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意義非比尋常,因為美國正走到十字路口,面臨何去何從的問題。現在離11月8日大選投票日只剩7天。回顧歷史可以發現,「10月驚奇」雖已過去,說不定還會有「11月驚奇」。未來幾天絕不平靜,萬事皆有可能發生。 

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科米10月28日突然以個人身份致信國會,宣佈重啟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的電郵門調查,使後者原本看似勝券在握的選情發生急劇變化。事實上當年幫助前總統小布殊競選連任的臨門一腳就發生在選前5天,本拉登的露面讓民調持續領先的克里最終功虧一簣。

在電郵門重新發酵前,幾乎所有民調都顯示希拉莉的民意支持率領先共和黨對手特朗普10個百分點,但之後雙方差距已在2個百分點之內,《華盛頓郵報》、ABC、《洛杉磯時報》等媒體的每日追蹤甚至發現特朗普的支持率反超希拉莉2個百分點。決定大選勝負的10個搖擺州在28日前幾乎都擺向希拉莉一邊,如今再度「搖擺」起來,至少4個州擺向特朗普。提前投票州的出口統計顯示,希拉莉和特朗普各自取得一些微弱領先。

選前還可能發生甚麼

現在通過看民調預測投票結果已沒有意義,因為民調隨時都會發生巨大變化。那麼未來幾天都會有甚麼事情發生呢?

維基解密仍是對希拉莉的最大威脅。這個通過協助知情人讓組織、企業、政府在陽光下運作的無國界、非牟利互聯網媒體1年多來緊咬希拉莉從未放鬆,創辦人阿桑奇甚至聲言要在美國大選前「終結希拉莉」,因此其再曝出「猛料」應在意料之中。

科米的行動也不僅僅是終結希拉莉的選情優勢。最新消息披露,重啟調查涉及的郵件多達65萬封。科米7月建議對電郵門不予起訴,可能受到司法部長林奇的壓力。林奇6月27日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機場與希拉莉的丈夫克林頓前總統會面,無疑與掩蓋電郵門有關。這次的電郵幾星期前就被發現,但直到科米致信國會前一天才向他報告。林奇事後也要求科米不要在選前公開重啟調查,但被拒絕。對於科米下一步要幹甚麼,希拉莉及其副手凱恩連日來都表現出惶恐不安。

對於特朗普,至今已有13名女性出面指稱受到他性侵犯或騷擾,不排除會有更多指稱。另外,特朗普也可能在稅務和公司經營及與員工關係方面被揭出其他重大問題。

希拉莉特朗普各說各話

希拉莉10月31日繼續質疑科米屈服於黨派壓力,希望轉移電郵門的殺傷力。特朗普則一再將電郵門稱為「自水門案以來最大醜聞」。

水門案曾在1974年導致時任總統尼克遜下台。而今年有破紀錄的2億美國人登記投票,其中2千萬人會提早投票。

69歲的前國務卿希拉莉當天在佛羅里達勤跑餐廳和教堂拉票。其陣營批評科米的做法「令人深感困擾」。聯邦參議院民主黨領袖瑞德則致函科米,暗示後者違反禁止行政機關運用職權影響選舉的《赫奇法》。

特朗普則先在賭城拉斯維加斯上教堂,然後連趕內華達、科羅拉多和新墨西哥3州造勢。他以FBI最新動作為證據說明希拉莉不值得信任,「我們都知道希拉莉的法律問題越來越多,這是她連串犯罪行為造成的……美國人民才是(民主黨)腐敗體制的受害者。」

與特朗普搭檔競選的印第安納州長彭斯則稱讚科米是「真正領導力」的楷模,電郵門說明希拉莉是個「高風險的選擇」,希拉莉及其團隊現在的反應「不過是人身攻擊的老套政治伎倆……現在開始把槍口對準FBI。」

選民重醜聞還是政見

歷屆總統大選的候選人互揭短處並不奇怪,但這次的激烈程度堪稱美國200多年選舉史上所僅見。經過8月以來的競選和3場電視辯論會,希拉莉和特朗普的政見已明白告訴美國選民,他們的醜聞也揭示在人們面前。那麼,到底是政見還是醜聞決定投票意向呢?

希拉莉的醜聞主要是電郵門、克林頓基金會等帶來的誠信質疑;特朗普則是不時有女性投訴。但每次辯論會後各大電視網即時舉行的觀眾座談會,參與者幾乎無人提及醜聞,而只注重其政見將給世界、美國、族群和自己帶來甚麼影響。

希拉莉的支持者擔心現行制度與政策崩壞,希望她為國家和人民帶來平穩,在繼承民主黨現政府的內政、外交政策下有所作為。而支持特朗普的選民對過去8年奧巴馬執政期間的華府菁英政治不滿,希望他能帶來改變。因對三權分立有信心,他們並不擔心特朗普帶給美國的震盪會一發不可收拾。

電郵門恐難輕易落幕

醜聞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選民對候選人的投票意向,心理影響在於把國家交給有道德和人格瑕疵的人是否放心。如今是希拉莉和特朗普都醜聞纏身。有選民稱就像兩個爛蘋果無從選擇,只能選自己不太討厭的那個投票。不過現在希拉莉的電郵門已經觸及可能傷害美國利益的範疇,而非僅限於個人品德。這也是為甚麼特朗普揚言要把希拉莉「送進監獄」。甚至有共和黨議員沃爾什發推特說:「如果特朗普失敗,11月9日我將拿起滑膛槍,你呢?」這種語言不可被視作兒戲。

希拉莉在未來幾天一切平順則罷,一旦有足夠事實證明她涉及犯罪或操縱選舉而當選,依照憲法民眾便有權採取一切手段推翻選舉結果,包括國會彈劾,甚至武裝反抗。所以「萬事皆有可能」,既在11月8日之前,也在11月8日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