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農村,中共官員以權謀私的違法行為異常囂張,在侵害農民權益上尤為明顯。有媒體披露,一名兒子在中共國務院當副部長的農民沒有申請低保,就被村支書安排成低保戶。李克強知悉後十分不滿。

據港媒《爭鳴》2016年11期報道,農村黨權囂張躁狂,多數農民都說「支書就是瘋狗一條」。普通農民遭受侵權案例比比皆是。

報道說,由於人權狀況惡劣,有人採取血腥報復以致殃及無辜者。例如,今年9月,湖南農民曹再發開車撞死三人、傷五人。事件源於曹再發的房屋遭到當地政府拆遷,而在被拆遷評估之際卻遭遇侮辱性低價,事後,鎮黨委還對其新獲宅基地直接否決。

還有些人因生存權利得不到保障,選擇自殺結束生命,更有「自我滅門」血案發生。例如,甘肅農民楊改蘭殺死自己的三個孩子並自殺身亡,稍後其夫李某亦自殺身亡。楊改蘭家庭在村中處於極弱勢,卻被村內黨權操縱的投票取消了低保戶資格,由此而走上絕路。

還是在甘肅,村民郭玉林僅因騎電動車輕微刮蹭村支書的私家車,就被支書喊來當城管的兒子暴打一頓。而後,郭玉林還被迫向城管方交了二百元的「執法費」。

在湖南,一名村支書不僅安排親友吃低保,而且自家「所蓋房子比小學都大」。

在四川,五保戶老人鍾廣福為獲取計劃生育補貼,拿出三個月所積的六百元給支書,支書用此款請鎮官員吃飯,就是如此,「一年半後才辦下來」。

在廣西,身為中共黨員的經商者蘇勇清在鎮幹部配合下,冒領了其叔父去世後的十年救濟金。

更讓普通百姓震驚且無奈的是,一名兒子在中共國務院當副部長的農民沒有申請,就被支書安排成低保戶。李克強知悉後十分不滿。

實際上,在中共政權六十餘年的統治後,如今的中國農村,不僅是農民的權利得不到保障,環境、道德、風氣、教育等全方位出現危機,呈現出蕭條、敗落的景象。

今年9月,中國科學院博士生導師蔣高明在大陸搜狐網刊發題為「博導調查報告:千瘡百孔的中國農村」一文,披露自2005年以來,他帶領研究生在自己家鄉山東省平邑縣卞橋鎮蔣家莊進行生態農業調查所發現的真實現狀,觸目驚心。

文章說,從20世紀末開始,污染、禮崩樂壞、勤勞不富、賭博盛行等如同瘟疫一般在農村蔓延,撼動了這個最基礎產業和中國人的生存根基。中國農村,這個五千年來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家園,走到了最危險的崖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