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高速公路投入資金巨大,利益誘惑無處不在,「高速路」成為「腐敗路」已不再是新聞。近日判決的一起湖南高速貪腐窩案,人們再次目睹了高速路塌方式腐敗的黑幕。

湖南貪腐窩案:二審判彭曙、胡浩龍兩人死刑

據澎湃網報導,11月2日,在一審判決1年9個月後,湖南省高速公路投資集團原副總經理彭曙、湖南省高廣投資公司原總經理胡浩龍貪腐案等來了湖南省高級法院的二審開庭。

此案因貪腐金額特別巨大,單筆行受賄金額竟然能夠高達以億為計,同一貪腐案件兩名被告人被判決死刑而備受關注。

2010年9月27日彭、胡兩人被刑拘。2015年2月3日,婁底市中級法院一審公開宣判彭曙、胡浩龍等4人貪賄案,認定彭曙、胡浩龍在2002年至2010年期間,兩人受賄金額分別達1.88億、1.7億元,犯受賄罪、貪污罪、泄露內幕信息罪等,數罪併罰,判處死刑。

兩人基本同時期在交通系統搭檔任職,且住在同一個小區同一棟樓,多次受賄都是兩人「共同完成」,兩人每年平均受賄達2000萬元,因為貪婪無度,被稱為「彭鼠」「胡耗龍」。

內幕交易揭開腐敗窩案蓋子

據《財經》雜誌報導,2010年7月,公安部向湖南省公安廳下達了查處一起證券內幕交易案件的任務,該名單中即包括易杏玲(湖南高速路管理局局長馮偉林之妻)。當年9月14日,易杏玲被查。

正是上述內幕交易案,揭開了湖南交通系列腐敗案的蓋子。馮偉林在其妻子被帶走調查後不久即被有關部門「雙規」。隨後,湖南省交通廳原黨組書記陳明憲、原副廳長鄒和平、原副廳長李曉希等人紛紛落馬。交通系統涉案人數達27人,包括4名廳級幹部和16名處級幹部。其人員之多,震驚全國。

據《經濟參考報》報導,據熟識彭曙的人士介紹,彭曙之前在湖南省高管局原局長馮偉林老家做過鄉長,由於鞍前馬後地對馮偉林家人「服務」而獲得馮的賞識,後被調至該單位,並成為馮的「鐵桿兄弟」。

在「大哥」的光環籠罩下,彭曙和其副手胡浩龍為所欲為,儼然馮偉林的代言人。他們見縫插針,四處插手項目招標及投標。馮偉林的妻子易杏玲正是從彭曙、胡浩龍處獲得證券內幕信息的。

和彭曙打過交道的業內人士稱,彭曙業務能力很一般,但因為對馮偉林及其家人「服務」多年而獲得馮偉林賞識,成為他的代言人。在馮偉林的庇護下,彭曙、胡浩龍為所欲為,到處插手項目招標及投標。據彭曙、胡浩龍交代,兩人為方便承攬業務,實際控制的公司達20多家,業務涉及廣告、地產、公路等。

據報導,近年來,湖南省高速公路在建和通車總里程達6,452公里,從2007年中國內地排名第17位一躍至前三,從而使湖南交通系統腐敗令人矚目。

領導一句話 造就千萬富翁

有評論稱,交通部門比不上發改委和公安廳高官那樣位高權重,一旦當上交通廳長或高速公路局長,就等於站在了一座金山銀山面前,要想「點石成金」並非難事,一些人更是前台弄權、後台收錢,通過招標承建等黑箱作業,官商勾結、中飽私囊。

熟悉湖南高速貪腐案情的有關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高速公路領域的利益太大了,動輒數億元的合同、數百萬元的好處費,很多領導擁有一個電話一句話就造就千萬富翁的權力,這極易導致腐敗發生。」

入獄後,馮偉林說得更為直白:「高速公路資金多、工程多,是『唐僧肉』,誰都想吃一口,各個方面打招呼的絡繹不絕,正是在這種環境下,我多次產生了調走的想法,招架不住了。還有體制性的原因,我們政企不分,權力太集中,讓我感到有些麻木和膨脹。」

為了拿到高速公路項目,很多工程老闆喜歡往馮偉林家裡跑。有時候晚上找馮偉林的人特別多,以至於難以安排。老闆們發現馮偉林喜歡散步,每天就到他家樓下的小院裡面等著陪他散步,由於等的人太多,每個老闆甚至只能輪流陪著馮偉林走兩棵樹的路程,以便「單獨匯報」。

據《財經》報導,陳明憲任湖南省交通廳黨組書記時,去辦公室找他「打招呼」的人絡繹不絕。喜歡敞開辦公室大門的陳明憲,在收受他人禮物時毫不避諱。陳明憲落馬前,有兩三年的時間一直在長沙華雅國際大酒店「尋歡作樂」。

想拿到高速項目的老闆們為陳明憲在五星級酒店開設單間,並在此和陳明憲「搓麻將」,每次都讓陳「只贏不輸」。相關司法材料顯示,陳明憲在酒店曾多次收取用布袋子裝的「百萬級的現金」。

陳明憲甚至直接將自己的親屬安排進交通系統:其子陳釧,案發前任湖南高速廣和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其弟黃道軍,曾任湖南路橋建設集團下屬通順公司董事長。

不止陳明憲,鄒和平、李曉希、馮偉林,以及一些手握權力的處長和項目經理們,都想方設法插手高速公路項目建設,利用「打招呼」從動輒數億元的標段中分「一杯羹」。甚至常常出現同一個工程項目幾個人都「打招呼」的局面,甚至鬧出因分配不均彼此之間互相告狀的鬧劇。

交通廳長成「官場高危崗位」

據統計,從1995年至今,中國內地已有新疆、貴州、四川、廣東、湖南、河南、安徽、山西等數十個省(自治區)的30多名副廳級以上的交通廳官員因高速路腐敗落馬。

其中河南省就有4任廳長被查,貴州和山西各有兩任,貴州省交通廳原廳長盧萬里已於2005年12月被執行死刑。重大工程建設不斷出現腐敗問題,交通廳長「前腐後繼」,已成高危職業。

20年來,有17名落馬的交通廳長:

  1. 河南省交通廳原廳長曾錦城(1995年落馬)
  2. 河南省交通廳原廳長張昆桐(1999年落馬)
  3. 四川省交通廳原廳長劉中山(2000年落馬)
  4. 河南省交通廳原廳長石發亮(2002年落馬)
  5. 廣東省交通廳原廳長牛和恩(2003年落馬)
  6. 安徽省交通廳原廳長王興堯(2003年落馬)
  7. 貴州省交通廳原廳長盧萬里(2004年落馬)
  8. 江蘇省交通廳原廳長章俊元(2004年落馬)
  9. 新疆自治區交通廳原廳長阿曼·哈吉(2004年落馬)
  10. 浙江省交通廳原廳長趙詹奇(2006年落馬)
  11. 河南省交通廳原廳長董永安(2010年落馬)
  12. 江西省交通廳廳長蒲日新(2010年落馬)
  13. 貴州省交通運輸廳原廳長程孟仁(2014年落馬)
  14. 雲南省交通運輸廳原廳長楊光成(2014年落馬)
  15. 山西省交通廳原廳長王曉林(2014年落馬)
  16. 山西省交通廳原廳長段建國(2014年落馬)
  17. 黑龍江省交通廳長高學文(2014年落馬)。

除交通廳廳長之外,落馬的副廳長、各管理局局長等交通領域官員為數更多,如:

  • 河南省交通廳原副廳長李占朝
  • 貴州省交通廳原副廳長張有德
  • 雲南省交通廳原副廳長鬍星
  • 北京市交通局原副局長畢玉璽
  • 廣西自治區交通廳原副廳長褚之田
  • 湖南省交通廳原副廳長馬其偉
  • 福建省交通廳原副廳長悅勝利
  • 河北省交通廳原副廳長張全
  • 河北省交通廳原副廳長潘曉東
  • 山西省交通廳原副廳長王志民等等。

腐敗推高了高速公路修造成本

腐敗一定程度上推高了高速公路的修建成本。據陸媒報導,深圳一位從事高速公路標示標牌材料的企業負責人說:「一般標的額的20%都用在了招投標各個環節的『打點』上了,企業付出的這些費用不可能白給,最終都計入了建造成本。」高速公路中涉及的非法資金主要是感謝費、陪標補償費和掮客回扣。

根據交通部公佈的數據,2013年,全國高速公路平均造價已接近每公里1億元。被稱為「最貴高速公路」的廣深沿江高速有限公司總工程師陳春江此前披露,廣東目前高速公路造價約1.5億元/公里,這條「最貴高速」造價達到了3億元/公里。

審計部門2013年曾對安毛高速等5條高速公路進行審計發現,不足500公里的高速公路出現多計工程款、使用假發票等問題資金90億元。

廣東一位公路系統官員表示,由於各個環節存在問題,直接導致高速公路質量問題,這也是高速公路修復頻繁的主要原因。「不停要修,自然也就推高了保養成本」。例如投資110億元的山西岢臨高速,還未通車就已出現橋樑隧道裂縫,路面沉降塌陷。

另一方面,高速路公司的機關人員、管理層收入很高,甚至成為高官退休的高薪養老之地。據《新京報》去年報導,根據2013年的有關數據,當年,中國19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共向其董事、監事和高管團隊支付了8,796萬元的報酬。其中年薪最高的是95.9萬元。

而且,幾乎所有的高速公路上市公司董事長,曾經有過當官或體制內任職的經歷。高速公路董事長被當成安排中央及省市年齡偏大、提拔無望官員的肥缺,成了攢養老錢、享享清福的待遇。

「當不了省長就給你個行長,當不了大部長送你個董事長」,這種情況不論在官場還是國企,都不是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