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市長王安順轉任中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書記。輿論分析,明面上,王是正部級平調,但實權落差甚大,已被邊緣化。此次調動令外界關注王安順在此之前所做的多種勾當。

王安順與「石油幫」幫主曾慶紅、周永康均有交集

王安順是河南輝縣人,出身於「石油幫」,與兩任「石油幫」幫主曾慶紅、周永康均有交集。

王安順從武漢地質學院畢業後,歷任地礦部華北石油地質局第四物探大隊大隊長、吉林石油勘探指揮所主任、華北石油地質局副局長兼吉林石油指揮所主任、石油海洋地質局副局長兼東北石油地質局局長、地質礦產部人事司副司長、司長等職。

1998年3月,國務院機構改革,由地質礦產部、國家土地管理局、國家海洋局和國家測繪局共同組建國土資源部,周永康從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總經理改任首任國土資源部部長,王安順任國土資源部人事教育司司長。

周、王兩任共事也就一年左右,1999年兩人即分道揚鑣,周永康轉任四川省委書記,王安順升任甘肅省委常委、組織部長,躋身副部級。

2001年9月至2007年3月,王安順任上海市委副書記。

2006年9月,王安順曾涉及江派大員陳良宇一案。但2007年3月,王安順脫身,轉任北京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

據信幫助王安順從上海漩渦中抽身的也是當時掌管中共人事大權的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曾慶紅。在京城擔任政法委書記的王安順,於是重新歸於已升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部下。

掌管中共政法系統的周永康因殘酷鎮壓法輪功,並以其毒辣凶狠獲得江澤民的信任與賞識。中央政法委是中共的第二權力中央,瘋狂鎮壓法輪功。政法委操控、捆綁國家整個公檢法系統,可隨時調動包括警察、國安等部門,全面推動和實施迫害。

和中共政法委頭子周永康一樣,王安順也「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從而步入江派升官發財的「快車道」。

王安順「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

王安順因參與迫害法輪功,多次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立案追查。

2001年1月31日,時任甘肅省委常委、組織部長的王安順在省委組織部機關全體幹部職工大會上,利用江澤民、羅干等中共高层策劃的「天安門自焚偽案」誣蔑法輪功,煽動仇恨法輪功,強調要「從思想上、政治上和行動上與『共產黨』保持高度一致」。

而「天安門自焚偽案」早被國際社會普遍認為是一場騙局。

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倡導和保護人權附屬委員會第53屆會議上,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發言說:「我們的調查表明,真正殘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當局⋯⋯我們得到了一份該事件(天安門自焚案)的錄像片,並從中得出結論,該事件是由這個政府一手導演的。」

2008年,北京市以「奧運安保」為名,瘋狂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2008年1月12日,王安順以北京市政法委書記的身份參加了由北京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和市政協主要領導主持召開的「平安奧運行動」動員部署會議,該行動將法輪功作為主要打擊對象。

在2008年1月到7月間,北京地區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高達586人,其中有多人被迫害致死。

2008年1月26日晚10點左右,北京音樂人于宙在演出結束後,與妻子許那開車回家途中被為「迎接奧運」攔截盤查過往車輛的警察無故抓捕。僅因為是法輪功學員,夫妻二人立即被轉送到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看守所。于宙10天後在中國傳統新年的大年三十被迫害致死。

朝陽區法輪功學員郎鳳仙,曾經身患乳腺癌,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康復。1999年後,郎鳳仙屢遭騷擾、非法關押;僅2008年1月到5月,被非法抓捕三次。奧運前夕的2008年6月,郎鳳仙被迫害致死。

2009年7月29日,時任北京市委副書記的王安順在北京市迫害法輪功的「表彰會」上要求全市各級黨委、政府继续迫害法輪功,並將其作為一項重要任務。

2010年11月13日至14日,王安順為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兩個中共組織——「中國反邪教協會、中國關愛協會」站台,發表講話。

北京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

十七年來,北京地区迫害法輪功的案例有增無減。據不完全統計,遭迫害致死的北京法輪功學員超過百人。王安順擔任北京政法委書記的2007年到2012年期間,北京至少有3088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目前,仍有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監獄、看守所和洗腦班中。

北京西城某派出所副所長曾經毫不掩飾地說:「逮你們還用拘捕證啊,對你們想逮就逮,說甚麼時候逮就甚麼時候逮⋯⋯」

每一位大陸法輪功學員都受到被中共抓捕、勞教、判刑和迫害致死的威脅。北京的很多優秀人才、社會精英也未能倖免。

梁波,中央民族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青年女教師。2010年5月20日,梁波再次被北京海淀分局警察綁架,警察董永平對她進行野蠻毆打、謾罵侮辱,不讓她睡覺等。150多斤的董永平還喪心病狂地坐到梁波胸部折磨她,用左腿壓梁波胸部,導致她胸腔軟骨斷裂出血。

許焱麗,北京地質大學英語教師。許焱麗被學校無理開除,至少七次被警察綁架,每次都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於2008年6月被非法勞教。

明慧網上揭露出來的所有酷刑,在北京的看守所、派出所、勞教所、監獄裏都存在。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忍酷刑折磨中,北京甚至起到了邪惡的示範作用。

各種酷刑比如:電擊、灌不明藥物、開水燙、冰水凍、手指插竹籤/扎鋼針、性迫害、「熬鷹(不讓睡覺)」、手銬腳鐐、雙腿一字劈開、野蠻灌食、拔軍姿、捆綁、毒打⋯⋯被廣泛地應用在法輪功學員身上。北京女子監獄甚至根據每個法輪功的學員的承受極限來實施各種酷刑。

在所有施暴過程中,北京女子監獄獄警都安排懂醫的犯人隨時看護,測血壓、量脈搏,一邊聽著心臟,數著脈搏,說著諷刺話,一邊試探著法輪功學員所能承受酷刑的極限,適時指揮犯人不斷加大折磨力度。

明慧網在一篇文章中這樣描述:「看著你痛不欲生,看著你一點點走向身心崩潰的邊緣。當看到你有生命危險時,會讓你睡一會兒,或者喝些水,休息一會,稍稍歇過來再繼續虐待,這樣會讓人從心理上感到折磨無有止境,讓人更感絕望。」

北京主管迫害法輪功的政法委、610官員頻遭厄運

應中國一句古訓「善惡有報是天理」,近年來參與迫害法輪功北京政法系統官員紛紛落馬或頻遭厄運。

周永康,原中共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2015年,周永康被判無期徒刑。

李東生,原中共中央610辦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長,是江澤民集團站在前台迫害法輪功罪惡的關鍵人物。2013年12月20日,李東生被調查;2015年8月21日,被提起公訴;後被判刑15年。

劉京,原中共中央「610」辦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長,是江氏集團迫害初期、前期的骨幹成員。劉京目前已患癌症。

王建鐘,北京海淀區610辦公室主任,2015年8月5日因肺癌死亡。海淀區眾多法輪功學員遭受嚴重迫害,他負有直接責任。

孫愛平,北京昌平區610辦公室副主任,主管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她曾對法輪功學員揚言:「你們來一個抓一個,抓一個判一個,直到把法輪功學員都送進監獄。」孫愛平後來患子宮癌,切除子宮。

廉學玉,北京昌平區610科長,從2000年開始,一直參與洗腦班迫害,曾把法輪功學員王桂芬逼得上吊自殺。廉學玉由於壞事做絕殃及家人,媳婦患病子宮摘除;兒子開車出車禍撞死一人,自己腿被撞折。

李承斌,曾任北京石景山區政法委書記、社會治安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其任職期間一再揚言:我就聽江××的!積極充當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馬前卒。李後於2001年4月突然猝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