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的成果用一句話來概括,那就是確立了一個「核心」,亮出了兩把「利劍」。所謂一個「核心」,那就是正式確立了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所謂兩把「利劍」,那就是通過了《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和《黨內監督條例》這兩把「反腐利劍」。因目前黨內腐敗主要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腐敗治國所遺留下來的,這也為下一步全面徹底清算中共江澤民腐敗集團鋪平了道路。

大家知道,在「習核心」之前,中共歷史上曾出現過「毛核心」、「鄧核心」和「江核心」。按照鄧小平的說法是:「第一代核心是毛澤東,毛說了算;第二代核心是我鄧小平,我說了算;第三代核心,就是你江澤民,你江澤民將來說了算了,我鄧小平也就放心了。」鄧小平這裏講的放心,是指踏著六四鮮血上台的「江核心」形成之後,就可以保證不會有人給六四學運平反了,鄧死後也就可以安心瞑目了。

從嚴格意義上來講,「習核心」與之前的三個「核心」還是有區別的。「毛核心」實質上是摧毀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毛通過十年「文革」和「破四舊」,將具有五千年悠久歷史的中華神傳文化幾乎毀滅殆盡。「鄧核心」應該是繼續維持中共一黨獨裁的核心,鄧通過經濟上的「改革開放」,讓奄奄一息的中共專制政權得以起死回生,迴光返照。特別是在蘇共和東歐共產政權紛紛土崩瓦解之際,鄧又通過鎮壓六四民運,讓中共邪黨得以苟延殘喘。「江核心」實質上是破壞和迫害中國傳統信仰和腐敗治國的核心。因為「精神的死亡意味著一個民族的毀滅」,江傾舉國之力對弘揚「真、善、忍」普世價值的打壓,其罪惡目的實質上就是要摧毀維繫中華民族的道德根基,從而把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帶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正因為如此,有人把「江核心」又稱之為「江黑心」。

當然,對於「習核心」的正式確立,海外媒體也有各種不同的解讀,褒貶不一,毀譽參半。有的認為這是中共重新走向個人集權的開始,中國大陸有可能重回毛澤東個人獨裁的專制時代;也有的認為這是習想從反腐敗入手,通過「蒼蠅老虎一起打」,來建立一套高效、廉潔的政治制度,從而實現他的「中國夢」。

「亂世需用重典 心慈無以謀國。」其實,「習核心」地位的正式確立,應該是對習王四年以來反腐打江鬥爭取得巨大成就的一種肯定。沒有「習核心」的正式確立,「江黑心」及其殘餘勢力就會繼續興風作浪,禍國殃民,貪汙腐敗也就無法得到徹底根治。也就是說,習近平只有全面掌控政權,才能徹底改變胡溫時期「九龍治水」,「政令不出中南海」,大權被「太上皇」江澤民架空的混亂局面。

至於前一段時間,中共黨媒對習近平近乎文革式的、肉麻般的吹捧,實際上是中共主管「筆桿子」的江派代表人物劉雲山之流對習近平的一種有意「捧殺」和「高級黑」,並非習近平的本意。這其中也有一批江派「兩面派」官員,害怕在反腐運動中站錯隊,被習王列為清洗對象,為了個人自保而對習近平的一種所謂「效忠」。這與文革中對毛澤東的「語錄不離手,萬歲不離口」,「句句是真理,一句頂一萬句」的個人崇拜並不是一回事。

至於習上台後對維權律師、敢於直言社會精英、異議人士和上訪民眾的打壓,包括對傳統精神信仰法輪功變本加厲的迫害,乃至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這都是目前還在位的、尚未清除或來不及清除的江澤民、周永康的前台人馬,也就是黨內某些「陰謀家」,乘習近平立足未穩、尚未全面掌控權力、「習核心」地位未被正式確認之前,為捆綁習近平,拉習近平做其墊背,替他們過去所欠下的纍纍血債「背黑鍋」所為。當然,這也是由於中共邪黨「假、惡、鬥」的流氓本質所決定的。因此,只要產生社會腐敗的總後台「江黑心」一天未遭清算,只要產生社會腐敗的總根源中共邪黨一天未被剷除,這種現象還會繼續發生和延續。

眾所周知,二戰以後法西斯主義之所以在全球範圍內銷聲匿跡,正是因為國際法庭對法西斯德國和日本主要戰犯個人和犯罪組織進行了公開大審判,並以此警醒未來。然而,前蘇共和東歐共產政權倒台後,國際正義力量卻沒有對十惡俱全、為禍人間一個多世紀、導致一億多人非正常死亡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進行法律清算。不少西方政要甚至為了眼前經濟利益不惜放棄自己的立國之本,源源不斷的給中共邪惡政權輸血,讓江氏政治流氓集團有足夠的經濟實力來屠殺本國民眾。

總之,隨著歷史發展的進程逐步往前推進,有些事情往往出乎人們的意料之外,「習核心」也有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演變為清算「江黑心」的核心,兩把反腐「利劍」或許會變為「屠江劍」和「屠龍劍」,以專制手段結束專制政權的歷史也將會在中華大地再次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