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式競選美國總統,我將讓美國再次強大……可悲的是,美國夢死了。如果我當選,我將讓美國夢復活……」去年6月,68歲的地產大亨、電視明星特朗普正式宣佈參選。這為2016的總統大選平添了一些娛樂性和戲劇性。

「我原本不必來競選總統,這條路我走得也好辛苦,但我別無選擇,因為我愛我的祖國,我愛美國人民,我覺得這是我應該做的……」美國新當選總統特朗普曾如此道出選戰中的艱辛,也道出他參選的初衷。率真敢言的他,大膽挑戰「政治正確」,為此而飽受非議,在主流媒體和建制派的「圍剿」中,屢陷危險漩渦,卻總能頑強站起……

開始的時候,美國多數政治觀察家、媒體精英,都把他視為一名跳樑小丑:一位言談極度「政治不正確」、毫無從政經驗的素人,要角逐總統大位?

除了受到嘲笑外,特朗普還要面對黨內一眾強有力的競爭對手,包括建制派頭號扶持對像——佛州前州長、喬治布殊的弟弟傑布布殊。

出乎意外的是,率性而為,語不驚人誓不休的特朗普,在初選中搶盡了風頭,他的很多肺腑之言,深深打動了看慣傳統政客,厭倦「政治正確」的選民,讓他獲得壓倒性支持。

特朗普放言無忌 屢陷爭議

但正是因為他的放言無忌,令自己屢屢深陷爭議的漩渦。

他提出,鑑於世界各地遭遇多宗恐怖襲擊,美國應暫時禁止穆斯林入境,此等言論隨即招來穆斯林社團、民主黨人,甚至黨內同僚的炮轟。他被指言論「荒唐到危險地步」,「完全不適合當總統」。

美國南部受墨西哥毒販威脅,特朗普主張在美墨邊境修建隔離牆,阻止墨西哥非法移民入境,激怒了很多拉丁裔選民,從此被貼上「種族歧視」的標籤,備受非議。

一系列的爭議,令他不見容於美國主流社會和黨內建制派。黨內不少人認為他不是真正的保守派,他的理念將為共和黨帶來「災難」,令共和黨輸掉大選,於是投入至少數千萬美元的廣告來反對他,並一次次扶持其黨內對手,阻止他獲得總統候選人提名。

但是,特朗普在黨內選民中的地位似乎難以撼動。他在初選中一路過關斬將,氣勢如虹,最終突破建制派的重圍,於7月在黨代會上獲得提名。

而就在特朗普獲提名後幾天,一場新的輿論風暴洶湧而至,很快將他包圍。穆斯林陣亡士兵胡馬雲汗的父親希扎爾(Khizr Khan)抨擊特朗普禁止穆斯林入境的主張。特朗普則指希扎爾的演說稿是由希拉莉陣營操刀,同時稱希扎爾的妻子當時站在他身旁不發一語,是遭希拉莉封口。

特朗普這番言論被認為有諷刺和貶低意味,引發全美關注,招來反對者和盟友一片指責,其中包括總統奧巴馬和特朗普過渡小組的主席、新澤西州州長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奧巴馬指特朗普不適合當總統,並說共和黨人應撤回對他的支持。

民調顯示,這場風暴重創特朗普選情,令他在短短三、四天內,民調從落後希拉莉6 個百分點,擴大為8 個百分點。

陷共和黨內部風暴

不僅如此,當時已有數十名共和黨高層人表態,不會投票給特朗普,包括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 和佛羅里達州州長傑布布殊(Jeb Bush)。共和黨金主突還掀起一波倒戈潮,轉而支持希拉莉,如惠普總裁兼CEO惠特曼(Meg Whitman)。連眾議院議長瑞安(Paul Ryan)都警告,特朗普言論「令人無法接受」,若以後太過份,他可能會撤銷對特朗普的背書。

8 月上旬,還有50名共和黨國家安全專家聯署公開信,警告特朗普「或成美國史上最魯莽的總統」,並表示不會投票給他。特朗普則抨擊說,他們是「華盛頓失敗的精英」,與希拉莉一起作出「災難性決策」,導致美國人在利比亞班加西遇害,並「任由伊斯蘭國坐大」。

共和黨70 多位頗具影響力的人物也聯署一封公開信,呼籲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停止為特朗普提供競選經費,轉而投入11 月的國會選舉。特朗普也針鋒相對,說他不擔心共和黨切斷競選資金,他只要停止資助共和黨就好。

針對這場反對聲浪,特朗普還反擊說,那些建制派把國家弄得一團糟, 華盛頓圈內人想阻止他獲提名,但他擊敗了他們,在黨內初選中勝出。

槍枝言論 再惹風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8月9日,特朗普在北卡羅來納州造勢時說,「希拉莉想要廢除憲法第二修正案(保障人民擁槍權)」,她一旦當選總統,會任命自由派最高法院大法官,從而剝奪美國人的擁槍權,「各位,你我無能為力,但第二修正案的支持者或許有辦法,我不知道。」特朗普這番話被外界解讀為鼓動其支持者對希拉莉施暴。

Facebook和Twitter等網站因為特朗普這番言論而炸了鍋,也引發民主黨人憤怒。特朗普競選陣營急忙解釋,特朗普的真實意思是,支持擁槍權的選民應該團結,不要投票給希拉莉讓她當選。特朗普本人也表示,自己演說時沒有任何暴力想法。

這一系列風波,令特朗普在全美民調中的支持率大跌,落後希拉莉的幅度擴大到約8個百分點,在多個關鍵州的民調中也落後希拉莉。8月11日,特朗普罕見的謙卑承認,邁向白宮之路正面臨挑戰,他最終可能輸給希拉莉。

當時一度有傳聞說,麻煩纏身的特朗普將被共和黨逼迫退選,不過,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否認了這一說法。跌得傷痕纍纍的特朗普,似乎遇到一線生機,再次掙扎著重新站起。

換競選團隊 重整旗鼓

面對低迷的選情,特朗普決心重整旗鼓。 8 月17 日,他對其競選團隊進行了大洗牌,任命保守派網站《Breitbart News》執行主席、前投資銀行家班農(Steve Bannon)為競選團隊首席執行官,並將高級顧問、民意測驗專家康韋(Kellyanne Conway)擢升為競選經理。

有分析認為,特朗普這次重整競選團隊,不僅是為了擺脫其競選總幹事、首席策略師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涉收取烏克蘭親俄人士獻金醜聞的影響,也希望通過立場較溫和的班底,來降低黨內對自己的不信任感,並爭取中間選民,以扭轉選情頹勢。

同時,特朗普講話,也不再像以往那樣脫稿「放炮」,張口即來,而是改念講稿。他還赴墨西哥與該國總統會面,之後發表了一場立場強硬的移民演說,令保守派稱慶。之後,9月初的民調顯示,特朗普支持率反彈,縮小了落後幅度,甚至追平希拉莉。就連民主黨高層也承認,特朗普的勢頭令他們越來越擔心。

對手陷入「健康風暴」

與此同時,似乎是天賜良機。對手希拉莉出席「9‧11」紀念活動時身體不適,在助手攙扶下蹣跚離場,霎那間成為美國各大媒體關注的焦點。她的醫生透露,她9月9日就已確診為肺炎,這令外界質疑希拉莉團隊刻意隱瞞希拉莉病情。

希拉莉陷入「健康風暴」,令特朗普民調在全美直追希拉莉。9月25日的一項全美民調顯示,希拉莉僅領先特朗普兩個百分點,在誤差範圍之內。

陷不雅語言風暴 打死不退

然而,好景不長,就在臨近總統候選人末場辯論之際,一波更凶險的驚濤駭浪幾乎將特朗普吞噬。特朗普2005年用不雅語言談論女性的一段影片,10 月7日被《華盛頓郵報》曝光,引發軒然大波。儘管第二天他就公開表示道歉,但仍遭到黨內外、希拉莉陣營的口誅筆伐,共和黨人也紛紛撤回支持或與他拉開距離。瑞安10日也無奈的表示,將不再為特朗普護航或拉票。此外,共和黨一些最大的金主呼籲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與特朗普斷絕關係,有的甚至已轉投第三黨候選人。

更糟糕的是,約36位共和黨議員都要求特朗普退選止血。但礙於黨內「第九條規定」(Rule 9),共和黨人也無計可施,就算可通過修訂此規定來「換普」,時間上也可能來不及。唯一的途徑就是他自行退選。

但特朗普誓言:「我打死不退,永遠不會令支持者失望!」他還在Twitter上對瑞安等背棄他的黨內同仁連續炮轟3小時,批他們不提供支持,指瑞安「軟弱無能」。

特朗普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說:「如果這(場風波)就是我敗選的原因,那麼真的很讓人難過。但我認為我們會勝選。」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喘息,又一場惡夢襲來。《紐約時報》等左派主流媒體連串報道,多名女性指控他性騷擾。

特朗普多次否認指控,並抨擊這些指控是「媒體與希拉莉團隊推出的謊言」。他告訴支持者,他們在與希拉莉的政治機器和「帶偏見」的媒體鬥爭。他還誓言對《紐約時報》採取法律行動。特朗普的妻子也公開護夫,批評那些指控毫無證據,並呼籲選民不要被誤導。

在巨大的壓力下,特朗普於10月19日參加了與希拉莉的末場辯論,並在此為自己的不雅言論道歉。雖然民調顯示,希拉莉仍在這場辯論中佔上方,但特朗普的表現卻是3場辯論中最好的一次。

這波重創,令特朗普民調再跌,在全美平均民調中落後希拉莉多達7個百分點。連共和黨策略家也承認,特朗普面臨的形勢很「嚴峻」,認為「希拉莉會取得決定性勝利」。

10 月22日,距大選日僅剩兩周之際,特朗普在賓夕凡尼亞州發起大反攻。他在演說中誓言要「把華府的齷齪排放乾淨」,代之以「民有、民治、民享的新政府」,並推出他上任後頭100天的施政計劃。他還表示將把指控他性騷擾的「撒謊者」告上法庭。這次演講被視為他正努力將選民的注意力,從他最近幾周的爭議拉回到其優先事項上。

天賜「電郵門」 大選夜傳捷報

似乎是上天再次的眷顧, 10 月28 日,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科米致函國會,FBI又發現希拉莉一批新電郵,為此重啟了對希拉莉「電郵門」的調查。在美國總統大選最後關頭,此消息無異於一顆政治炸彈,為大選投下重大變數。

特朗普團隊對這一遲到的「10月禮物」自然是又驚又喜。在隨後一周多時間內,希拉莉民調大跌,特朗普的民調則又開始回升,並逼近希拉莉,競爭十分激烈,尤其在必爭之地的所謂「搖擺州」,特朗普聲勢高漲,令多個關鍵州選情陷入膠著。

在選前一周,特朗普採取突襲策略,先和家人到傾向希拉莉的密歇根、威斯康辛等州拉票,同時又斥資2,500萬美元在這些州推出電視廣告,拉攏中間選民。直到選前最後一刻,特朗普都在馬不停蹄的奔波。

功夫不負苦心人。永不放棄的特朗普在大選日當晚捷報頻傳,次日凌晨便收穫了最大的戰果——當選為美利堅第45任總統。消息傳出,如驚雷般震撼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