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王田廣聞漢兵至,以為酈生賣己,乃曰:『汝能止漢軍,我活汝;不然,我將亨(烹)汝!』酈生曰:『舉大事不細謹,盛德不辭讓。而公不為若更言!』齊王遂亨酈生。」(《史記‧酈生陸賈列傳》)田廣、田橫聞報,怒不可遏,認為酈食其銜命使齊是為了鬆懈齊人的防備,讓漢軍乘虛而入。他們命令酈食其讓韓信退兵,否則要下油鍋。酈食其選擇了死。 殺了酈食其之後,田廣、田橫各自率軍倉皇出逃。韓信分兵追擊殘敵,各路齊軍一敗再敗,整個齊國很快就掌握在韓信的手裏,整個滅齊戰爭前後不到一個月就完成了。

有後世學者認為酈食其之死罪在韓信,韓信攻齊是妒忌酈食其的功勞蓋過自己。其實這種觀點是站不住腳的。原因有三:

一、韓信志存高遠,胸懷坦蕩,絕非爭名逐利之徒。從他領兵打仗開始,戰功赫赫,劉邦不僅不賞,反而三番五次地把勝利果實佔為己有。韓信對此毫無怨言,依然忠心耿耿為劉邦著想,絲毫沒有怨天尤人。打下趙國後,韓信沒有為自己邀功請賞,而是請劉邦封張耳為趙王,這樣的韓信要功勞有甚麼用呢?

二、從平定三秦到尺書降燕,韓信對漢的功勞已經超過了劉邦手下所有的戰將和謀士,他完全沒有必要和一個謀士爭高低。

三、酈食其之死完全是劉邦的陰謀。劉邦因為在滎陽戰場上一直處於劣勢,迫切需要通過破齊之戰來分散楚軍的攻擊力,解救滎陽。為了保證破齊的成功,劉邦一反常態調撥部隊增援韓信。雖然有了增援,漢軍和齊軍相比從數量上還是相差甚遠,酈食其自告奮勇去勸降齊國,劉邦正好利用。劉邦既讓酈食其去勸降但又不通知韓信停止進軍就是明證。對酈食其的死,劉邦是不會惋惜的。當初為了自己逃命,劉邦曾幾次把自己的兒女推下車去。連兒女都不顧的人又怎麼會在乎區區一個謀士呢?

這是劉邦的另一個詭計,讓韓信打勝了、打敗了都不能得好。如果韓信不打了,違背了劉邦的旨意;如果韓信打了,還是違背了劉邦的旨意。

故酈食其之死咎在劉邦。

當時齊王只是口頭上同意歸順劉邦,並沒有正式的文書,按齊國歷來的表現,這種歸順更像是緩兵之計,實乃繼續坐山觀虎鬥。如果不徹底解決齊國的軍事力量,韓信不可能高枕無憂地南下攻楚。

滅齊之戰使雙方對峙的優勢明顯偏向漢軍一邊,漢軍完成了對項羽的大包圍,保證了最後勝利。

滅趙、伐齊,韓信這幾場仗都是典型的從無兵狀態到以少勝多,全虜敵軍、殺主帥、完全攻佔一國,只用了幾個月的時間。

八、濰水之戰

韓信破齊之時,正值項羽第二次東征彭越,在十五天內收復十七座城池,平定梁地。齊王田廣在潰敗無奈之下求助於項羽。項羽經過反覆思考,決定由大將龍且掛帥領二十萬兵馬救齊。

龍且行動迅速,十月即與齊王田廣會師高密。當時形勢對韓信十分不利,西南有田橫軍、東南有田光軍、東北有田既軍,構成夾擊之勢。龍且為項羽手下第一猛將,曾與田榮聯合大破秦軍於東阿,名將英布也是他手下敗將。齊、楚聯軍超過二十萬,龍且之軍多樓煩騎兵,甚為精銳。韓信之兵不到十萬,還要分兵在歷下、臨淄等地,以防田橫、田既等反攻。

兩軍尚未交鋒,龍且手下賓客獻計說,漢軍遠離本土,拚死戰鬥,鋒芒銳不可當。而齊、楚兩軍在自己家門口作戰,士兵容易逃散。因此不如修築深溝高壘固守,讓齊王派遣心腹大臣招撫已經丟失的城邑。那些城邑聽說自己的君王還健在,加上楚軍前來救援,必定都會反叛漢軍。漢軍客居齊地,遠離本土二千餘里,如果齊國的城邑全部反叛,漢軍勢必無處取得糧草,這樣即可以不戰而使他們投降。

這確實是破韓信軍的上上之策,但龍且不願意採用。他說,韓信一個靠漂母施捨、從人胯下鑽過的人,實在不值得害怕。況且現在援救齊國,不打一仗只等漢軍主動投降,我還有甚麼功勞可談啊!若與他交鋒得勝,半個齊國就歸我了。

龍且的考慮是,如果堅守不戰,齊軍力量會大大恢復。雖然能打敗韓信,但重新掌握齊國的是田氏,龍且和楚國甚麼也得不到。齊國和楚國本來有不共戴天之仇,這次放下恩怨實乃形勢所逼。一旦危機不再,合作關係便會冰消瓦解,那麼龍且北上之行只是為齊國做了一次嫁衣裳。這些因素決定了他要在戰場上和韓信對決。

漢高帝三年(公元前202年)十一月(當時以十月為歲首),齊、楚兩國軍隊隔濰水擺開陣勢。田廣和龍且合軍於濰水東岸,韓信在西岸。優勢的兵力和濰水的天險使得龍且充滿必勝的信心。

韓信命人連夜趕製一萬多個袋子,裝滿沙土,投堵濰水上游,積存的河水形成了一個水庫。他令一半人馬埋伏在水邊,自己率領另一半部隊渡河襲擊龍且。龍且心中暗笑:韓信果然徒有虛名,連半渡而擊的道理都不知道,讓我來教訓教訓他。於是趁漢軍渡河到一半的時候發起進攻。韓信假裝戰敗,往回奔逃。龍且得意洋洋,更加堅信韓信膽小如鼠,於是身先士卒,一馬當先,帶著大部隊渡水追擊。他的先頭部隊剛過河、主力部隊渡河過一半時,漢軍挖開濰水上游的沙袋,大水奔瀉而下,河中士兵被沖走大半,岸上的齊、楚軍隊被分割在河的兩岸,首尾不能相顧。漢軍趁機猛攻。混戰之中,龍且被曹參所殺,西岸的齊、楚聯軍全部被韓信軍殲滅,阻留在濰水東岸的楚軍不戰而潰,四散奔逃。

韓信緊追不捨,追逐敗兵到了城陽,俘獲了田廣、田光和田章,大獲全勝。曹參東進,平定田既軍;灌嬰向西追擊田橫,田橫一路潰敗逃往梁地,歸順了彭越。灌嬰繼續進軍到干乘攻打齊將田吸。齊將田吸、田既均戰死疆場。漢軍掃平齊地,共得七十餘城。

九、自請封王

韓信大破龍且軍,平定齊國,下一步就是和項羽決戰。決戰之前,最關鍵的是要鞏固已取得的成果。齊人歷來不甘心被他人統治,加上田橫未死,更增加了齊國的不穩定性。漢軍佔領的齊國城池,比以前佔領的所有城池的總和還多,所以鎮守齊國是個很大的挑戰。

齊國的局勢比燕國更複雜,韓信身邊的人中也沒有類似張耳這樣管理國家的人才,只有灌嬰、曹參那樣的武夫。不得已韓信修書劉邦:「齊偽詐多變,反覆之國也,南邊楚,不為假王以鎮之,其勢不定。願為假王便。」請求自己為「假齊王」,就是代理齊王的意思。

劉邦本來就忌憚韓信,因為要倚重韓信對抗項羽不得已才交給韓信一定的兵權。韓信在東邊平定齊國之時,劉邦在廣武被項羽射中了胸部,後來圍鍾離昧未果又被項羽反戈一擊被迫退走險阻,一心盼望著韓信擺平齊國之後來救援他。看到韓信的書信,不由勃然大怒,當著使者的面大罵。旁邊的張良連忙踩了一下劉邦的腳,提醒他局勢危機,不如好好對待韓信,讓他守住齊國。如若齊國發生變故,形勢會更加不利。

劉邦工於心計,立刻明白孰輕孰重,馬上改口說:「要當就當個真王,幹嘛要當假王?」於是派張良為特使,帶著印綬來到齊地,封韓信為齊王。張良走時又帶走了韓信的大部份兵力到滎陽和項羽決戰。(待續)◇ 

漢高帝三年十一月,齊、楚兩國軍隊隔濰水擺開陣勢。田廣和龍且合軍於濰水東岸,韓信在西岸。(Getty Images)
漢高帝三年十一月,齊、楚兩國軍隊隔濰水擺開陣勢。田廣和龍且合軍於濰水東岸,韓信在西岸。(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