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大選如火如荼展開之際,新唐人電視台《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高曉敏(以下稱記者)除了專訪美國前駐華大使駱家輝先生之外,也採訪了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man)、特朗普競選組織加州聯合主席肖恩・斯蒂爾(Shawn Steel)先生。

以下是斯蒂爾接受新唐人專訪實錄:

記者: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不是民主政體。如果特朗普當選,他會對中國採取何種政策?

斯蒂爾:首先從「再現美國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這個觀點來看,並不需要因為是世界上最強大、最開明的國家而道歉。希拉莉和奧巴馬一直錯誤地認為,美國沒有這麼特殊,我們可以和每個人相處,並在後面領導他人。這是很荒謬的,而且是摧毀國家的觀點。

特朗普知道,美國人視自己為站在頂峰的特殊人群,能將真正的自由、真正的宗教自由帶給全世界的人們。

這可以從與中國進行貿易開始。中共是個極權國家,而且徹底地貪腐。如果你不加入共產黨,你就沒有未來。共產黨是由一群非常狡猾的流氓所把持,與意大利的黑手黨沒有甚麼差別。這個我們都知道,特朗普也知道。

對美國人來說,與中共那些流氓交易的結果是非常糟糕的,因為國務院有太多的美國人很天真,他們認為它只是個一般的國家。事實上,它是個不穩定的國家。中共很不穩定,他們可以因為一個理由而組建世上最龐大的軍隊,但這不是為了抵禦外國人,而是針對自己的人民。他們需要強大的警察部門、犯人和巨大的監獄系統,他們也需要間諜和部隊來控制其人民。

在中國各地,每個月都有動亂、抗議和群體事件,但(在中國)沒有人知道,因為中共封鎖消息。

加州共和黨領袖人物斯蒂爾夫婦(Michelle and Shawn Steel)和特朗普合影。(Facebook圖片)
加州共和黨領袖人物斯蒂爾夫婦(Michelle and Shawn Steel)和特朗普合影。(Facebook圖片)
加州共和黨領袖人物斯蒂爾夫婦(Michelle and Shawn Steel)和特朗普合影。(Facebook圖片)

記者:特朗普如何看待未來幾十年的美中關係?

斯蒂爾:我認為特朗普已經多次表態。他與熟悉亞洲事務的共和黨國會議員羅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曾就此議題進行討論。就長期而言,中共是美國的第二大威脅。第一大威脅是激進的伊斯蘭教徒。他們不應該狀大,早就應該被消滅,但奧巴馬和希拉莉都不了解他們。

中共比他們更強大,擁有更多資源,而且有擴張至全亞洲並控制亞洲的意圖,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你可以看看(中共)在南中國海擴建新島嶼設施的景象,那將迫使越南、菲律賓、印尼和台灣屈服於中共,甚至連奧巴馬都表達過關切之意。特朗普則更明確地說,這是很危險的,軍事設施必須予以撤回。

記者:許多美國企業領導人被中共收買,這些人有可能妥協美國價值觀。

斯蒂爾:我想你是對的,中共肆無忌憚地這麼做。他們剛收購了一家大型的荷里活公司,他們還試圖買下更多好萊塢公司,但別忘了,中共領導人有時候也會犯下重大的財務錯誤。

當你經營一個以少數領導人、利益和貪腐為基礎的經濟體,那是不穩定的,因為在某個時間點,中國內部可能會發生重大的經濟危機。別以為中國經濟學家知道他們在做甚麼。他們是很厲害,但有些事情他們並不知道。他們以為他們可以控制資本主義,而資本主義是人們能做他們想做的事情,而中共卻試圖加以控管。

他們今天有很多錢可以買下美國的資產,但我記得很清楚,日本人在30年前也是甚麼東西都買。他們收購紐約市的大型建築和設施,也買下很多公司並引進日本汽車。當時每個人都說:「天啊!我們該怎麼辦,日本人要買下美國了。」然而,當日本經濟反轉時,他們輸得一蹋糊塗,他們買了一大堆不良資產,不得不以鉅額損失賣掉資產,而很多美國人卻賺了日本人的錢。

中國人現在也在冒同樣的風險。我知道有一家大型公司現在經營得很好,但在中國人(中共)的操控之下,他們可能不會再這麼好。因此,中國人如果想收購企業或甚麼,就必須知道如何經營,否則會有大問題,遭逢投資損失。

記者:有關人權與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如果特朗普當選總統,他對於中共的迫害會怎麼做?他會提及並要求中共停止這場迫害嗎?

斯蒂爾:好問題。我不能告訴你,特朗普一定會做甚麼,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他的團隊中有了解這些訊息的人。其中一名關鍵人物是前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博爾頓(John Bolton)。他很了解中國,還有其他特朗普倚重的人也是。

我們都知道(中共)強摘器官。開槍打頭,就可以摘取心臟,而打心臟就可以摘取眼睛。我們知道(中共)強摘器官的事情已有幾十年了,這是中共的老手段,邪惡至極。這與激進的伊斯蘭教徒沒有多大差別,這很野蠻。而針對非常平和的信仰團體,藉由虐殺其成員的方式加以摧毀,這是人類社會出現過最邪惡的事情之一。

我太太是美籍南韓人,她支持北韓人逃離北韓,但他們必須經過中國才能前往南韓。而中共在尋找大多數基督徒與這些北韓人,一旦抓到,就會把他們送回北韓處死。

自中共1949年建政開始,中國的基督教教會就受到壓迫,還有天主教徒也經常被迫害致死。中共一直是無神論的政黨,他們不相信宗教,他們嘲笑佛教徒,他們是所有宗教的敵人。

大多數特朗普身邊的人都知道中共完全不是一個支持自由的群體。他們嘲笑自由的觀點,也認為擁抱自由是懦弱的。中共領導人必須知道,這沒有甚麼好笑的,如果你們反對宗教自由的話,我們希望一起來解決這個問題。

記者:美國眾議院先前通過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決議案,其立意雖好,但有點遲。若特朗普執政,美國會採取更多行動來制止活摘器官一事?

斯蒂爾:我無法預測,但這是必須要做的。民主黨人忽視了很多議題。讓我們強硬起來,弄清楚誰在我們這一邊,誰反對我們。

眾議院只有共和黨員才談論活摘器官問題。這在參議院並非發生過,因為民主黨控制了參議院。讓我們明確地說,一個群體從事器官摘取與殺人的行徑,是非常可怕和可惡的事情。奧巴馬和希拉莉的支持者並不在乎,怎麼能不在乎呢?你不過也是人。所以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明確的事。

一旦我們執政,我們必須提及此議題,並讓更多人知道這有多麼嚴重,因為當我們跟奧巴馬提這個問題時,他可能不在乎,但如果你向特朗普提這個問題,那個大門會更加敞開。

(記者澄清說,上述決議案是兩黨國會議員共同簽署的,但斯蒂爾表示,那是90%的共和黨議員和部份民主黨議員,民主黨議員沒有那麼多人。)

記者:和平的中國對世界和我們都有好處。特朗普認為促成未來中國走向和平與繁榮的正面力量來自何處?如果他當選總統,他如何看待並發展這樣的力量?

斯蒂爾:問得好。在任何國家,我們期待的最佳社會是擁有強大中產階級的社會。這出現在南韓、台灣和泰國。有了這些不再相信政府謊言、不那麼怕政府的中產階級,改變就可能發生。我認為這是當中國人群出現問題時,中共為何一直非常害怕的原因。因為當有朝一日中共解體,而且可能很快,正如東歐和前蘇聯一樣,所以它(中共)會盡全力阻止這件事情發生。如果我們幫助中產階級,一個能在中國壯大的中產階級,它就能變成一個重要的群體,這有助於民主的發展。

現在,(中國的)中產階級還不夠強大,仍只有非常富裕、有權勢的人和眾多的窮人。如果美國的政策能協助(中國)建立更強大的中產階級,提供更多資訊,開放電腦(網絡),讓人們互相討論,那就會摧毀中共,而這正是我們的目標。

記者:美國前駐華大使駱家輝在談論美中貿易問題時說,特朗普對中國用了很多侮辱性的話語。特朗普如何看待中國人民?

斯蒂爾:駱家輝知道特朗普說的是中共領導人,而不是中國人民。特朗普到過中國,他有投資項目,也與世界各地的中國人合作。他把他們視為一般人,就像我們一樣,但中共是不同的群體,他們是不一樣的黑幫。

人們會談論華府的精英分子與貪腐問題,而中共也有相同的問題,他們也有精英分子,一小撮擁有強權的人。特朗普不滿中共的領導階層,也不滿美國的領導階層,他是個平民主義者。

記者:所以他不反對一般的中國人民?

斯蒂爾:當然。他的一生都待在紐約,他與世上各種人都共事過,對他人絕無敵意。希拉莉的人指控他是種族主義者,但這不是真的。他的一生都在幫助非裔美國人與窮人。在參選總統之前,他一直被視為自由主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