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別人的眼裏,我們的生活是艱辛、忙碌而多變的,而在我們的心裏,日子卻只是似這樣如水般淡淡地從髮際邊滑過。這大概是很多來海德堡的遊客想要在這裏尋找的。

海德堡位於德國中南部的奧頓森林的西南角。在這裏,耐卡河穿山而過,海德堡就是一個坐落在山與河之間的美麗寧靜小鎮。當然,現在老城裏,古樸的石板鋪成的路上,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如織,主街兩旁擠擠挨挨幾乎全是賣紀念品的店舖和餐館,走在街上,不時會被人塞一張介紹某餐館的傳單。人們想享受幽靜古雅的小城風情,卻恰恰因他們的到來無法如願。 

自然野趣 很不一樣的德國花園

海德堡老城在耐卡河南岸,我和先生有一段時間住在北岸的山上,這裏與喧囂的城鎮隔河而望,沒有遊人之累。上山的路七折八轉,頗有曲徑通幽的味道。我們的家在一條小街的盡頭。我們的房東是一對本地的老夫婦,三個孩子都已長大成人離開了兒時的家園。慷慨的房東允許我們使用他們的花園。

那是一個和一般德國人家庭的花園很不一樣的園子。推開矮小的籬笆門向裏走,右手邊是一個小金魚池,巴掌大的蓮葉密密地覆蓋住半個池子,幾朵嬌小的粉色的蓮花浮在蓮葉之上。池邊玲瓏的山石犬牙差互,池旁同樣是山石鋪成的小徑蜿蜒而上,石上青苔數點。路旁一個小丘上蘭草數根,橫探身於水面之上,軟軟的草葉滑過腳面,再往前走,但見小徑兩側高低參差的灌木和花草錯落有致地裝點在綠茵茵的草地上。

走下小丘,面前又是一個人造的長形小池塘,一座小橋橫跨其上,橋頭是一個用幾根竹子彎成的小拱門,幾株細軟的類似爬山虎的攀緣植物附於竹子上,秋天,葉子變得火紅的時候,這個並不起眼的小竹門成了小花園中奪目的一景。園子的後部是我們的房東幾十年來陸陸續續栽種的幾株果樹和松柏。茂密的樹冠把花園和花園後順著山勢高出花園兩米多的一條小路隔開了。

園子雖小,卻很有中國園林的以小見大的精緻和隨意自然的野趣。花園左邊僅隔一道籬笆就是我們鄰居的一個典型的德國式花園:修剪得整整齊齊的平坦的綠草坪上,幾棵樹孤零零地立在當中,幾株月季靠著籬笆一字排開,當人們坐在園子裏的太陽傘下用餐的時候,不需要第二眼就可以把整個園子盡收眼底。園如其人,典型的德國花園大概也和典型的德國人一樣,乾淨、規矩、淳樸而少趣味。

體會自然天成 從容生活

我們的房東男主人年輕時是個泥瓦匠,沒讀過甚麼書,他沒有刻意地修飾這個園子,只是憑著他的一顆慈愛的心,簡單地把他的天然無雕琢的本性注入到園子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池中。那個有一座小橋的池塘就是他在女兒小的時候,和女兒一起修的。剛開始時,裏面只有他們養的金魚。如今女兒長大搬出,而小池塘卻一年一年地熱鬧起來。

大概小動物們也在互相打著招呼:「我們的遊樂場又多了一個好玩兒的去處!」於是春天能看到一群群活潑的小蝌蚪擺著尾巴嬉水;夏夜可以聽到蛙鳴,白天蜻蜓悄然立在蓮葉尖上,還有各種不知名的昆蟲在水草中忙碌;秋天烏龜不緊不慢地鑽到土裏等待嚴冬到來;冬天池塘結冰了,魚兒在冰下安然過冬。

夏天,我們偶爾會和朋友們在園中小坐,邊品茶邊漫無邊際地談著話,享受這自然天成的意境。在別人的眼裏,我們的生活是艱辛、忙碌而多變的,而在我們的心裏,日子卻只是似這樣如水般淡淡地從髮際邊滑過。這大概是很多來海德堡的遊客想要在這裏尋找的。

但我想,這也許不是一個有著過客的心境的人能體會到的。只有一個深深地、從容地、切切實實地生活在生活中的人,才能有一個平淡的心境,明瞭這世間重重的繁事中之悠遠的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