後長期不歸,面對省紀委下達的「最後通牒」,他卻說,「我當這麼大的官,你們要調查的那些事都不叫事,要查,每個人都有事,比我事大的也有,紀委該先查他們才是。」

海外媒體的報道稱,現在,中共紀檢人員違紀違規情況十分普遍且消極怠工,已經到了王岐山「看在眼裏,氣在心裏,落個沒治」的地步。有消息說:中共紀檢系統壓下的不回復舉報材料已超過五百萬份,「一百年也處理不清」。

大紀元獲悉,習近平、王岐山已看透中共。他們知道中共已無可救藥,無論做甚麼,老百姓都不再相信。據悉,習不想指定接班人,他希望自己能做民選總統,從而徹底改變中國。

中共的貪腐已爛到根子

江澤民掌權時以「貪腐治國」,致使中共整個官場腐敗橫行,呈塌方式潰敗。目前,官員貪污金額超過億元的案件層出不窮,涉案數字越來越大。一般認為,中共高官的貪污所得往往都是天文數字,官方公開的數字都打了很大的折扣,實際情況遠比現實更令人震驚。

截至目前,據中共官方公佈的內容看,至少已經有5名「老虎」受賄過億被判刑,他們分別是朱明國、金道銘、白恩培、萬慶良和周永康。

*朱明國貪腐1.41億元

老家豪宅如宮殿 擺有石麒麟

2016年11月11日,廣東省政協前主席朱明國被以受賄罪判處死緩。據悉,其受賄金額達1.41億餘元。

《法制晚報》此前曾報道,2014年11月底,就在朱明國被通報接受調查的第二天,目擊者阿炳看到幾十名警察出現在朱明國老家的別墅四周。「辦案人員在其家中搜出大量黃金、鈔票,用箱子分裝在一起,足足拉了十餘車。其中有部份鈔票都受潮發霉了。」阿炳透露。

另有陸媒透露,朱明國海南老家的豪宅如宮殿,擺有一對石麒麟。

*金道銘受賄1.23億元

情婦留下瑞士名錶盒六十多個

前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金道銘,2016年10月14日被指控受賄金額1.23億元,判處無期徒刑。

有海外媒體引述山西省紀委官員的消息披露,金道銘的情婦在獲知金被「雙規」前,就已攜帶金所送的價值逾億元人民幣的首飾及數千萬元現金潛逃。報道稱,中紀委和省紀委的官員趕至金道銘情婦的住所,屋中僅留下的瑞士名牌手錶盒子就有六十多個。

*白恩培貪腐2.47億元

當局查獲藏品用了十幾天

2016年10月9日,中共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前副主任委員白恩培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被判處死緩,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受賄金額近2.47億元。

專題片《永遠在路上》第一集中出現的一名姓周的涉案人員說道:「有一天(白恩培的妻子張慧清)就跟我講,我看中個手鐲,大概1000多萬,你去付一下。我說好,那就買,1500萬買了個手鐲。」

在辦案過程中,從白家查獲的藏品多得讓辦案人員震驚,中紀委紀檢監察室工作人員在接受採訪時這樣描述:「我們光清理這些東西,前前後後用了大概十幾天的時間。像這種翡翠手鐲,都是用一個繩子一系,繫起來有一串手鐲,就這種概念。」

*萬慶良受賄1.11億元

落馬前頻繁出入高檔消費場所

2016年9月30日,萬慶良受賄1.11億元被處無期徒刑。陸媒報道稱,在中共黨內「嚴抓作風的高壓態勢下」,萬慶良仍然出入高檔消費場所達到70次左右。中紀委專題片《永遠在路上》中透露,就在他落馬前兩天,還到過廣州白雲山的一家高級餐廳「品雲座」。

*官方自稱周永康涉案金額只有1.29億元

2015年6月11日,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判處無期徒刑,其中受賄罪涉案金額1.29億元。

6月16日,大陸社區博文《周永康只貪了1.3億?這你也信?幼稚!》質疑:中國大貪官的貪污金額,怎麼能以官方公佈的數據為準呢?怎麼能對周永康只貪了1.3億信以為真呢?那都是擺在桌面上的數字,都是嚴重縮水的。周永康剛落馬不久,路透社就有消息曝出,當局已經沒收了周永康家族900億的財產。

也有報道說,周家貪腐超1331億元。

「小官巨貪」透露貪腐嚴重程度

如果說這些「大老虎」利用職務之便可侵吞巨額賄賂,而那些只能算作「蒼蠅」的「小官巨貪」更代表了當前中共官場貪腐的嚴重程度。

10月17日,中共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前副司長魏鵬遠被指受賄超2億元判處死緩,不得減刑、假釋。魏是繼白恩培後,又一名被判「終身監禁」的中共官員。

魏鵬遠2014年5月被帶走調查後,當局從其家中發現2億元現金,重1.15噸,當時調去16台點鈔機清點,當場燒壞了4台。

據陸媒報道,多名接近魏的業內人士感到吃驚,因為魏平時衣著簡樸, 為人非常「低調」。報道稱,魏鵬遠平常上下班騎著一輛有些破舊的自行車只是裝樣子,其實,魏是開豪車到單位附近的停車場,停好車後從汽車後備箱拿出自行車,然後騎行到單位,下班也是騎自行車到車庫然後開著豪車回家。

在中央巡視組公佈的問題清單中,河北省是「小官巨貪」問題嚴重的地區之一。 河北省紀委書記陳超英表示:「我們開展這個專項行動一年了,立案的已經將近1萬件,9000多件,從現在看已經查處了6000多人,過100萬的190個,過1000萬的31個。這些人級別都很低,但是他們貪的數量都是很驚人。」

舉例說,河北秦皇島北戴河區供水總公司經理馬超群,被調查時家中搜出1.2億元現金、68套房產、37公斤黃金。這名副處級幹部,靠著手中的供水權,貪腐金額卻極為巨大。

此外,黑龍江龍煤礦業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物資供應分公司前副總經理於鐵義受賄3億元⋯⋯,這樣的案件在中國各地普遍存在,顯示中共地方政治生態已全面潰爛。

官員擁有的房產數量驚人

9月30日起,一則題為《南昌高新區檢察院徐林保被曝有380多套房身家數億》的帖子在網上廣為流傳。10月25日,澎湃新聞記者從南昌市高新區檢察院瞭解到,徐林保並非該院職務犯罪科副科長,只是普通工勤人員。

據悉,南昌市檢察院已成立專門調查組進行調查。截至發稿,發現此人有149套房,總價1.1億元。

2014年陸媒爆出,浙江溫州村支書李某,在上海松江區擁有132套房;浙江寧波杭州灣公安局沈姓警察被曝光擁有69套房產。

2013年1月,擁有兩個身份證、192套房子的前廣東省陸豐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兼陸豐市碣石鎮黨委副書記趙海濱被查。

同時間,前陝西省神木縣農村商業銀行副行長龔愛愛被曝,擁有四個戶口,在北京購買41套房產。龔愛愛的同事、陝西省神木縣農商行副行長楊利平也被網民曝光,在北京三里屯SOHO擁有12套房產。

基層腐敗無法無天

大陸微信號「環球之音」10月14日發文列舉了中共貪腐出現的新特點、新花樣。

例如:圈子「腐法」。重要崗位,腐敗圈子人選腐敗人,形成腐敗全程鏈子⋯⋯;

暗渡「陳猖」。公共資金項目「隱」性流血。如扶貧資金項目,移民項目等,往往扶貧(移民)項目資金往扶貧辦(移民局)主任(局長)家鄉投資,以所謂產業扶貧項目,與招商項目人或項目資金企業分紅、入股,有的將項目修建村級辦公樓,資金挪作他用,惠民百姓資金被盜用和占用,從中吃回扣。

再如,「證據」失盜。某縣有一單位,為了消除帳目證據,前十多年,創意性玩起了「電腦」失盜,而當時未用電腦做帳,至今成為一大懸案。等等。

現在大陸基層權力腐敗之烈,這只是曝光了冰山一角。

前幾年黑龍江農墾系統官僚公然說:「我們只聽命於隋總統(隋鳳富時任農墾總局書記,已落馬),小濤(胡錦濤)與小寶(溫家寶)的話在這不管用」,政法系統官僚則公開叫囂:「我們就是法律,反對我們就是違法」。◇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