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網絡圖片

夏日的山城天氣是很熱的,我坐在咖啡椅上聽《山河》這首音樂,我很喜歡這首音樂,它太雄壯!我為之而寫了《龍佑之城》。

一種大悲的心態從我內心最深處傳來,打開了我生命久遠的記憶。

想起了那洪荒的故事。那是極高之滅劫前,我與我兄長自極高界的宇宙作為聖王的左右護法跟隨聖王下世。

我雖是人身,而頭生龍角,極嚴肅,極威嚴的站在聖王的右邊,我穿著藍青色的火焰雲金戰甲,面呈金色,三眼,額上有火焰之紋,足踏一九頭大獅子,獅子的眼睛發著電火,它的左右旋轉著火焰狀的太極,我右手托著一如霹靂形的神劍,而聖王高大無比,光焰佈滿在整個浩大的宇宙中,他的聖光籠罩著我們。

我忽然聽到聖王如雷音般的聲音說:「龍啊!你去保護與你有緣的鳳,助她下世吧!」

我走在高大的聖王前,行禮,鞠躬,變為一道神光遠去。

我來到一處境界,化為龍身,大鳴一聲,有一神鳳緩緩飛來,她的身上發著如玉而純淨的譬如天虹的光,而眼睛特別的美麗、溫柔,她的翅膀一展開的時候,左邊的翅膀有日輪,而右邊的翅膀有月輪。

她慢慢的飛來,龍迎著她飛翔,但龍的身體比她大很多,龍領著鳳穿越那境界的諸天界,起初並沒有發生甚麼,但天地忽然冥暗了起來,一下子生起恐怖的因素,一張巨大的鬼臉,橫立在他們面前,阻止他們前進,那鬼臉裏有無數的惡神,佈下死劫,封了所有的生門,不容許他們出去,死亡的因素向他們壓來,惡神們聚成蓋天壓地的烏雲,向他們逼來,鳳有些害怕,她驚呼著,因為那些邪惡的確是太大、太多,與它們的數量比較——龍與鳳確是太微不足道了。

龍並沒有害怕,反而興奮,他向著那黑暗,威風大顯,身上「嘩」的一下,現出最強大的光焰,光焰中有無量之眾的金龍,他們勇猛的撲向那些惡神,咬殺它們,龍在空中盤旋著護著鳳,用自己身上的光佑著鳳。風雲中他的龍身昂立起來與那張巨大的鬼臉爭高下,口中吐霹靂之劍,如電射出,「咔嚓」一陣雷鳴,那鬼臉被擊穿出一個大洞,龍帶著鳳飛快的穿過去。

來到另一境界,這時發現龍身上流著血,原來那些惡神用至毒的惡念加持了一把蛇矛刺穿了龍的左身,龍忍著痛苦,憑由那蛇矛化成惡咒進入了龍的身體,而他們眼前是一片淨宇碧海,海上有無數的神眾舉著萬花迎接那神鳳,為那神鳳——賦命將來要以乾坤正氣傳承、闡述聖王之文明真道的。
龍看了鳳一眼,開口道:「這是東海,我將來完成聖王的使命後,將領萬龍來歸!」

說完龍仰天大鳴,一時雷電大作,天上旋轉著一輪紅藍相間的大太極,龍進入了太極,再次去跟隨聖王去了。

回憶至此,在循環的音樂中,我的雙眼充滿眼淚!心中也大悲之至!

滄桑的歷史!偉大的聖者!

在茫茫的天地中,我等雖是人間的匆匆過客,但自古邪不勝正,定長住正氣滿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