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民幣持續貶值下,中國企業海外併購規模大幅上升,不過這場全球性的收購熱潮,卻引起了西方國家的警惕和抵制。中國化工集團公司收購瑞士種子及農藥公司先正達(Syngenta)的交易,近日因監管方面的原因被推遲。

先正達上周稱,預計這項併購交易將在明年3月底左右完成,而非起初計劃的今年,但表示相信交易會繼續推進。據消息人士近日透露,中國化工準備做出更多讓步,以贏得歐盟反壟斷機構的批准。

今年迄今,中國企業已經投資近2,000億美元收購海外公司,幾乎是2015年全年的兩倍。這些交易包括收購德國機器人製造商、芬蘭視頻遊戲公司和美國家電製造商。不過,隨著西方國家越來越警惕中國企業的收購,越來越考慮國家安全利益,一些中國的收購交易沒有獲得批准。

美聯社近日報道稱,在最近幾天,德國和歐盟官員已經採取行動加強審查、甚至阻止一些高調的收購,這是西方國家日益反對中共收購它們關鍵領域企業的最新跡象。反對的原因包括國家安全和競爭擔憂。

例如,10月德國政府出於安全擔憂,撤銷了對中國公司收購半導體設備製造商愛思強(Aixtron)的批准令。

中資企業頻頻收購荷里活資產也引發美國國會議員擔憂。今年9月,美國16位國會議員聯名致函美國政府問責局,指萬達總裁王健林與中共政府關係密切,萬達在美國影業擴張加重了人們對「中國企圖審查題材並對美國媒體實施宣傳控制的擔憂」,要求外國企業在收購美國娛樂公司時受到更嚴格的審查。

在此之前,8月澳大利亞以國家安全為由否決了中國內地和香港企業對澳大利亞一家電網公司的競購。

安永高級合夥人基斯‧帕格桑近日對海外一家中文媒體表示,外國監管機構對於保護國家利益最敏感,比如澳大利亞修改土地權,美國提出國家安全擔憂。外國政府對這類收購也在改變看法。

帕格桑說,「隨著中國繼續大規模投資海外,我們將繼續看到這些問題出現。一兩樁交易可能不會引起投資目標國的政治問題,但是很多樁可能會。我們處於政治季節。顯然基於地方政治原因,這些事情可能變得更加敏感。」

美國西東大學商學院教授尹尊聲近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有幾方面的原因。從西方國家來講,最近有一股反對國際化的思潮。另一方面,現在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的構架下面,有點兒一窩蜂似的向海外走。這就引起西方國家的一些疑慮:這麼短的時間內,這麼大規模的併購,到底是企業的行為,還是政府的行為?如果是政府的行為,要達到甚麼目的?這裏面可能有一些不信任的問題。」

據統計,今年前9個月,總價值358億美元的42樁中國對外收購被撤銷,也是有史以來最高水準。這反映出西方國家對這些交易的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