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選的餘波仍在蕩漾,而此時在南韓,爆發了百萬人參加的燭光集會和遊行,要求朴槿惠下台,其規模為近三十多年來所僅見,也是南韓開啟民主化進程後的最大示威抗議活動。

這件事讓我想起今年神韻藝術團去南韓演出的遭遇。神韻藝術團是海外華人在紐約建立的,旨在復興中華傳統文化的演出團體,每年在全球一百多個城市演出數百場。但中共對演出所承載的傳統價值觀十分恐懼,蓋因建立在暴力和謊言基礎上的權力害怕正義的聲音。每年中共海外使領館都會用各種方式干擾,同時用經濟利益脅迫一些國家取消演出。

歐美國家絕大多數都對中共的脅迫不予理睬,但南韓則是多次屈從於中共壓力的惡劣典型,曾在2007、2008、2011和2016年至少四次取消過神韻演出。作為一個民主政府如此屈從一個共產國家的脅迫,對於民族自尊感極強的大韓民族實在是一種恥辱。

將「拒絕神韻演出」與朴槿惠這個民選總統目前面臨的困境聯繫起來,似乎很牽強。但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們看到過拒絕神韻演出和政府面臨困境、或發生自然災害之間令人吃驚的相關性。即使僅僅從社會學和統計學意義出發,這也是一個值得研究的現象。

譬如2015年5月,神韻在南美厄瓜多的演出被中共施壓取消,2016年4月17日,厄瓜多發生7.8級大地震,數百人死亡。

2010年6月,在神韻即將到雅典音樂廳演出的前兩周,劇院受到中共壓力以「技術原因」為藉口,取消了神韻演出,迫使神韻必須另找劇場,後移師至伯德明頓劇院。到2012年,希臘債務危機全面爆發,國家幾乎破產,差點兒退出歐元區。

2010年5月,神韻在烏克蘭的演出因中共施壓被取消。2014年,俄羅斯吞併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地區,在這場危機中,烏克蘭總理亞努科維奇被罷黜、流亡到俄羅斯,並在2015年1月被國際刑警組織列入「紅色通緝令」名單。

2010年5月,摩爾多瓦取消了神韻演出,其國內危機重重,現在已成為歐洲最窮的國家,人均收入每月150美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5年數據),2015年一年就更換了三任政府總理。

2009年3月,印尼雅加達會議中心取消神韻演出,在2010年頻遭地震、海嘯和火山噴發襲擊,死亡300多人。

2008年3月,馬來西亞取消了神韻的演出許可。2014年到2015年,馬來西亞貨幣貶值了30%,總理納吉布涉嫌貪污造成政局動盪。

列舉以上事件和災禍,目的並非是為了恐嚇那些拒絕神韻演出的人或國家,而是為了說明,誰聽從了中共的指揮會給那一方人民帶來災禍。我相信,神的護佑是人類社會繁榮和安定的保障,而其前提則是人能遵守神的誡命和道德準則。

《聖經》中曾經講過諾亞方舟的故事,當人的道德敗壞後,神就後悔在地上造了人,於是發洪水毀滅天下。《創世紀》中記載了所多瑪城的毀滅,乃因為那是一個耽溺男色而淫亂、不忌諱同性性行為的罪惡城市。事實上,英文中描述男同性戀的詞彙Sodom就是從所多瑪城的名字而來。如今,人類道德的敗壞已經遠遠低於《聖經》中記載的毀滅底線,而同性戀只是當代亂象中其中之一而已。每思及此,我都對人類面臨的前景心懷憂慮。

在這樣的亂世中,神韻演出中所展現的天國景象,喚起的是人對神的記憶和敬仰。對每個觀眾來說,是心靈的洗禮和淨化。當人生出向善之心的時候,就會令神喜悅並賜下福祉。相反,當人拒絕神並繼續為惡就會遭來禍患。這種禍患,與其說是神的懲罰,我毋寧理解為是人自己的惡行結出的惡果,是自己心中的邪念呼喚來的報應。

在今年11月8日投票前,一個推廣神韻演出的朋友告訴我,在當選總統特朗普的私人樓宇,也是紐約最黃金地段最豪華的地標Trump Tower中,在這個政商界大佬雲集的地方,常年免費提供神韻傳單。這是促成我最終投特朗普一票的部份原因,也希望他能得到神的賜福。

畢竟,神如果賜福於作為總統的他,美國的民眾也會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