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選新一屆美國總統後,開始緊鑼密鼓地組建新的執政班子。堅定支持特朗普的彭斯出任副總統似乎已無多少懸念,因此,彭斯之後的第二號內閣成員美國國務卿究竟由誰出任引起了外界廣泛的關注。

國務卿是美國國務院的首長,主管美國外交事務,相當於外交部長,但是其地位要比其他內閣部長高,是所有內閣成員中的首席,但並非具有總理職能(美國總統身兼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如果總統無法有效行使總統權力能力或者意外死亡,按照美國總統的繼承順序,國務卿排在第四位,即排在美國副總統(兼任美國參議院議長)、美國眾議院議長和參議院臨時議長之後。不過,在實際政治生活中,國務卿的實際權力在美國聯邦政府是僅次於總統,影響力僅次於總統及眾議院議長。

目前,外界推測特朗普新一屆政府的國務卿人選有三位候選人,即美國前眾議院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和田納西州參議員鮑勃・寇爾克(Bob Corker)。

既然是主管美國外交事務,他們的經歷,在對外政策、尤其是對華政策方面持甚麼態度,對於未來世界格局以及美中關係走向必然產生影響,是以不妨一一看來。

現年73歲的金里奇在1995年到1999年擔任美國眾議院議長,是美國國會歷史上最具權勢的眾議院議長之一。在當選眾議員之前,曾在大學教書。在其任議長期間,他在1995年美國政府停擺和1998年彈劾民主黨總統克林頓案中扮演重要角色。其後因其倡議的一個團體不當使用免稅捐款,被眾院嚴厲譴責和罰款,金里奇因此辭去議長之職。2012年一度參加總統選舉共和黨黨內初選,後退出。

在此次特朗普競選中,金里奇亦加入其陣營,而且據說他的「性格像火山,與特朗普差不多」。外界評價他聰明、主意多,華盛頓上下都認識。金里奇出任國務卿的優勢在於,他曾做過議長多年,對內外政策了如指掌,並在議會領導共和黨在40年後勝選,而且他口才出眾。

在對華政策上,金里奇是美國共和黨的鷹派代表人物,堅守共和黨傳統理念,反共色彩鮮明,支持台灣,是唯一在任內訪問過台灣的議長,也是台灣前總統李登輝訪美的推手之一。對中共,他在經濟上支持中美合作,但在人權上態度較強硬,強調美國「應對俄羅斯、中國、古巴等施壓,促進人權」。他雖曾把中共的崛起稱為「威脅」,但他認為美國可通過重建本國製造業基礎並維持強大國防來化解,這種觀點與特朗普的「重塑美國的偉大」相契合。

而現年67歲的博爾頓,早年做過律師,1989年至1993年在老布殊政府擔任主管國際組織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其後在小布殊政府中出任美國副國務卿,主管軍控事務。2005年,出任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卸任後,擔任2012年競選美國總統的羅姆尼的高級外交顧問、著名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EI)資深專家。與金里奇相比,博爾頓在外交上擁有更多的經驗。

與金里奇一樣,博爾頓也是美國共和黨和美國政府中強硬的鷹派人物,他曾主張對伊朗的核武器計劃採取強硬態度,並公開指責金正日統治的殘酷無情和危險性,主張嚴格懲罰北韓。他對台海議題也相當熟悉,曾呼籲華盛頓通過打「台灣牌」來牽制北京的擴張。此外,他還對聯合國持強烈的批評態度,認為應該大量裁減人員,清除內部腐化的官員。

對於中共,尤其是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問題上,博爾頓態度鮮明。2012年10月,在美國馬里蘭州共和黨的一個競選活動上,博爾頓表示:「(活摘器官)這個議題是非常重要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是非常嚴重和關鍵的議題,美國需直面這一議題,採取強硬的立場,捍衛和堅守美國的基本價值觀。」

博爾頓還提到自己是美國國會在2000年創立的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的成員,「在過去,我們在法輪功、羅馬天主教、基督教和西藏迫害問題上,向中國施壓。」「如果美國堅守自己的價值原則,會令北京當局更加尊敬我們。」在活動現場,博爾頓接受了法輪功學員寫給羅姆尼的信和《國家器官》一書。

此外,博爾頓亦認為:「美國代表著巨大的責任和權力,美國人需要一個能夠在全球護衛他們興趣所在的總統,這是對領導能力的考驗。」他強調,美國不但要保證經濟增長,而且需要強有力的國家安全政策。這些觀點與特朗普在競選時提到的同樣契合。

再來看看第三位候選人寇爾克。他同樣也是共和黨的鷹派人物。曾經營一家建築公司,後投身政界。2001年至2005年任田納西州查塔努加市市長。2006年競選參議員成功,並在2012年成功連任,後出任參院外委會主席。

儘管缺乏外交方面的經驗,但寇爾克對外持強硬立場。2013年,他曾關注有關台灣中央廣播電台減少面向中國大陸的親民主的短波廣播的事宜,他還多年在國會推動「通過『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促增進台美關係。

今年1月27日,美國華府著名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發佈「2016年世界自由度報告」,在全球195個國家中,有50個國家被列為不自由國家,中國繼續名列其中,在自由度滿分100分中只得16分。寇爾克也出席了自由之家的年度報告發佈會,表達對全球自由程度連續10年惡化的擔憂。

2月,北韓核試驗之後,美國參議院通過制裁措施,在表決前,寇爾克稱議案將獲得壓倒多數的支持。

4月,美國國務院副國務卿布林肯曾出席參議院一場有關美中關係的聽證會,寇爾克主持該聽證會。在人權議題上,布林肯在作證時表示,對中共新出台的《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草案,美國國務卿克里和他本人都多次向北京提出過擔憂,認為可能嚴重侵犯人權和公民權利。他還說美國曾向中共方面呼籲釋放法輪功學員。關於南海仲裁,他表示美國將支持國際仲裁庭的結論無論。

5月,由寇爾克召集的關於「美國在世界的角色」聽證會在參議院舉行,美國前國務卿詹姆斯·貝克稱,特朗普的「讓更多國家擁有核武器」的外交政策提議可能導致世界更不穩定。不過,寇爾克曾對特朗普4月在華盛頓發表的一場外交政策演講予以讚揚。

在那次演講中,特朗普提出「美國優先」政策,並五次提到中國。首先,他對奥巴馬總統的對華政策提出批評,並稱「可以用經濟力量來駕馭中國,讓他們做他們必須對北韓做的事情,北韓目前完全失控。」他亦批評說,在美國遭受基地組織恐怖襲擊的90年代,美國政府卻耗費更多的精力讓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不過,特朗普並不主張與俄羅斯和中國發展成敵對的關係,希望「在共同利益的基礎上尋求共同點」。他還舉例說,中國人目前在南中國海的所作所為表明他們對美國和奥巴馬沒有任何尊重,「我們可以都得益,但是必要的話,我們也可以分道揚鑣。」

可以說,共和黨鷹派無論是金里奇、博爾頓還是寇爾克出任美國國務卿,相信都會按照特朗普所言的「美國優先」推行外交政策,而且在對華問題上,除了尋求經濟合作外,不會忽視人權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