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英國脫歐,然後特朗普當選,兩隻「黑天鵝」沖天而起,雖然就此說全球化走向末路還為時過早,但特朗普當選確認了反全球化浪潮的存在和兇猛。

古典名著《三國演義》開篇即說:「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對於過去70年的全球化浪潮,今天可能真的是到了「合久必分」的時候。目前的全球化和美國二戰後成為全球頭號強國,有意識的將其政治、經濟、文化影響力投射全球是一體的,全球化「退燒」和立場偏向孤立主義的特朗普上台某種意義上也是一枚硬幣的兩個面。

台大政治系教授明居正11月10日受訪時表示,特朗普的當選,顯示美國選民對現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不耐煩,他們包袱過大,過去的表現讓人不滿;而特朗普讓人接受,因為他是政治素人,講的是選民愛聽的話,他們寧可選擇一個沒有政治背景的人,給他機會試試看,希望由此能改變美國的現狀。

恢復美國傳統道德價值盼特朗普能有更大貢獻

明居正表示,特朗普和希拉莉兩個人的得票數很近,過去一段時間媒體基本上系統封殺特朗普,主流媒體都是說特朗普不會當選,那些指責反特朗普的人,相信特朗普絕對不會當選的,結果選舉出來跟他們預期相差太大了,美國有些地方已經出現反特朗普的示威。

特朗普在發表勝選演講時承諾將「彌合分歧」,成為「所有美國人的總統」。他說:「對那些過去不支持我的人,當然只有少數,我向你們伸出雙手,希望獲得你們的指導和幫助,讓我們一起合作,團結這個偉大的國家。」明居正認同說,如果特朗普上台之後,能夠講一些比較和緩的、撫慰人心的話,這樣對他的執政是有幫助的,美國社會就會比較平穩。

他表示,這次選舉美國社會可能出現分裂,但這分裂不一定會持續下去,如果特朗普的表現比較好的話,慢慢美國社會就會穩定下來。

尤其他明年一月份上台之後,如果幾個月內能讓美國經濟好轉,反對他的力量會大幅削弱。

對於特朗普反全球化,明居正說,他有反全球化、孤立主義的味道,比如他說要築起關稅壁壘、從亞洲大幅後退,要跟俄國改善關係、要交往等等,但是「到底具體能否落實,我們現在真的不曉得。因為美國是法治國家,也不可能讓他想做甚麼就做甚麼,也就是他競選時說的話,並不代表他上台後真的這樣做。」

明居正說,美國過去許多總統上台之後,他原來所設想的政策,不一定能夠落實,他必須得修改、妥協。他舉例,克林頓總統上台前非常反中共,上台後頭一年把貿易最惠國待遇與人權紀錄聯繫起來,要求中共改善人權,否則就取消最惠國待遇。

明居正表示,一年後中國人權完全沒有改善,甚至更惡化,但美國商界受不了中國大陸生意跑到其它國家去,就壓迫克林頓修改政策,然後他就給了中共最惠國待遇,克林頓是一邊罵一邊開放,也就是他在利益面前對現實低頭。

明居正說,美國人民對現狀不滿希望改變,這是老百姓對於現存的體制,美國失去了傳統的價值觀,以及政府的運作方式或體制產生的結果不滿意。他表示,美國人民希望能夠捍衛傳統的美德及價值觀,包括法治、人權、民主,他希望特朗普當美國總統之後,對恢復美國傳統道德價值觀有更大貢獻。

希拉莉輸給了全球化

此外,據《天下雜誌》報道,全球化只讓部份人獲益,更多人蒙受的是失業、收入凍漲、生活水準下降的苦。前中華民國國安會副秘書長、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劉大年分析,特朗普的支持者主要是中低收入、低學歷的年長白人男性。這反映出,過去自由貿易都強調多數人受益,少數人受害;但現在大家認為,自由貿易讓多數人受害,只有少數人受益。

他認為,特朗普「反全球化狂人」的本質不會改變,但美國會不會真的走向極端?國會會有牽制的力量。共和黨雖然主導,但許多共和黨人士跟特朗普的意見不見得相同,特朗普勢必得跟國會妥協,不見得能那麼兇悍。他預估,美國不會退出WTO、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應該也不會停止。劉大年提醒,未來,美國針對國外企業反傾銷稅會更強硬,會比過往更強調「公平貿易」。

特朗普時代來臨

據《東方日報》報道,內政優先、美國優先將成為特朗普執政的主要綱領,他會將更多的精力用於美國內政改革方面,對奧巴馬八年「亂政」進行撥亂反正。在外交方面則會在各地全面撤退,且外交將從屬或者服務於內政的需要,不再或者更少地承擔國際義務,減少不必要的開支,實行修養生息戰略。

對於特朗普的外交理念,FT專欄作家拉赫曼則認為,特朗普實質上希望美國不再擔任「世界警察」角色。任何此類決策都將產生深遠影響。全球安全體系是圍繞美國劃出的一系列「紅線」和打造的聯盟建立起來的。赫曼表示,特朗普總愛說,他將「讓美國再次變得偉大」。但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理念實際上等同於讓美國倉促退出世界舞台上的「偉大國家」行列。

《黑天鵝》一書作者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選前表示,其實特朗普入主白宮,沒有人們想像的那麼恐怖。塔雷伯在接受CNBC專訪時表示,其實美國總統由誰來當,差別都沒人們想像的那麼大,特朗普當總統也不是那麼可怕,因為他終究是銷售房地產的生意人,不太可能做出自我毀滅之事。塔雷伯認為,若特朗普真的入主白宮,他的言行舉止應該會跟著收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