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美國民主黨來說,這次大選失敗的刺痛仍然歷歷在目。

民主黨人敗得太慘,他們失去了參議院、眾議院、失去了白宮,現在民主黨正在痛定思痛,想要找出這次失敗的原因。

希拉莉・克林頓雖然贏得了全國選民直接投票,但是沒有贏得選舉人票,失敗的原因很多:民調不準確、特朗普受到空前的白人選民支持、希拉莉不能激發起婦女、黑人和拉丁裔的足夠支持熱情等等。

但是,希拉莉在「鐵銹帶」州的失利,讓民主黨必須面對一個深刻的問題,那就是,該黨與白人藍領選民的脫節,使其失去根基。

困惑的民主黨

當美國的各選區一個個揭示選舉結果時,最讓一些民主黨人困惑的是,為何在2008年和2012年支持奧巴馬的選民,最終倒向了特朗普。

大選結果出爐後,民主黨甚至還沒有來得及討論誰來領導民主黨,以及該黨應該何去何從。伊麗莎白・華倫、伯尼・桑德斯、南希・佩洛西和查克・舒默都可以扮演領導角色,但是他們之間有著廣泛的政策分歧,甚至對一些目標進行競爭。

雖然希拉莉在一個中產階級家庭中成長,熟悉基層人民的辛苦和努力,但是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今天她和一個錦衣玉食的億萬富翁進行競爭的時候,白人藍領階層支持的竟然是特朗普。

其實,早在特朗普被視為真正的競爭者之前,民主黨中有識之士就談論過民主黨人面臨缺乏基層支持的挑戰,他們當時就已經意識到自己難以贏得白人藍領選民的選票。

2014年奧巴馬的前顧問比爾・伯頓說過,沒有人能夠重建奧巴馬聯盟,因為奧巴馬是一個具有特殊才華的「獨特人」。「我們忽視了他們」,他認為,如果民主黨不能重視白人基層選民,他們不能贏得大選。

桑德斯的「亡羊補牢」

希拉莉的意外失利,讓一些民主黨人開始正視該黨政策上的瑕疵,周四,伯尼・桑德斯在接受《今日美國》採訪的時候說,他和民主黨領導人必須「從國會山走出去,進入民間,跟勞動人民接觸,並把他們的(的觀點)帶入政治進程」。

桑德斯還說,民主黨必須更好地與全國選民溝通。「必須把平等的精力投入到華盛頓以外的基層中去,而不是固守在華盛頓。」

「查查看,有多少民主黨領導人去過密歇根州、阿拉巴馬州或猶他州呢,」桑德斯說,「民主黨必須清楚表明,它是這個國家50個州的勞動人民的黨,而不僅僅是在紐約和加利福尼亞的黨。我們有很多工作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