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11月13日)晚間,歐盟召開緊急峰會,討論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的新歐美關係,然而兩大軍事強國的外長拒絕出席這次會議,匈牙利外長則排斥這次會議,凸顯出歐盟的內部危機和深刻分歧。

歐盟緊急峰會 英法外長不現身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歐盟國家很關注特朗普在競選期間發表的對歐洲許多說法會如何成為現實。

歐洲聯盟外交事務主管莫蓋里尼召集了這次會議,外長們將討論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提出的一些對歐政策,其中包括質疑北約、質疑華盛頓對歐洲的保護承諾和美歐自由貿易、否定氣候變化的巴黎協議以及與伊朗達成的核協議等。特朗普還暗示將尋求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和解,這些信息都將打破歐洲傳統秩序,歐盟需要緊急商討對策。

英國外交大臣鮑里斯・約翰遜沒有出席布魯塞爾會議,歐盟官員們說,約翰遜的不現身讓歐盟的氣氛更加緊張。而法國外長讓-馬克・埃羅則選擇待在巴黎,理由是要會晤聯合國新任秘書長。匈牙利外長則抵制此次會議,他認為一些歐盟領導人對特朗普當選的反應過於「歇斯底里」。

約翰遜拒絕出席這次歐盟會議使他和德國外長弗蘭克・沃爾特・斯坦邁爾的關係更加緊張,斯坦邁爾曾說,他無法忍受跟約翰遜「同處一室」。

北約勸告特朗普不能「單打獨鬥」

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選都促使歐盟呼籲進行全面調整外交和防務政策改革,柏林和巴黎要求加大歐盟一體化。一位歐盟外交官表示:「如果美國與歐洲脫鉤了,我們需要照顧自身的安全。」

北約秘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周末表示,美國及其歐洲合作夥伴都不要在防務問題上「單打獨鬥」。

歐盟內部的深刻分歧

周末特朗普會見了英國脫歐領袖、英國獨立黨人奈傑爾・法拉奇(Nigel Farage),這是與這位未來美國總統會晤的首位外國政客,而法拉奇深為歐盟所痛恨。瑞典前首相卡爾・比爾特(Carl Bildt)在Twitter上發文稱:「如果特朗普希望向歐洲展示政治家風範,此刻接見法拉奇很可能是最糟糕的選擇。」

特朗普當選後,英國積極調整姿態,保持其作為美國主要歐洲盟友的地位,特朗普也表示了英國「非常特殊」,法國和德國則對特朗普的當選表示了謹慎歡迎。

《金融日報》分析,德國本來想表明,歐盟在特朗普當選後的外交政策方面能夠迅速作出反應,但是這次會議的混亂凸顯一個歐盟外交官描述的問題,「當歐盟最強大的國家想領導時,其它成員國不聽。」

不過,德國外交部仍然表示,歐盟會面「討論特朗普當選後對歐盟的影響」是很好的。

周一,歐盟各國外長繼續開會,商討與力圖加入歐盟的土耳其關係緊張問題。其它討論議題還有敘利亞和利比亞衝突以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防務合作問題,英法外長都將參加這次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