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國記者宋悅、許家棟報道)近日,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及曼尼托巴大學副教授瑪麗亞・鍾(Maria Cheung)出席了在加拿大溫尼伯大學所舉辦的一場題為「揭開隱蔽的面紗:在中國的器官摘取」的研討會。麥塔斯在報告中指出,當犯罪發生時,隨後的掩蓋比犯罪本身更壞;掩蓋也使犯罪變得更惡劣。

掩蓋使犯罪變得更惡劣

在研討會中,麥塔斯指出,中共違反了世界衛生組織「人體細胞、組織及器官移植指導原則」的第10及第11條:器官移植的供體需要具備可追蹤性及透明度。

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宋悅/看中國)
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宋悅/看中國)
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宋悅/看中國)

經過多年來的追縱調查,麥塔斯認為,很多時候,當犯罪發生時,隨後的掩蓋比犯罪本身更壞。由於掩蓋所牽連到的人比濫用器官移植的人更多,所以掩蓋會使犯罪變得更惡劣。

那些直接參與濫用器官移植的人數有限,包括監獄看守、醫務人員和從虐待中受益的中共官員;而涉及到掩蓋的人數則更為龐大。

麥塔斯說,中共全黨和中共國家機關都是掩蓋的同謀。那些與殺害無辜謀取器官完全不相干並可能積極反對的人,他們的名聲也被這種掩蓋和故意視而不見而受損了。

麥塔斯最後表示,世界衛生組織會設立器官移植需具備可追蹤性和透明度這兩條原則是有原因的:可以防止器官被濫用。如果中共官員希望避免被指責為這種濫用的同謀,他們必須有所準備,公開和誠實地公佈移植器官的來源。

強摘器官是國家行為

曼尼托巴大學副教授瑪麗亞・鍾(Maria Cheung)系統地介紹了近十年來對器官摘取調查的經過。她說,從調查中發現,這是個由國家控制的器官移植產業,其用於移植的器官均來自於無辜的良心犯,這些良心犯在器官摘取過程中被殺害。而最主要的受害者就是法輪功學員。

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副教授瑪麗亞・鍾(Maria Cheung)(宋悅/看中國)
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副教授瑪麗亞・鍾(Maria Cheung)(宋悅/看中國)
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副教授瑪麗亞・鍾(Maria Cheung)(宋悅/看中國)

她表示,在2006年有證人指證法輪功學員被強摘器官後,麥塔斯等人便開啟了第一波的調查。當時中國幾乎不存在器官捐贈系統,而中國傳統文化中也不支持器官捐贈,但中國器官移植數量在2000年代期間呈指數性上升,從1999年以前的每年幾百例驟增為2000年之後的每年1萬例以上。

瑪麗亞在報告中提到,在中國缺乏器官捐贈系統的情況下,中國的器官移植等待時間卻非常的短(可在手術1至4周前預先安排)。2009年,美國的腎移植平均等待時間為3.6年,在加拿大也需要平均約3年,在中國只需要1至4周。

對於這種根據需求進行器官移植的做法,中國對於擁有活生生的「捐贈者」感到非常驕傲,而且中國還開辦器官移植旅遊項目,從沙特阿拉伯到中國附近的地方,如韓國、臺灣等20個國家。

在喬高、麥塔斯、葛特曼三人聯合發表的最新調查報告中,估計在中國每年有6萬至10萬的器官移植數量,這達到了世界器官移植數量的頂峰。

(左起)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和伊森・葛特曼近日公佈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器官移植手術器官來源主要為法輪功學員。(Simon Gross/Epoch Times)
(左起)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和伊森・葛特曼近日公佈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器官移植手術器官來源主要為法輪功學員。(Simon Gross/Epoch Times)
(左起)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和伊森・葛特曼近日公佈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器官移植手術器官來源主要為法輪功學員。(Simon Gross/Epoch Times)

瑪麗亞在報告中還表示,雖然中國官方聲稱,移植手術的數量保持在10,000至12,000例,但每年10,000例移植的中國官方統計數據只需幾家醫院就可以達到。

此外,她還認為,中國當前的器官移植產業是由國家控管的,其中包含軍事部門,軍醫在民用醫院進行移植,並幫助全國各地建立移植中心。

最後,瑪利亞引用加拿大國會議員歐文・考特勒(Irwin Cotler)的話表示,在中國,強摘器官是「中國的國家行為,它是全面和普遍的;它針對無辜者,特別是法輪功,並繼續在有罪不罰的文化下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