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2014年冬武警部隊司令員和政委被「調虎離山」之後,被稱為中共政權「近衛軍」的武警部隊就一直處於被清洗之中,直到日前的六中全會,武警部隊高層幾乎被「一網打盡」。無數次面對手無寸鐵的抗議民眾曾經「不可一世」的武警將官門,很多都只能在恐懼中度日。

接上文

武警是江澤民私家軍

江澤民上台初期,由於鄧小平的親信楊尚昆、楊白冰兄弟掌控軍權,江轉而倚重武警。同時由於「六四」時中共動用正規軍隊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讓其在國際上臉面盡失,江澤民上台後耗資擴建武警部隊,以圖以後對內維穩,一步步將武警部隊發展成「第二權力中央」的武裝力量。

1995年5月,中共將之前屬於公安部領導的武警部隊劃為由國務院、中央軍委雙重領導。中央軍委主要負責武警部隊的徵兵、組織編制、幹部管理、指揮、訓練,國務院公安部則主要負責武警部隊的日常任務。

1995年12月17日,江澤民將武警部隊總部由副大軍區級升格為正大軍區級。1995年至1999年先後將全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總隊升格為副軍級。1999年,武警北京市第一總隊和第二總隊合併為武警北京市總隊(正軍級)。

江澤民掌權後,於1997年和2003年進行了兩次「大裁軍」,其中1997年裁掉50萬人,2003年再裁掉20萬人,但很多裁減的正規軍被轉身變成了武警。之前的1996年10月,中共軍隊裁軍16個輕裝師部隊,均轉換成武警的機動武警部隊,據估計約有15萬人。

1997年9月12日於北京召開的中共十五大中,武警正式獨立組成一個代表團,有別於軍隊及公安系統,成為中共政權倚重的武裝團體。

過去,武警在中共武裝部隊的體系中本屬於「偏師」,但在江澤民治下逐漸發展到同中共陸、海、空三軍以及第二炮兵地位相當,且規模越來越大,裝備越來越精良,官兵待遇亦越來越高的部隊,也被稱為「江澤民的私家軍」。外部估計,中共武警部隊的總兵力估計達150萬,包括超過半數的80萬內衛部隊。

2006年,中共武裝警察連級(中隊)以下攜械行動批准權力,下放給省級政法委。武警司令和政委撰文,要求部隊向應付大規模群體事件方向轉變,導致各地動用武警鎮壓民眾抗議的次數劇增。

江澤民親信周永康從2007年成為政治局常委之後,為了迫害法輪功和打壓不斷高漲的民間維權運動,動用的「維穩」費用逐年增加。奧運後的2009年、2010年、2011年,中共公共安全支出分別為4,744.09億元(人民幣,下同)、5,517.70億元及6,293.32億元,年增幅在700餘億元左右。2012年的「維穩」經費達到7,018億元人民幣,超過一年6,703億元的軍費開支。

大紀元獲悉,周永康為強調政法委的作用,常常無事生非,有意將事態擴大化,以騙取調動大規模武警部隊的軍委批示。周永康在接到一些地方群體事件報告時,故意拖延時間,等待事態激化,才向中央軍委要求調動大批武警,以此騙取「維穩費」,並讓政敵揹黑鍋。

中共國防部2013年發表國防白皮書,提到大陸武警2011到2012年期間處置公共突發事件、維護社會穩定等累計用兵160多萬人次。這些大多是官方用來打壓民權運動。

2008年3月,中共武警部隊鎮壓拉薩抗議民眾;2009年7月新疆烏魯木齊發生了武警部隊對新疆維族民眾的殘酷鎮壓,後來的消息來源說,當晚清點屍體,被槍殺的維族男女民眾超過1,500人,這些屍體全部被運往一個秘密地點集中焚燒後掩埋。2005年武警在廣東汕尾開槍,打死無辜村民。

通過在新疆、內蒙、西藏及貴州省甕安縣、湖南吉首等中國大陸各地爆發的大規模群體事件,周永康反覆使用特種裝備殺戮民眾,不斷強化和訓練手中控制的暴力機器。

2012年2月6日,王立軍出逃美國領館事件爆發後,江派薄熙來、周永康企圖政變的陰謀被曝光。周、薄政變所倚重的重要武裝力量正是武警部隊。包括王立軍逃館事件中,薄熙來曾動用武警包圍美領館。隨後的「3·19」政變中,周永康動用的也是武警。

習近平掌權後,武警成為對習最大的一個威脅。有消息來源說,劉源作為有武警資歷的軍委下轄部門現役高階將領,一次曾對習近平直言:「兩會前不管(武警問題),政變或難避免。」

「十八大」後,習近平在中共軍方進行大規模的調整和變動的同時,多省武警總隊主官出現大規模調換。僅在去年,武警總部有4名副大軍區級高級將領轉任新職,多省市武警總隊負責人被調整。今年,武警部隊再展開了新一輪的總部與省級總隊高級將領大調整,涉及廣西、四川、河南、湖南、安徽、江西、廣東、青海、西藏、內蒙古、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等十一個省區武警總隊主官,以及武警8620部隊、武警水電指揮部主官。

習近平今年軍改重點:武警部隊改革

在中共官媒過去的一些相關報導中,常要求武警部隊「要配合地方政府的維穩工作」。2012年11月15日,習近平接過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的權杖,旋即在2013年1月29日率領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許其亮一起視察武警部隊,強調三個絕對:「確保部隊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藉此強調軍委對武警部隊的絕對領導控制權。

有報導稱,習近平2016年軍改的三大重點之一就是武警部隊改革。1月2日,中共中央軍委印發《關於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意見》,明確宣稱武警部隊將於2016年年底前「基本完成階段性改革任務」,目的是「加強中央軍委對武裝力量的集中統一領導,調整武警部隊指揮管理體制,優化力量結構和部隊編成」。

年初開始軍改時,習近平任命太子黨、原國防部長秦基偉上將之子、前軍事科學院副院長秦天少將出任武警部隊參謀長。此前的2014年年底,習近平已任命同為太子黨、與之關係密切的副總參謀長王寧出任武警部隊司令員。

隨後,2016年3月8日,《人民武警報》刊發的一篇評論員文章披露,「當前,武警部隊調整改革已全面鋪開,貫徹改革強軍戰略是最緊迫的課題。」中共軍報《解放軍報》3月23日的頭版文章報導,武警部隊機關2016年3月初已開始按新體制編制運行。

據大陸澎湃新聞報導,按新體制機制運行之後,武警部隊機關將由之前的司令部、政治部、後勤部三大部改為參謀部、政治工作部、後勤部、紀委四部委。

今年5月底,大陸有31個省動用數十萬武警在北京方向及相關重點方向舉行了一場大規模實戰演練,持續五晝夜,動用兵力數十萬、車輛一萬多台、直升機16架、船艇13艘,累計機動15萬多公里。被認為是習近平對武警部隊的一次測試和演練。

今年6月4日,中共武警部隊的微信公共號發文稱,由武警部隊黨委常委、部委領導帶工作組,從6月中旬開始對武警機關四部委、直管軍師級單位黨委班子以及正團職以上領導幹部進行考察考核。這意味著2016年軍改三大重點之一的武警部隊改革已正式拉開帷幕。

武警與活摘器官的關係

2012年5月29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發佈關於中共軍隊、武警醫院系統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該報告揭露,在持續13年的針對法輪功的迫害中,軍隊及武警系統是迫害的重要一環,軍隊及武警醫院的器官移植數量超常,供體來源奇足,都開展大量的器官移植。但中共軍隊的特殊地位和其自成系統的極權管理,使得它們的參與迫害更加殘酷和隱秘。

報告列舉了中共中央軍委直屬軍隊醫院和武警醫院等各大軍兵種總醫院無一例外地積極開展器官移植手術,包括北京的武警總醫院的器官移植研究所。

據官方介紹,2003年5月成立的武警總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由武警總醫院和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共同組建,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兼任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長,肝臟移植手術由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移植小組來進行。武警總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藉助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一流設備和技術優勢在兩年多時間內完成異體原位肝移植手術506例,創造了年度手術總例數全軍和全國之最。而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也由此獲得充足的肝源,使其肝臟移植年平均數量在短短的幾年內躍居世界第一位。

位於天津的武警後勤學院附屬醫院(原武警醫學院附屬醫院)2001年4月升格為正師級,現任武警後勤學院附屬醫院腎臟病科主任李輝幾年來在該科室完成腎移植病例每年均在200例以上。

成立於2003年3月的武警陝西省總隊醫院心臟中心,2004年12月15日實施首例心臟移植手術。截至2006年6月,該院心臟中心外科主任張衛達已開展心臟移植28例,稱居全軍第一,西北地區第一。

廣東公安邊防總隊醫院又名深圳武警邊防醫院。據介紹,2004年8月2日下午3時到8月3日凌晨2時左右,廣東邊防總隊深圳醫院腎病中心在11小時內成功完成了6例同種異體腎移植手術。

追查國際認為,中國大陸多個省市包括大部分的軍隊、武警醫院的器官移植機構涉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以供移植。

2016年3月,習近平軍委印發通知,明確三年時間全面停止軍隊武警有償服務。這讓海外媒體重新聚焦軍隊和武警醫院所涉及的活摘器官黑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