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網絡圖片

經過一段繪畫的基礎訓練, 學會了如何把單一的顏色,依其深淺程度,分成五種層次(Scale)作單色畫。但是這單色畫最終還要是上彩的,若是依照摩特理先生的理論,由於此刻各色之深淺已定,在施以各樣不同顏色時會比較「省事」些,可惜我天資魯鈍,這麼簡單的一招,被我浪費了大批顏料之餘,還破壞了原先之畫構,對我而言,一點兒都不「省事」。我只好自認,這大概就是「業餘性」與「職業性」畫家的主要分別吧。

接下來就是找畫題了。

我們德州除了首府奧斯汀以西的丘陵地帶( 就是我們稱之為Hill Country 的約六百平方英哩的山丘區),與西南角Big Bend的小峽谷地形之外,確實是平坦得像一塊巨大的切菜板,尤其是德州西部沙漠地帶,是「鳥不下蛋」的區域,用「地下滿是油,空中鳥見愁」差堪形容,那兒來的甚麼「風景」?

不記得是何年何月,曾經在一家賣旅遊紀念品的禮物店內,見到一些有德州特色的風景明信片,畫面中有荒漠地區常見,秋冬之際在風中滾動得像球一樣的「滾草」(Tumble Weeds),有德佬引以為傲的Longhorn長角牛, 還有一般牧場必備的穀倉(Barn) 與風力抽水塔(Windmill)。有些穀倉的屋頂,被漆上德州的孤星州旗,十分引人注目。當然,德州的州花矢車菊(Bluebonnet)的圖片,也是禮物店內熱賣的貨品。

反覆推敲之下,我決定把被漆上德州的孤星州旗之穀倉,與風力抽水塔畫出來,配上德州的州花「矢車菊」,就這樣畫了一幅有德克薩斯州「土風味」的風景畫。畫成之後仔細端詳了一下,左看右看,唉,若是硬要定個甚麼風格的話,也不過就是些許「德州土佬味兒」罷了。

老師看到這幅畫時,雖然沒有誇我,但是頻頻點頭,說是「德州風味」十足,轉頭問我:「 你來德州多久啦?」顯然他意識到我不是德州土生土長的「土佬」。

「快半個世紀囉!」「難怪你能畫出德州風味來!」他毫不吝嗇的把我這學期的總成績打了個「A」,我的學畫也因暑假之來臨而暫時告一段落。

後記

可不是,轉瞬之間,我來美已近半個世紀了,這輩子也就這樣糊裏糊塗地過了一大半。孩子們在德州出生,在德州成長,唸完書後,又都回到德州就業,順理成章的成了道地「德州佬」。在德州生活、納稅了幾十年的我,終於也可以逐月領回歷年來被扣去的「社安基金」了。

你要是也上了年紀,覺得退休的日子有點兒「閒散日月長」,不妨在各地區的「年長者中心」繳少許的學費,參與專為退休者開設的休閒、才藝與體能活動。

若是還嫌不夠「磨時間」的話,在各社區學院開班的舞蹈﹑陶藝與美術等課目,也是怡情益智的極佳選擇。不過其中我選的「美術課」雖然是免交學費的「學分課」,卻仍然要全力以赴,以免被「噹」。

退休之年,原本該是投閒置散、含飴弄孫的時候,現在卻繃緊神經回學校去修「算學分」的美術課,真需要一些勇氣才行。

當然,我有自知之明,無論再多的努力,也不可能成為「名畫家」,牆上掛著的那些塗鴉作品,是用以「自鳴得意」的,而「樂在其中」才是我的終極目標啦﹗還有,在這兒「班門弄斧」寫下這篇文章,而且膽敢與舉世公認的知名畫家們玩文字遊戲,心中多少有點兒忐忑不安,有過份之處,還請藝術行家們海涵。(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