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期)

大紀元:能舉例說明企業如何化解危機嗎?

Carl Elsener Jr.: 在我們公司的歷史中,父親經常在不景氣的時期投資新項目,或者新的製作方法。他的祖父就是這樣做的:在穩定的好日子裏,為可能到來的危機做好儲備,居安思危可以更容易地渡過艱難時間。許多公司在繁榮期會不斷投資,以便提升他們的營業額,他們還可能因此從銀行貸款。但是,當困難時期來的時候,營業額就迅速崩潰,還欠了銀行很多錢,一下子財政變得很緊張,然後他們開始裁員。

我父親卻總是反其道而行。舉個例子,2001年911恐怖襲擊之後,瑞士軍刀的銷售量驟降超過30%,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是決定投資新的產品,在平衡中保持經濟循環。

其實,觀察一下世界經濟歷史可以知道,經濟形勢從來不會只有升或者只是跌。我們受基督教教義的影響很大,在《聖經》中寫著,人們在七年好收成的時期,必須為七年歉收期填滿穀倉。

瑞士名企維氏(Victorinox)第四代掌門人Carl Elsener Jr.(Matthias Kehrein)
瑞士名企維氏(Victorinox)第四代掌門人Carl Elsener Jr.(Matthias Kehrein)

大紀元:您如何做到守住這些永恆的價值?

Carl Elsener Jr.: 我覺得,我們時代最大的一個挑戰就是大型的投機買賣,例如股票。我們自己曾經經歷過追求「快利潤」的時代,因為我們在美國有一個重要的商業夥伴。

這個公司在上市之前,是一個公平可靠的合作夥伴。在911事件之後,他們陷入壓力之中,要與他們商定一個長期策略,變得非常困難。

該公司上市之前,一旦美元貶值時,我父親都會給他們提供一種貨幣折扣(Wahrungsrabatt),這樣可以避免他們因貨幣貶值而被迫快速漲價。在這期間,我父親會等待美元回升,然後一步步減少這種貨幣折扣額度,父親多次這樣運作都獲得了成功。

但當這家公司進入交易所之後,在美元下跌時,我父親仍舊建議提供這種熟悉的貨幣折扣方式。然而我們卻收到一封他們的律師信,得知股東不同意。

於是,我們開始購買他們的股票。當我們擁有超過30%的股份時,我們開始進行貨幣折扣模式。這樣,我們能夠把這家公司從股市中撤出來,然後聘用自己人。所有的經驗教會了我們,要實施長期的策略。我們作為家族,不是按照季度去考慮問題,想的是世世代代。

大紀元:如何能做到困難時期也不裁員?

Carl Elsener Jr.: 對我們而言,保證人員的穩定一直是非常重要的,這樣我們才不會在生意不好時被迫裁員。即使是在911之後,據我父親說,那是維氏74年來最艱難的時期,我們也沒有因為經濟原因而必須裁掉一個員工。

在我們的共同努力下,大家做到了。例如,輪班的員工願意,將他們兩個班次之間的休息時間縮短15分鐘。那些積攢了許多加班工時的員工,願意通過拿假期的方式抵消這些工時。因為在911之前,我們有很多工作做,本來還得請人的。但是我們對新招員工一直都很謹慎,而且更偏向於先問老員工,他們是否願意加班。當經濟惡化時,沒有那麼多工作了,工作人員願意多拿假期,抵消加班工時。

911事件之後,那真是面臨全球經濟危機,沒有足夠的工作,儘管這樣,我們仍舊可以保留住所有的員工,而不需要說出解僱的話。我們的人事部負責人在這個時候變得特別有創意,他拜訪附近的其它企業,詢問他們是否有大訂單,需要臨時幫忙。然後每個早上我們用大巴把一些員工送到那裏去工作,員工從我們這裏拿工資,而我們給其它公司寄賬單。對員工來說,在別的地方幹活是很棒的體會。他們會跟我們分享這些體會。4個月或6個月之後,他們很高興地回來,然後留在維氏繼續工作。

我們的員工在困難時期之後真正了解到,他們對於我們而言,不僅僅是合同上寫的職位上的意義。他們真切感受到,我們可以為他們做一切。他們知道,儘管我們無法保證工作,但是大家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不僅在景氣的時期,在困難的時期也能一起度過,那時互相之間生起了很多信任和尊重。

大紀元:員工一般都在這裏工作多久?

Carl Elsener Jr.: 在伊巴赫(Ibach)這裏,我們有45個員工是從50年前起就在維氏工作,有110人慶祝過他們在維氏工作的40周年紀念日。

今年我們有差不多60人,他們要麼慶祝25周年、40周年或者50周年紀念日。每兩三個星期我們就舉辦一個慶祝活動,祝賀這些員工。我們有個休息室,裏面給每個部門一個信息板,員工可以在上面留信息。大家可以看到,誰要慶祝「25周年、40周年或者50周年」了,然後在信息板下邊留下個人的禮物。

此外,所有人都可以從維氏這裏得到一份禮物,要麼是獲得一個月的額外度假,或者額外給25周年的員工1個月薪水,給40周年的員工1個半月薪水,給50周年的員工2個月的薪水。我們還有自己的樂隊,在這個時候就出來演奏,大部份員工都到場慶祝。

大紀元:您如何把這些價值傳承下去?

Carl Elsener Jr.: 我父親用了很出色方式做表率,這在管理上讓我很受啟發。管理一個企業,就像管理家人一樣,需要好的榜樣。自己也得做到期待孩子做到的那樣,這樣孩子們也就更容易聽家長的話,就是要以身作則。

我的父親,也像他的父親一樣,親自實踐著自己的理念,並且成為榜樣。我覺得重要的是,我們兄弟姐妹能親歷這些讓我們企業強大以及成功的價值,而且希望將來也會這樣,世世代代承傳下去。

巨大的收益或者成功的銷售對我本人的鼓舞並不是很大。反而當我經過工廠,看到員工熱愛自己的工作,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為這個品牌而工作時,我得到的鼓舞是最大最有力的。還有當我在辦公室裏查收郵件,看到顧客寫著,他們為我們產品的質量感到高興,或者寫著,我們的產品不僅是一把刀子,還是生活的夥伴,這都讓我感到自豪,備受鼓舞。

大紀元:作為CEO,您典型的一天是怎樣的?

Carl Elsener Jr.:甚麼可能都有。我經常出差,因為我們在11個國家有代理,而且代表自己的子公司。我得出差,參觀子公司,保證他們也理解我們,能有機會見到我,我太太和女兒也經常陪我一起去。

我很喜歡花很多時間在工廠裏,也喜歡和來訪的客人,或者參觀公司的顧客一起。比如,昨天我們有幾個以色列和日本的合作夥伴來訪。為了表示我對他們的敬重,我會親自出席接待他們。我喜歡在這些時候出席,因為每一種團隊工作都可以建立和促進合作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