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正恩殘暴統治下,很多北韓百姓或因生活貧苦,或因渴望自由,冒險越過中朝邊境進入中國,成為脫北者。這些脫北者雖然逃離金正恩統治,在中國卻依然受到中共迫害,脫北女更是慘遭人販子販賣,受盡淩辱和虐待。

美國之音報道,近年來,有關脫北者的故事不斷,少不了悲慘與離奇。而專程前來美國的金正雅(音譯)一行人,希望人們關注的,是她們同時作為一名「脫北者」和一名母親所面對的痛苦與無奈。11月1日,她們在華盛頓講述了自己的經歷。

其中一名脫北女金正雅表示,脫北者中80%都是女性,其中60%都(在中國)遭遇過人口販賣,或是被迫與自己的孩子分離。

被販賣和虐待

金正雅出生在北韓,小時候被親生母親拋棄,兩次被收養。她說,她在人生中最艱難的時候,想到的是自己以後一定不會這樣殘忍地對待孩子。

她說:「可悲的是,我最終還是成為了像我母親一樣的壞媽媽。我最終拋棄了我那在中國的孩子。」

她在逃離北韓時被人口販子拐賣,被迫嫁給中國東北的一個農民。當時的她已經懷孕,為了讓生下的孩子避免被遣送回北韓,她把女兒登記在中國丈夫的戶口下。後來的兩年多時間裏,由於一直生活在可能被中共政府發現並遣送回北韓的恐懼中,金正雅只好甩下孩子,隻身逃往南韓尋求庇護。顯然,她的情況十分普遍。

位於南韓首爾的「韓國國家統一研究所」(Korea Institute for National Unification)2015年發佈的白皮書中指出,脫北者的確切數據很難統計,不過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科特蘭・羅賓森(Courtland Robinson)教授估計,中國東三省地區有北韓脫北者約6800名,而其中的北韓女性生下的孩子則逾7800名。

金正雅說,從北韓逃亡的女性通常會成為人口販子的目標。這些人身無分文、舉目無親,為了生存,被迫嫁給當地的中國男性。她說,她們就像商品一樣,被買賣,甚至被虐待。

黃玄真(音譯)1998年在丈夫去世後,為了年紀尚小的女兒,她來到中朝邊境的市場上賣東西養家餬口,卻被一對夫婦欺騙,賣到了中國。由於她三番四次試圖逃跑,這家兄弟幾人輪流打她,勉強倖存下來。

黃玄真表示,許多逃到南韓的脫北者選擇藏起這段被買賣、被虐待的經歷,因為她們感到極度的羞恥。

因此,金正雅創建了非營利組織「團結媽媽」(Tongil Mom),近百名成員希望發聲表達她們的訴求,吸引人們對這個問題的關注。

強制遣返

也有像李永熙(音)這樣稍稍幸運一些的。她在1997年決定逃離北韓。她說那時候的北韓,還有很多人因為食不果腹而死去,但是與此同時她滿眼所見的是腐敗的官僚,因此她選擇出走。

李永熙的母親幫她聯繫到了中國東北的親戚。她說,那時候她只要想到要在一個新的環境裏與親戚們一起生活,就興奮不已。

到了中國,李永熙花錢買了假的身份證,也遇見了一個中國男人,結婚生子。

即便如此,她那帶口音的、不流利的普通話出賣了她,被警察抓了起來,面臨被遣返的風險。雖然親戚們籌款一萬元,賄賂當地官員,把她保了出來,但受了震驚的她因為害怕,還是決定逃往南韓,無奈地留下了四歲大的兒子。

中共政府視進入國境的脫北者為非法的「經濟移民」,而非「難民」,一旦發現,則遣送回北韓。據一些脫北者描述,這些「變節者」回到北韓則被羈押,面臨監禁、苦役和懲罰,家屬也有連帶責任。

中國人也是中共制度的受害者

金正雅稱,不論是像黃玄真那樣備受虐待,還是像李永熙一樣在中國過的還可以,在中國的脫北女性都生活在隨時面臨「強制遣返」的恐懼之中。她說,她們別無選擇,只能想方設法前往南韓,尋求政治庇護,而這也就意味著她們與兒女的分離。

她說:「很顯然,受害人不僅僅是我們這些脫北的母親們,中國公民也是受害者。我們孩子的父親是中國人,孩子也就是中國公民,這些父親也是受害者,因為他們的妻子都被抓了,不在家了。」

她向中共政府發出呼籲說: 「我們並不要中共政府給我們公民身份,或是登記戶口,只是希望他們把這些母親們作為特殊情況,不要把我們作為逮捕或是遣返的對象,這樣我們才能留下照顧孩子。不要打破了母親與孩子之間的紐帶。」

美聯社報道說,中共當局不太可能接受這個呼籲,因為這些女子(脫北女)在中國是非法居民,她們的婚姻沒有得到法律承認。她們跟孩子團聚的努力可能被視為個人家庭問題,而不是要求國際干預的人權問題。

網絡作家嚴家偉曾撰文稱中共當局遣返「脫北者」為「鮮血凝成的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