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是全球最具影響力的中央銀行,它對利率的決定牽動全球金融市場。未來的特朗普總統在任內有機會任命美聯儲四名委員,包括耶倫的繼任者,這意味著特朗普對美聯儲政策有極大的影響力。

選前特朗普和耶倫的隔空喊話

選前特朗普認為美聯儲應加快升息腳步,並指其遲不加息是耶倫主席依照奧巴馬總統意願的「人為操控」,可能是為了幫助希拉莉。特朗普今年9月告訴CNBC記者,美聯儲有政治目的,耶倫應該為此「感到羞恥」。

不久耶倫說:「我們在會議上不討論政治,我們的決策中不會考慮政治因素。」

特朗普對美聯儲的影響力大於歷屆總統

雖然美聯儲是獨立機構,但其最高職位必須由總統提名,這將使特朗普或有機會影響美聯儲及其貨幣政策,進而影響美國經濟的走向。

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經濟學家潘德爾(Zach Pandl)周一(7日)發表報告表示:「下任總統對美聯儲委員會的成員,有著不尋常的影響力。」

目前美聯儲管理委員會七名常任委員中有二名空缺,特朗普上任後有機會任命二人填補。此外,他還有機會決定管理委員會的主席及副主席。

這是因為耶倫的主席任期在2018年2月到期,費希爾(Stanley Fischer)的副主席任期在2018年6月到期,有人預測特朗普或許會敦促耶倫提早卸去主席職位。不過,特朗普經濟幕僚謝爾頓(Judy Shelton)周三表示,特朗普不會請耶倫提前打包,但等到2018年2月特朗普不會留任耶倫,將提名他人擔任主席。

美聯儲管理委員會七名常任委員也是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的成員,FOMC是美聯儲重要部門,有十二名成員,每年召開八次會議,討論及投票決定是否加息。

特朗普任內有機會任命美聯儲四個重要職位,多過歷屆總統,而且佔FOMC成員的三分之一,這意味著特朗普對未來FOMC的會議將有一定的影響力。

市場人士關注美聯儲12月會議

美聯儲今年的前七次會議都決定不加息,美聯儲11月會議暗示如果經濟數據持續朝既定目標邁進會考慮升息,市場人士預期FOMC今年12月最後一次會議,決定加息的機率高於七成。

明年1月上任的特朗普總統,雖然對FOMC今年最後一次會議不致於會有任何影響,但由於特朗普經濟政策的不確定性,未來幾周市場或會出現變化,謹慎的美聯儲屆時很有可能仍然決定不加息。

外貿銀行全球資產管理公司(Natixis Global Asset Management, Natixis)首席市場策略師拉弗蒂(David Lafferty)說:「由於這種不確定性,加上美聯儲的謹慎,我認為美聯儲12月加息是不合適的。」

瑞銀經濟學家馬圖斯(Drew Matus)表示:「我們仍預期美聯儲將在12月決定升息,不過如果不確定性升高,加息的機率也會隨之降低。」

潘西恩宏觀經濟諮詢公司(Pantheon Macroeconomics)首席經濟學家謝珀德森(Ian Shepherdson)表示,長期低利率已傷害了經濟,特朗普團隊認為低利率「促進了股市泡沫,壓抑儲蓄戶的收入,使公眾擔憂,並且助長資本的不合理配置。」

FOMC去年12月升息一碼,將聯邦基金目標利率調高到0.25%到0.5%之間,終止維持長達九年的低利率政策。此後,雖然美聯儲曾表示今年將加息四次,但前七次會議都決定維持原有利率。

美聯儲管理委員會由七名常任委員組成,其成員由美國總統提名,參議院批准。為了防止總統操控美聯儲,委員任期長達14年。在七名委員中,由總統任命一名主席,主席任期四年,可以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