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在中共六中全會正式成為「核心」,並提出「從嚴治黨」,標誌著習近平三年多來在清洗江澤民集團中取得階段性勝利,也意味著下一階段對江集團的肅貪行動將加速。

習近平上台之後,數以千計的江派貪官被查處,這對中國社會的穩定和中國經濟的發展起到了正面作用。貪官碩鼠害國殃民,江派貪官把侵吞的巨額國有資金,多少億的現金都藏於家中。隨著國際追贓的擴大,國際銀行也不敢再收貪官的錢。要辦好中國經濟缺發展資金的話,多抓江派貪官,抓一個就追繳一大批資金,用之於民何樂不為。

多抓江派貪官,肅清江派貪官,是解決中國經濟困局等諸多問題的關鍵。

中國經濟面臨困局

經濟對於一個國家和政權的穩定至關重要,經濟穩定,社會繁榮,則民眾生活安定富足,反之則社會動盪,民不聊生。目前,中國的經濟面臨著嚴峻的局面和危機:經濟增速放緩、民眾失業增加、金融和房地產泡沫巨大、地方政府債務危機嚴重、製造業面臨困境、大量資金外流等等。

中國經濟面臨的困局,由多方面因素造成。從政治體制角度來看,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文革結束後,中共被迫實行的經濟改革開放,使中共暫時擺脫了亡黨的危機。在政治制度未變,僅僅在經濟層面的有限放鬆後,中國人就創造了被世界矚目的「經濟奇蹟」,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經過三十多年的經濟快速增長之後,這種以踐踏人權、破壞環境和過度消耗資源為代價發展模式,也已經走到了盡頭。這說明中共政權和其制度,不僅不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原因和動力,而恰恰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桎梏。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已經成為了中共維持統治合法性的救命稻草。中共政權把它和中國經濟捆綁在了一起。

習近平當局在中共十八大之後到目前的三年多的時間,所面對的中國經濟的困局,還不僅僅是體制本身的因素。其中很大的一個原因是中共高層政治博弈造成。金融市場和股市已經成為中共高層政治博弈的戰場和生死之戰。其中失勢的一方——江澤民集團不惜以中國經濟為籌碼、以毀掉金融體系為代價,來製造動亂趁機奪權來逃避罪行被清算。此前中國股市發生在2015年6月到7月間的股災,就是這種態勢的表現。

除此之外,給中國經濟造成重大傷害的還有江澤民集團的貪官。

江派官員多貪官

如今的中共官場,已經發展到了幾乎無官不貪的地步。而江派的官員,大多是貪官,這一點,已經從十八大之後被查處的江派官員的貪腐「成績」所證明。

日前中共前全國人大高官白恩培一案開審,其被控受賄近2.5億元;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前副司長魏鵬遠因受賄超2億元人民幣被判死緩,並「終身監禁」;此前廣東省政協前主席朱明國被控受賄1.41億元、周永康受賄1.3億元,金道銘1.2億、萬慶良1.1億、毛小兵1.05億等等,這還僅僅是出現在官方報道中的數字。如果僅僅從河北科級官員馬超群家中就搜出1.2億元現金來看,高官貪腐千億也不為奇。

江澤民製造貪官體系

江澤民上台之後,中共進入了無理念、無底線時代,江澤民在中共樹起了一套新的權力模式,那就是放手腐敗,共謀權、利。

第一批江家幫的班底,如李長春、賈慶林、陳良宇、曾慶紅,周永康等,幾乎無一不是從走私、招商、圈地等賺個滿兜滿襠,大大小小以權謀私的官員們迅速地集結在江澤民的旗下。從江澤民時代開始,腐敗甚至成了官員晉身的投名狀。清廉的官員則成為被清理的對象。

福建省連江縣委書記黃金高,為查自己轄區內的腐敗大案,一方面受到上頭壓力,另一方面受到黑社會威脅,6年帶著防彈衣上班。2004年8月11日,無奈投書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題目為《為何防彈衣隨我六年》。結果一年後黃還是被逮捕,並於2005年11月8日被判處無期徒刑。

江澤民以腐敗治國,在黨、政、軍各系統培植起由眾多貪官組成的江派體系,其子江綿恆更成為「中國第一貪」。中共腐敗之風蔓延到軍隊、司法、醫療、教育、體育、傳媒、國企等各個領域,官員買官、賣官、索賄、受賄、官商勾結等貪腐行為遍地。中國的經濟命脈,掌握在以江澤民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團手中,包括石油、電信、鐵道、金融等利益最豐厚的國企,大都掌控在江澤民的親信家族手中,如江綿恆、曾慶紅、周永康、徐才厚、劉雲山等。

比如,周永康及其家族搜刮的金錢和不動產總值高達上千億元人民幣,曾慶紅家族資產達上百億,徐才厚家族貪腐金額超過百億,劉雲山家族坐擁數百億的資產……

近年來,中共出逃「裸官」把金錢移送海外日益氾濫,大多數外逃貪官,首先把配偶、子女和金錢送往國外,然後自己擇機潛逃。這些官員的錢主要通過現金走私、地下錢莊、項目交易和企業投資等方式轉移出去。據統計,中共現在外逃貪官至少2萬人,攜款額估算在8千億至1.5萬億之間。

如果能夠把江派各級貪官貪腐的金額全部統計的話,很可能已經超過了用於中國國防的軍費與醫療、教育等的開支。

江派貪官系統傷害中國

江澤民製造的貪官系統和腐敗性體制形成於私有化、轉型中的中國,原本的經濟改革就自然地變成了放手腐敗的最好的藉口和掩護。國家資源以種種形式,被私有化到由掌有腐敗權力的官員所形成的利益集團手中。最後使得中國失去了通過轉型來恢復成為正常國家的機會,保持國家正常秩序的社會基礎結構被毀。

江澤民造成的貪腐亂象並不只限於貪腐權力中心,早已滲透到社會各個階層,監守自盜蔚然成風,隨著公權力的淪喪,理想和自由的缺失,社會公平也離中國民眾越來越遠。中國二十年經濟增長的果實,大量地被江氏腐敗統治集團掠奪。

江時代腐敗成為了社會常態。對官員實行利益均沾,共同腐敗的政策,迅速使中共數千萬官員整體極度腐敗,並在黨政軍各系統培植起由眾多貪官污吏構成的江氏幫派體系。這個龐大的腐敗官員體系,把整個社會的風氣都帶壞。道德腐敗之風蔓延到各個領域,不但軍隊腐敗日益嚴重,甚至連醫療和教育系統都未能倖免。

經濟和道德是相互依賴的。道德敗壞後用於發展經濟的手段必然是貪污腐化,巧取豪奪,損人利己,禍國殃民。

江澤民腐敗體制的無恥就在於其敢於不斷地衝破道德底線,敢於對道德、人心不斷地挑釁摧殘。可是,道德、人心是世上任何一個社會的基石,任何政經體制,都需要一定的道德和人心作為依托,沒有了道德、沒有了人心,誠信這一社會結構的基礎也會蕩然無存。對道德、人心的摧殘,不但毀滅著中國在將來獲得新生的希望,也會最終埋葬中共體制本身。這一點,從江派落馬官員的身上也得到了充分地體現。

盤點江派落馬的各級官員,包括薄熙來、周永康、蘇榮、徐才厚、郭伯雄等高官,每一個人,都積極追隨江澤民參與迫害法輪功,手中都沾有迫害法輪功的血債,這也是在喪失了道德底線之後的必然結果。

肅清江派貪官 振興中國經濟

全面肅清江澤民集團的貪官系統,將會起到振興中國經濟的作用。首先,江派貪官大都富可敵國,打擊貪污,收繳這些貪官的巨額贓款,可用於國計民生和經濟建設。其次,肅清貪官,可以恢復被江澤民集團已經搞亂了的經濟秩序,恢復民眾對中國未來的信心和希望,凝聚動力。第三,摧毀江澤民建立的貪官系統,重建正常的政府運作系統,使得中國社會走向良性發展軌道,向未來平穩過度。第四,江派貪官是構成江澤民集團的基礎,肅清江派貪官,到最終江澤民本人被抓捕,也標誌著江澤民集團的覆滅。

從深層來講,江澤民用放手貪腐的方式,製造出的貪官系統,其終極目的,是要把中共大大小小的貪官,捆綁到了迫害法輪功的戰車上,使得江派貪官成為了迫害法輪功的主力和工具,這也是江澤民最邪惡之處。

古今中外的歷史教訓則告訴人們,迫害正信的政權會遭到天譴和報應,強大的古羅馬帝國的滅亡就是明證。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以毀滅國家為代價的,相反,停止迫害,昭雪冤案,重樹正義,是中華民族唯一的出路,也是展現國家未來的希望所在。肅清江系貪官,就是在幫助匡扶人間正義,彰顯天理,福德無量。

天祐中華

歷史上的經驗是,當一個政權的官員大面積腐敗的時候,大都是經濟和國力走向衰落的時候,也標誌著改朝換代的時刻即將來臨。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斷送了中共的最後一點合法性,也從根本上打倒了共產黨自己。

從習近平上台執政之後所採取的種種舉措來看,習近平與中共歷史上的罪惡沒有關係,身上也沒有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血債。習近平沒有必要、也必然不會揹負中共和江澤民的血債,因此,最終拋棄中共將是順應天意的必然之舉。

中國社會,必將在平穩的狀態下過渡到一個沒有共產黨的社會;經歷了百年苦難的中華民族和幾十年磨難的中華兒女,在上天的佑護下,必將在未來創造出新的輝煌。

天祐中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