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10月)香港發生2名青年議員宣誓風波,梁振英見縫插針提請司法覆核,隨後引發各界嘩然並擾攘至今。11月4日,江派常委張德江在此事上又補一刀,搶先於案件開審前提中共人大釋法,再度引爆國際輿論。

據報道,11月4日,在北京參會的港區人大代表譚惠珠表示,針對2名香港議員的宣誓爭議,會上,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主動要求就基本法104條釋法。

11月5日,多次針對張德江、梁振英的《成報》再在頭版刊出評論,直指整場釋法風波由張德江與中聯辦秘密策劃,梁振英在港府操作。評論又指,今次攪局主角張德江、劉雲山及張曉明,全屬江澤民利益團夥,而他們的幕後勢力支持者是曾慶紅、廖暉等長期主導港澳事務的官員。

長期以來,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在香港財大勢大,故此地向來是江派挑事攪局的首選地,而且時間不是從習上台後才開始,而是早在習接班之前。

那是重慶事件後,江派勢力企圖為薄熙來翻案。如2012年6月,在習預備十八大就位的前夕,「六四鐵漢」李旺陽被自殺,引發港民怒吼、動盪北京政壇。在此之後,同年9月初,習忽傳受傷失蹤。習失蹤再現後,薄被雙開,提上審判議程。

習這段不尋常的失蹤,據大紀元2012年10月當時的獨家報道《薄熙來案與習近平背傷真相》一文,就已披露周永康等人結黨營私,江澤民欲以薄代習的政變計謀。

今次六中全會後,11月2日,官媒全文刊登習就全會通過2份文件所做出的《說明》中,點名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等「老虎」,以及明確「陰謀家、野心家」等字眼,這可視為習自己對江派政變的另類「解密」。

在習公開點名黨內仍有「陰謀家、野心家」之後,11月4日,張德江顯然迫不及待對號入座,主動提釋法加大香港宣誓風波的亂局,這把刻意挑起矛盾的刀,不是擺在香港法庭頭上,而是「一國兩制」及習的「依法治國」上。

可想而知,張德江與張高麗、劉雲山一樣,已註定只是一屆常委,明年十九大就要下台,在此權力交接前敏感關頭,要趁最後在位時間一搏。值得注意的是,根據江派行事作風,在香港的搏弈,會比以往更激烈。

此前最危險的一次,要算2014年張德江、劉雲山黑手操控,突發「白皮書」、「831決定」,導致後來香港爆發抗議,張德江欲採高壓手段,企圖仿當年六四對「雨傘運動」民眾開槍。

從過去到現在,乃至接下來,江派一定會利用香港製造亂局。曾慶紅在此根基甚厚,還有張德江與梁振英裏應外合。最重要的是,香港動亂的槓桿最大,可以達到「遍地烽火」的效果,除了香港本地,更可以讓包括台灣在內的國際社會對港「一國兩制」、習「依法治國」的信心蕩然無存,嚴重打擊國際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習近平要穩定香港的政經與社會,實在沒有不徹底拿下江系人馬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