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常委會在香港法院判決前就立法會宣誓風波釋法,在《基本法》104條條文加入詳細解釋,被批評越權替香港「立法」,引起各界憤怒。法律界人士昨日傍晚舉行九七以來第四次黑衣靜默遊行,人數亦創歷次遊行之最。資深大律師批評釋法猶如坦克輾過香港司法制度,法律界議員指釋法風波是特首梁振英為博連任一手挑動,強調會繼續抗爭,不容人大破壞司法獨立。

法律界傍晚5時半陸續在高等法院集合,出席人士皆穿黑衣,由高等法院出發,沿著金鐘道、皇后大道中遊行到終點終審法院。隊伍由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夏偉志、大律師吳靄儀、法律學者陳文敏、張達明、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前大律師公會主席、公民黨主席余若薇等帶領。抵達終審法院後,全體默哀三分鐘,表達對釋法的不滿。

遊行隊伍由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夏偉志、大律師吳靄儀、法律學者陳文敏等帶領。(李逸/大紀元)
遊行隊伍由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夏偉志、大律師吳靄儀、法律學者陳文敏等帶領。(李逸/大紀元)

李柱銘:如坦克輾過法治

資深大律師李柱銘表示同意宣誓應莊嚴,也反對香港獨立,但今次人大釋法猶如坦克車輾過香港的立法和司法制度。他重申,人大常委有權解釋《基本法》,但無權解釋香港本身的法例,包括《宣誓及聲明條例》。今次人大實際是替立法會立法,修改法律,形容是「有史以來最差的一次釋法」,「已經修改了法律,還有要有追溯力,這完全踐踏我們的法治。」

李柱銘表示,一直希望中央政府能落實一國兩制,將普選權交給香港人民,他呼籲最高領導人不要讓他的手下、不要讓人大常委會作出一些這麼傷害香港的行為,「每一次釋法,其實就是向我們法治斬一刀,現在斬了五刀。」

李柱銘。(李逸/大紀元)
李柱銘。(李逸/大紀元)

發起遊行的法律界議員郭榮鏗表示,今次人大釋法對香港法治及一國兩制造成非常大的破壞,令人非常遺憾、心痛,「它不單止代替法院,亦都代替了立法會去解釋甚至延伸一條本地法例。」他指法律界秉持黑衣靜默遊行傳統,站出來向釋法說不,向中央、國際社會和港人表明釋法不是香法司法制度的常態。

斥梁振英挑起釋法博連任

郭榮鏗並批評整個「港獨」釋法風波皆是由特首梁振英一手挑動,為連任鋪路,「大家都看到幾年前他是第一個挑起『港獨』的言論,在立法會裏邊,第一個他提出。由確認書到現在,其實他都是好想挑起『港獨』爭議。」如果政府借釋法再針對其他議員提出司法覆核,他相信衝擊會很大。他重申雖然不認同兩名青年新政議員的行為,但要捍衛香港的制度,反對釋法。

郭榮鏗。(李逸/大紀元)
郭榮鏗。(李逸/大紀元)

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認為今次中共簡直是不顧顏面,不是釋法而是干預香港法律、修改香港法律,「這樣做也是在干預香港的司法程序,這也是《基本法》不容許的。但是他們根本是不顧一切法律條文,包括《基本法》的條文也要如此做。」她強調法律界永遠不會接受強權壓迫,「100次我們都會走出來。」

學者:人大越權插手香港

她批評梁振英惟恐天下不亂,「他只想有甚麼辦法可以讓自己連任,按照他的方法想。所以我覺得這個人對香港是一個很大的災難。」

吳靄儀。(李逸/大紀元)
吳靄儀。(李逸/大紀元)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也直言今次釋法最大衝擊是因為解釋和修訂了本地法律《宣誓及聲明條例》,人大已經是僭越權力,「詮釋本地法律的權,最終的權應該(是)香港法院。但(人大)今次僭越了。修訂或制定本地法律的權應該屬於立法會。它同樣是僭越了,一開了這個缺口,就變成人大常委插手香港事務的權力,就會膨脹了很多。」他表示再上街遊行心情沉重,但法律界仍要堅守崗位繼續發聲,「我們希望有一日,中央都可以聽得到我們的聲音。」

港大學生會法律學會以及港大、中大和城大法律學生政改關注組發動聯署抗議,批評人大今次釋法踐踏香港長久以來引以為傲的法治精神,呼籲其他法律學生和香港市民加入聯署。昨日,香港大學學生會法律學會幹事也到場參與遊行,主席鄧詠儀表示,人大釋法猶如代替香港法院作出判決,阻礙法院的裁決自由,並令到監誓人的權力過大。她說自己是第一次參與法律界遊行,當初因嚮往香港的法治制度而讀法律,但今日香港禮崩樂壞令她痛心疾首,有責任走出來抗議。

遊行結束後,主辦單位指有超過2,000人參與,人數是九七後四次法律界黑衣遊行中最多(見表)。

英美發聲 對釋法表失望

人大就宣誓風波釋法引起國際關注。英國外交部罕有以嚴厲措詞,批評今次釋法是北京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最直接干預香港法律與政治制度的一次。

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唐納(Mark Toner)亦在新聞簡報會上主動回應,對事件表示失望,促請中國與香港政府保持克制,避免破壞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又強調高度自治及法治下的開放社會,對香港繼續繁榮穩定至關重要。◇

法律界權威人士反釋法

人大常委會第五度釋法,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直言今次釋法整個法律界皆非常關注,因衝擊一國兩制及法律制度。人大在宣誓風波司法覆核審訊中途釋法,教法院如何判案,令人不能再相信司法機構的獨立性。「由人大常委一個政治架構告訴司法機關你應該如何判案,而且在案件的中途作出,這對我們法治的衝擊是最大的。」顯示中央不相信香港法院,並強調今次釋法比較過往對法治衝擊更大。

陳文敏。(李逸/大紀元)
陳文敏。(李逸/大紀元)

綁住法庭 嚴重衝擊法治

陳文敏說,相信香港法官會保持獨立判案,但認為法官不能不理會釋法,釋法形同綁住法庭,「整個司法制度,還怎會有獨立審判?」

他說,《基本法》158條賦予人大有解釋權力,但一國兩制要能夠存在,不是講權力,而是講制約。至於李飛說漏嘴指香港法例不完善,也就是今次是借釋法為香港補漏,他指完全是逾越「一國兩制」,「《基本法》17條說到人大不會為香港立法。如果要將全面性法例引入香港是有機制的,而不是透過後門,用釋法改香港法律,這個一國兩制已經無存!」不過他認為大家不要因此次釋法而放棄,應繼續爭取溝通,讓中央了解港人及香港的制度。

改遊戲規則 不應具追溯力

至於外界關心的釋法追溯期問題,陳文敏解釋,人大釋法和普通法司法解釋不一樣,他們自己也清楚講明是立法性質,往往對條文寫得不清楚的地方「有空間便補充,甚至是補充立法,加多很多東西進去」。他說,人大「立法」等同改變遊戲規則,因此如具追溯力便不公平,只能是公佈當天才生效。法庭只需處理梁游二人當日行為是否符合當日法律;香港法院可以不按釋法內容判案。

石永泰籲港人勿麻木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接受電視訪問時指今次釋法是演繹、補充,甚至修改了本地法例,令人憂慮衝擊法治精神。他認為中央有權釋法,但希望中央克制,「有權勿用盡」,「行使法律給予的權力,不一定代表尊重法治精神,亦不代表你不是在衝擊法治精神。」他並擔憂今次中央的底線是「港獨」,質疑他日會因其它原因釋法。

對於梁振英稱97以來才釋法5次,他提醒港人不要麻木,「我揼你一次,你的骨還未斷,你裏面傷一傷,每一次釋法處理得不妥當,裏面就傷一傷,到你長大之後,裏面就真的很傷了。」又寄語「恆久的警惕是自由的代價」。

李國能:僅限很特別情況

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接受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訪問時表示,現時相關案件仍在審理,法官可能要求雙方再陳詞,暫時不評論今次釋法。但指人大釋法權只應該在很特別的情況下才行使。認為北京與香港在釋法上應該要有共識,但他不評論現時情況是否已經達至這條件。

繼大律師公會對人大釋法深表遣憾後,香港律師會昨日發聲明,呼籲人大行使釋法權時謹慎容忍,以維持公眾對「一國兩制」和法治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