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記者高晓敏採訪報道/大紀元記者史軒之編譯)美國大選前夕,新唐人電視台《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高曉敏專訪了美國前駐華大使駱家輝先生,討論在希拉莉和特朗普之間應如何選擇。訪談反覆探討了希拉莉在過去和將來如何處理美中關係、中國人權和法輪功問題。駱家輝先生解釋了為何拒絕王立軍到美領館尋求政治庇護,還觸及到王立軍攜帶的密件是否涉及中共活摘器官的敏感問題。記者同時採訪了特朗普陣營談論同樣的話題。

關聯報道:

以下是駱家輝接受新唐人專訪實錄第二部份:

記者:對於過去20年來中國最嚴重的人權侵犯和宗教迫害,即對法輪功的迫害,希拉莉完全保持沉默。事實上,小布殊政府和奧巴馬政府都沒有公開向中共提及法輪功問題。我的問題是,如果希拉莉成為我們的下一任總統。她將如何處理迫害法輪功問題。她會公開要求中共政府結束迫害嗎?

駱家輝:事實上,當克林頓國務卿提出這些人權問題時,我一直都和她在一起,例如她談到宗教自由,談到給予中國少數民族和不同宗教團體更大的自主權和自由。我看到並聽到,她向中共領導人提出了這些問題。

記者:她提出了很多問題,包括少數民族的權利,但從未提到過法輪功問題,而法輪功是中國受迫害最嚴重的群體⋯⋯

駱家輝:當她會晤中共領導人時,我一直和她在一起。她提出了中國人的宗教自由問題。

記者:但是沒有提到法輪功?

駱家輝:法輪功是一個宗教團體,不是嗎?

記者:是的。

駱家輝:她以較大的高度談到了宗教自由問題,中國宗教人士的自由問題。

記者:她提到了西藏問題,佛教問題,她提到了⋯⋯

駱家輝:不,她談到了所有的宗教團體。我一直在那裡,我聽到她提及了這些。

記者:你認為,如果她成為美國下任總統,她會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嗎?

駱家輝:我相信,她會繼續倡導並推動人權,包括中國國內更大的宗教自由和寬容。

記者:2016年6月13日,美國眾議院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譴責發生在中國的、由國家批准的、從非自願良心犯身上強摘器官的行徑。(美國眾議院)這一行動雖然好,但來得相當遲,而且也不夠,因為儘管人們在努力,證據仍表明這場罪行直到今天還在延續。如果希拉莉・克林頓成為總統,她將如何處理這一罪行?

駱家輝:我不是她的團隊成員,所以我無法說出,她的建議確切是甚麼,她下一步要採取甚麼措施。我所能告訴你的一切,就是希拉莉・克林頓早有為人權發聲的歷史,人權是我們外交政策的一部份,我們不會把它分離出去。它是美國特性的一部份,它使我們非常不同於大多數其它國家。人權是我們特性的一部份,這就是我們關注人權的原因。我看到她倡導人權,這也許會使世界其他領導人不舒服,但她對此問題非常公開,非常坦率。

記者:這件事情與您有關:2012年2月,王立軍逃往美國在重慶的領館,報道說,你建議美國國務院給他提供庇護,但遭到拒絕。另據說王立軍攜帶了大量絕密文件,與中共高層權鬥和活摘器官有關。美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請求國務院公佈這些文件,但自那以後,我們再也沒有聽到任何消息。那些指稱是真的嗎,這些文件與強摘器官有關嗎?

駱家輝:這些指控都是完全不真實的。讓我首先回應第一個問題。我們不能給仍停留在他們想要離開的國家的人提供庇護。如果你尋求庇護,如果確實有需要,那麼你必須是在你試圖離開的國家之外申請庇護。當你還在這個國家時,你不能這樣做。

記者:這麼說,當時是您不建議給王立軍庇護?

駱家輝:這是不可能的,你永遠不可能做到。這麼說吧,比如你是一個俄羅斯將軍,你有這些秘密文件,你想尋求庇護。如果你去美國駐莫斯科大使館,你說,我想出逃,我想要庇護。當你身處美國或俄羅斯以外的其它國家時,你可以申請庇護。但如果你還在俄羅斯,你不能向美國申請庇護。

我們怎麼能把這個將軍從俄羅斯帶走?如果他來到美國駐俄羅斯大使館,我們想給他庇護,我們如何讓他到美國?我們如何讓他離開俄羅斯?如果我們駕車把他從大使館送到機場,俄羅斯警察、俄羅斯軍方有權力讓我們停車。他們可能不會讓汽車開去機場。既使我們把他放在飛機上,美國聯合航空飛機在莫斯科前往紐約市的客機上,俄國飛機機長可能不會讓飛機起飛。那麼我們如何將俄羅斯將軍送出俄羅斯?

這就是為甚麼,任何時候,例如,一個俄羅斯芭蕾舞演員想要尋求庇護,他們通常會在訪問另一個國家的時候進行,或許是在法國訪問,或者他們在加拿大演出。然後在中途設法前往法國大使館或美國大使館,他們說,我想出逃,我想離開俄羅斯,我想成為一個公民或我想去美國並尋求庇護。簡而言之,你不再在你想離開的國家的時候,你就可以這樣做。

記者:當時,據說薄熙來和重慶市長派出軍隊包圍成都美國領事館,但您(駱家輝)決定將王立軍交給中共國安局主管?

駱家輝:嗯,很多這些東西都是保密的,我不能評論它,因為它是保密信息。但讓我告訴你,我們不會讓他走出成都領事館,我們不會讓他走出成都的領事館,因為他會被薄熙來從重慶派來的安全部隊逮捕並被帶走。我們擔心他的安全。我們關心他的安全。我們知道,讓他走出領事館對他來說是非常危險的,他可能永遠消失了。所以,因為他不能尋求庇護,如果你還在中國的領土上,法律上不可能尋求美國政治庇護。我們讓他打電話到北京,並和能夠保證他在離開美國領事館之後仍然安全的人談話。我們幫助他,我們幫助他安全地從成都的領事館離開。

記者:王立軍所攜帶的文件是否與活摘器官有關?

駱家輝:我不⋯⋯我不能說⋯⋯我不會確認是否有這樣的文件存在。

(英文原文:I am not...I cannot say...I am not going to confirm whether or not there were such documents.)

記者:您(駱家輝)在中國民眾中很有名,為甚麼支持希拉莉?

駱家輝:因為她是一個被證明有能力的領導者。她與所有不同政治背景和信仰的人合作,完成任務,使美國人民受益。她有非常明確的政策和目標,為美國人民創造更多的工作,確保工作的中產階級家庭的孩子可以在沒有債務的情況下上大學。她是一個受人尊敬的世界領袖。

我們的年輕人需要一個看起來可以作為榜樣的人(當總統),我們需要確保美國的孩子繼續有自己的夢想,知道如果他們努力工作,努力學習,我們有一個總統,將代表他們工作,使他們的夢想成真。我們需要一位總統,將世界人民聚集在一起,把美國人民團結起來,解決我們面臨的一些艱難問題。

我們需要一位領導人,他(她)重視美國眾多的民族和文化群體,宗教團體,男人和女人以及美國的多樣性,因為美國是一個多樣性的國家,正是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使美國偉大。我們需要一位總統,承認移民團體的貢獻,承認不同文化和不同語言的人的貢獻,激勵他們更加努力工作,使美國成為一個更好地生活,工作和養兒育女的地方。使美國繼續成為世界各地人們的希望、機遇和自由的燈塔。所以美國可以成為世界各地的人們和世界各國政府的榜樣。

記者:中國的和平和強大將給世界帶來和平,如果希拉莉成為總統,將會如何達成這種雙贏局面?

駱家輝:我可以告訴你,任何曾經見過希拉莉的人,看到她如何將人們聚集在一起,她如何尊重不同文化,語言,宗教和民族的人,並嘗試享受這種多樣性和利用這種多樣性,不同觀點的人,不同思想的人,當他們聚在一起時,他們實際上提出了一個更好的解決方案。世界面臨的許多問題沒有一個解決的辦法,也沒有一個絕對的答案⋯⋯世界面臨著許多問題,不能僅靠美國解決,或者只有靠中國,或單獨靠法國、德國獨自解決。他們需要世界各國領導人和不同國家的人民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