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網絡流傳一份據稱是希拉莉「電郵門真相」的文章,將近幾年美國發生的事件與「希拉莉電郵門」及希拉莉競選事件以嚴密的邏輯聯繫在一起,給讀者呈現出一篇「荷里活大片」式的「電郵門真相」。儘管「真相」未得到證實,但背後的「真相」值得深思。許多網民讀後均稱:「驚掉下巴」。

接上篇:網傳「電郵門真相」 超越荷里活大片(一)

二、然而,有一人表示,堅決不服。

他,就是至今還蟄伏在厄瓜多駐英國大使館的逃避追殺者,維基解密(WikiLeaks)的重要成員——朱利安・阿桑奇。

對於阿桑奇的情報渠道,外界一直猜測紛紜。

原來估計,阿桑奇的資料來源有兩個部份,第一,是世界各地的各種黑客主動提供給他的,第二,就是美國各個情報部門中的內部人員(類似於斯諾登、曼寧這種人士)。鑒於阿桑奇自己的敏感身份,他絕對不敢親自去操刀,否則,一被美國特工抓住絲毫把柄,早就恨得牙齒痒痒的奧巴馬政府絕對會出動航空母艦來緝拿他,除非他躲到俄羅斯去跟斯諾登當鄰居。

果然,前兩天,原基辛格手下的國務卿高級參謀Steve Pieczenik在Youtube發表視像聲明,認為希拉莉和奧巴馬勢力的腐敗實際上已經造成了美國政府的「政變」,「克(克林頓)-奧(奧巴馬)集團」的勢力已經滲透了美國所有組織,包括司法部、FBI、CIA等等,林奇(Lynch)、科米(Comey)都在此列,並且已經發生了很久,他們的目的是通過互相勾結造成實質性的一體化政治利益團體。

Steven Pieczenik說,為了阻止這次「政變」,美國情報組織人員與其餘人馬通過WikiLeaks開展了反「政變」行動,反「克—奧集團」的勢力擁有腐敗政府的所有數據,他們不僅擁有所有數據,還要阻止希拉莉上台這一事件的發生。這一切都在網絡上發生,一切悄無聲息,暗流涌動。

Steven Pieczenik稱自己只是「正義聯盟」無足輕重的角色,真正的英雄們是在FBI、CIA泄露秘密的成員們,他們已經對雪花般的腐敗事件噁心與疲憊,所以不惜生命為了美國和世界的正義將自己與腐敗成員對賭。

Steven Pieczenik在視像中說:「第二次美國革命正在上演。」

維基解密組織得到的近兩萬封郵件,分別來自民主黨委員會的公關主任、財務總監、高級顧問等7位民主黨的重要官員。這些郵件主要討論的當然是怎麼把希拉莉捧上總統寶座,但是,其他內容公佈後,美國人才真正發現:原來希拉莉還有那麼多各種暗地裏的勾當!

在現在的民主黨政府裏,花點錢是可以讓各種國家高官跟自己吃飯的!

在現在的民主黨政府裏,花個幾十萬幾百萬就可以去美國在其他各國大使館買個官做的!

希拉莉的團隊裏幾乎所有的高層都是在討論是否可以接受外國政府掮客的政治獻金的(這違反聯邦競選法律,因為會讓外國勢力操縱美國政治)!

原來特朗普各種集會上各種來鬧事的,都是希拉莉派來的群演故意黑的!

為了競選,希拉莉甚至不惜對自己黨內的同黨桑德斯下手!

這些沒有完全公佈的郵件震驚了美國公眾。就算是再遲鈍的人,也都意識到,如果你們黨內的郵件裏都有那麼多黑料的話,那你刪掉的那3萬封絕對不能給外人看的郵件裏,究竟有甚麼?這下,「那三萬封郵件」,在很多美國民眾的心中,開始有了切切實實的實在意義。

(編者註:詳情請看維基解密相關報道:http://www.epochtimes.com/b5/tag/維基解密.html

阿桑奇的這個重磅炸彈,無疑把希拉莉「騙子」的稱號炸得越來越響,不過這還只是剛開始。

讓事件進一步引爆的,居然還有幾宗離奇的死亡案。

7月10號凌晨,美國民主黨的一個數據主管Seth Rich在自己華盛頓附近的寓所附近被槍殺,當地警方表示,這是一宗持槍搶劫殺人案件,就此結案。然而,他的隨身財物,錢包,手機,也沒有被拿走。

更多的人認為,Seth就是這一次泄露給維基解密的這接近2萬封郵件的泄密人,但是真正詭異的是,這麼一宗發生在美國首都的謀殺案,美國主流媒體不約而同的同時保持沉默。

(編者註:詳情請看相關報道:美民主黨郵件洩密關鍵人遭暗殺 http://www.ntdtv.com/xtr/b5/2016/07/29/a1278540.html

而且更讓人覺得蹊蹺的是,在那段時間裏,短短1個多月的時間,還有好幾個跟希拉莉有關的人士非正常死亡。

Mike Flynn,網際網路作家,編輯。6月23日猝死。死亡當天發表了揭露「克林頓基金會」黑幕的文章。

John Ashe,前聯合國官員,6月22日,在因受賄罪即將要出庭指證克林頓一家的出庭前夕,遭襲擊身亡。

Victor Thorm,一個專門調查克林頓一家的調查記者,發表了「為甚麼希拉莉不應該入主白宮」一書, 8月1日在家自殺身亡。

Shawn Lucas,代表桑德斯的支持者起訴民主黨代表大會欺詐的主控律師,8月2日在自己家中猝死。

接下來的日子裏,儘管在電視辯論中,特朗普每次都提到了「電郵門事件」,並直接對希拉莉說,如果他當選,一定會把希拉莉送進監獄。但是,連FBI和司法界都不再查的事情,其他人說得再多,對希拉莉的打擊,都是非致命性的。

然而這時,老天又一次站在了特朗普一邊。

希拉莉團隊裏最重要的一名成員,競選經理John Podesta,在最錯誤的時間,點了一封最錯誤的郵件,他點開了一封黑客發給他的釣魚郵件,無意間泄露了自己的密碼,由此,他自己的郵箱很快就被黑客翻了個遍,之後,黑客很快就把戰果全部交給了維基解密。

從今年10月開始,維基解密逐漸公佈了Podesta的這些郵件,看到這些新一輪曝光的郵件,美國人民徹底坐不住了,在這些郵件裏,美國人民發現:

原來希拉莉早就知道卡塔爾和沙特一直在資助伊斯蘭國(ISIS)。早在2014年,希拉莉發給John Podesta的郵件中,就承認卡塔爾和沙特是為ISIS以及該地區其他遜尼派激進組織提供財政和後勤支持的大金主。

希拉莉不但知道卡塔爾和沙特資助著ISIS,而且希拉莉還收了卡塔爾和沙特的錢!其中一封郵件顯示,卡塔爾承諾將向克林頓基金會「捐助」100萬,沙特在克林頓基金會成立之後,先後「捐助」了1000萬-2500萬美元。

據報道,這次希拉莉競選,20%的競選資金來源於沙特。

整個10月,維基解密一批一批的公佈了Podesta的郵件,也一天一天的給希拉莉務必的壓力,但是,儘管壓力再大,希拉莉扔握著「司法部不指控」的免死金牌,依然高枕無憂,直到又一個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哥們,在最錯誤的時間,以最錯誤的方式出現。◇

請看下篇:三、一條色情簡訊,再次幫助FBI打開「電郵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