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約翰・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最終入主白宮,當選美國第45屆總統。特朗普當選後,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也隨即成為中國和國際經濟界的關注焦點。

特朗普在一年多來的競選過程中,多次提及中國經濟,既曾經直接批評中共操縱貨幣、廉價出口,也曾表達將與中國融洽相處。

彭博社11月10日引述分析表示,特朗普面對的中國經濟是具有挑戰性的,過去多年發展的代價是,中國債務總額激增465%,企業債務大增至165%,威脅著銀行系統和全球經濟。同時,人民幣從2005年至今已經累計貶值20%,中國的貨幣問題的確是特朗普政府的重要經濟議題。

另有分析認為,特朗普的當選是否對中、美貿易關係產生影響,目前還不能下定論,他高度關注中、美貿易關係,也同時希望彼此尊重。以特朗普的商業背景,他可能會重新制定相關貿易政策。

特朗普對中國的貿易主張

在競選期間,特朗普對(中共)政府的貨幣政策提出批評,指出(中共)政府長期操縱貨幣匯率,促使人民幣貶值,以變相補貼國內出口商對美傾銷,導致美國本土工廠倒閉、工資下降、流失數以百萬計的工作機會。

他表示,如果當選總統將宣佈中國是貨幣操縱國,並將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45%的高關稅,以保護國內產業。

澳洲廣播公司(ABC)網站11月10日引述分析認為,目前還存在不確定性,現階段還處於等待和觀望階段。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特聘研究員賈秀東教授認為,特朗普可能在某些方面履行承諾,但不會希望與中國打貿易戰或發生貿易爭執。

評論人士陳破空表示,中國目前的最大軟肋就是經濟,目前經濟在惡化,外資和外貿的雙引擎在減弱,一旦美國如果在經濟上對中國採取全面的行動,中國作為經濟增長的最大動力將會失去。

反對TPP協議

在競選期間,特朗普明確表示反對《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指該協議是對美國人民的背叛,會擴大美國的貿易逆差、減少美國的製造業工作職位。

TPP協議是奧巴馬「重返亞洲」戰略中的重要內容,於今年2月4日正式簽署,但是未將中國列入成員國。12個成員國分別是美國、澳洲、汶萊、加拿大、智利、日本、馬來西亞、墨西哥、紐西蘭、秘魯、新加坡、越南。

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11月10日表示,剛勝選的特朗普明年1月就職之前,參議院不會就奧巴馬的TPP協議進行表決。

評論人士陳破空分析,特朗普表示「美國不再充當世界警察」,如果兌現,美國將撤出亞洲。

特朗普的政策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接受BBC採訪時表示,與奧巴馬政府高調向世界宣佈「重返亞洲」不同,特朗普政府會對中國「低調且保持尊重」。

特朗普:中美有分歧 但不一定成為對手

特朗普的競選口號是「讓美國再次偉大」。他在競選中多次表示,美國必須在於中國的經濟關係中取勝。

他說,對於那些證明是我們朋友的人,我們必須慷慨。我們渴望和平地生活,並與俄羅斯和中國建立友誼。我們與這兩個國家有嚴重分歧,所以必須擦亮眼睛對待他們。但我們並不一定成為對手。

特朗普當選美國第45屆總統後,習近平在給特朗普的賀電中提到,中國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美國是最大的發達國家,希望中、美兩國不衝突不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