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5日,人民幣中間價報6.8495,下調204點,連續第8天下調,為2008年12月以來最低水準。在岸、離岸也雙雙走低,在岸人民幣兌美元觸及6.85,創2009年來新低,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報6.863。

隨著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美元持續強勢上漲,人民幣貶值壓力不斷加重。15日開盤不到兩個小時內,在岸人民幣連破6.85、6.86大關。為了避開不斷放緩的中國經濟和走軟的人民幣,中國投資者正通過隱蔽手段把資金轉至境外。

人民幣貶值壓力大

一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稱,「目前而言,金融市場關注點已經從美國總統大選轉向美聯儲12月加息預期升溫,造成美元指數持續上漲,無形間加重了人民幣貶值壓力。」

多位外匯交易員透露,這種貶值壓力在離岸人民幣市場顯得尤其強烈。不少中資企業都在離岸市場加大購匯額度,寧願採取風險較大的「封頂遠期」期權組合提前鎖定離岸人民幣兌換美元的成本。究其原因,一是境內資本管制措施令他們難以從境內調取美元,紛紛將離岸人民幣頭寸換成美元用於貿易投資支出,二是人民幣貶值壓力驟增令他們兌換美元避險的需求日益強烈。

首創證券研究所所長王劍輝認為,人民幣匯率持續走低的原因主要有兩方面:一是國內經濟增速放緩,未來預期仍不明朗;二是國內貨幣供應過於充裕,出現「脫實向虛」等問題。

資深金融市場研究員、高級經濟師韓會師表示,除非有外力介入主動控制即期匯率的波動幅度,否則6.90的到來真的不是甚麼難事。

高盛分析師維持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今年底跌至6.8的預測,並預計2017年底貶至7.3。

摩根史坦利華鑫報告稱,特朗普時代人民幣匯率將面臨更大挑戰。一方面因為中美之間貿易摩擦的概率會大大上升,中國的貿易順差可能下降;另一方面,美國經濟如果在特朗普的基建和減稅政策下走強,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的步伐可能會更加堅決,這會導致新興市場國家本幣貶值和資本外流的壓力加大。

央行口徑外匯佔款大降

中共央行11月14日發佈的資料顯示,10月份央行口徑的外匯佔款餘額為人民幣22.643萬億元,環比下降2,678.6億元,雖然低於9月份的降幅,但仍創下今年1月份以來的第二大單月降幅,也是連續第十二個月下滑,顯示美聯儲加息預期升溫下,中國資本外流持續高企。

10月份外匯儲備降幅也較9月份擴大。10月底中國外匯儲備餘額為3.121萬億美元,較上月減少457.3億美元,創下今年1月份以來最大月跌幅。

資金從隱蔽通道流出

國際金融協會(IIF)估計,第三季度資金外流翻倍,超過了2,000億美元。

據路透13日報道,儘管中共當局不斷加緊封鎖資金流出中國的官方管道,但卻有更多資金正在通過隱蔽手段外流。

為阻止資金流出,當局凍結或限制了境內有限合夥人(QDLP)和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對海外投資的機制。

英國高偉紳律師事務所駐上海的金融服務業務顧問及主管Yin Ge表示,新的QDII額度審批基本上停止了,涉及大筆外匯匯款的ODI投資逐筆審核,QDLP計劃正在放緩。

分析人士稱,未來幾個月不大可能放鬆,所以投資者在想其它辦法把現金轉至境外,比如經由香港的虛假貿易形式。

律師事務所Simmons & Simmons合夥人Jolyon Ellwood Russell稱,國際金融反洗錢特別工作小組(FATF)已發現4條將資金轉出中國的主要管道:用車偷運現金、融資管道、貿易和影子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