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民主黨趁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選情不佳,挑戰參議院多數黨,想奪回掌控權,而幾周前的民調數據亦曾顯示,民主黨人很有機會。不過從目前的民調顯示,周二(8日)的大選中,參議院主控權歸屬已難以預料,而眾議院的多數黨地位仍將屬於共和黨。

目前共和黨都是參眾兩院的多數黨,之前民主黨一直想趁大選期共和黨內部分裂、以及對總統候選人特朗普有意見分歧,重奪回參眾兩院掌控權,幾周前的民調也顯示對民主黨有利,很有可能贏得國會參議院的控制權,甚至有望收復眾議院。

不過,民主黨進軍國會的勢頭走衰與美國聯邦調查局(FBI)10月28日宣佈重新調查希拉莉一批新的電郵,以及俗稱「奧巴馬醫保」的《平價醫療法》的醫療保險保費猛漲在時間上一致。

美國之音報道,華盛頓布魯金斯學會的政治分析師薩拉・班德說:「在FBI 局長科米給國會的第一封信之前和之後,總統競選中雙方的距離不斷接近,其影響可能外溢到國會選舉,拉近了那些有競爭性的參議院選舉中雙方陣營的差距。」

選前的最後民調顯示,在伊利諾伊、威斯康辛和賓夕凡尼亞三州,民主黨候選人略有優勢,有望扳倒現任共和黨籍參議員,並有可能保住內華達州的國會參議院少數黨領袖哈里・里德退休後空出的席位。

如果希拉莉當選總統,民主黨人需要淨贏4個參議院席位才能成為參議院多數黨;如果特朗普勝選,民主黨就需要淨贏5席。在餘下的有競爭性的參議員選舉中,所有共和黨現任議員的民調數字都有上升,只有新罕布什爾和北卡羅萊納州的選舉結果真正屬於難以預料。

在北卡,共和黨籍參議員理查德・布爾試圖利用「奧巴馬醫保」保費在本州上漲兩位數的問題爭取選民支持。

布爾最近在推特上說:「很明顯奧巴馬醫保不靈。我將努力用以患者為中心的改革取代這一災難。」

選舉日前夕公佈的昆尼皮亞克民調顯示,布爾與民主黨挑戰者黛伯拉・羅斯的支持率持平,都是47%。

跟很多民主黨人一樣,羅斯把她的對手跟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綁在一起,在電視廣告中播放布爾說他「完全支持唐納德・特朗普」的視像。

不過,在聯調局長科米放話要重查希拉莉電郵後,希拉莉上周在全國民調的領先幅度縮減,特朗普勢頭一路見漲,那種把共和黨下游候選人與特朗普捆綁在一起的戰略可能失去了殺傷力。班德說,當總統候選人似乎出現反轉時,下游選票的選情也隨之改善是自然的事情。

她說:「選情似乎更激烈了,當特朗普獲勝前景增加時,共和黨人在回答民調人員問題時更願意回答了。」

周一,科米又致函國會議員,再一次表示聯調局不會就希拉莉擔任國務卿期間處理電郵的問題提起刑事起訴。這項宣佈對民調數字有甚麼影響已無從知曉,因為全國和各州的選前民調是在科米局長發出這封信前做的。

如果說共和黨對參議院的主控權仍然岌岌可危的話,他們對眾議院的主控權似乎已經安然無恙了。民主黨人需要在眾議院淨贏30席,而只有大約40個席位的選舉被認為有競爭性。

班德說:「民主黨人也許能拿下十來個席位。」

如果共和黨在眾議院的多數黨地位被削弱,而且失去的是溫和派共和黨成員,其後果可能是重大的。那些超級保守的茶黨派系的威力將變得更為強大。

布魯金斯學會的另一位政治分析師約翰・胡達克說:「瑞安能否重新當選為眾院議長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共和黨多數地位的大小,以及忠於他的人周二夜晚有多少人敗選。」

眾議院的一些茶黨議員已經拒絕說明他們在新一屆國會中是否會支持保羅・瑞安,這讓人們猜測,瑞安有可能辭職。瑞安是在前議長約翰・貝納去年辭職後,很不情願地接過議長重任。

胡達克說:「如果瑞安未能重新當選議長,這可能會從新國會一開始就對共和黨帶來更為嚴峻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