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兩年多來,大宗商品價格連續暴跌,價格的不確定性一直使市場受到影響,在此背景下,上周中國三大國有石油及石油氣公司在公佈業績的同時均表示,今年前9個月,資本開支遠低於預算水準。

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石化)上周四公佈,今年前三個季度,資本開支低於250億元人民幣,此前公司曾表示計劃在今年投資1,000億元左右,這在一定程度上導致其第三財季末的現金持有量超過人民幣800億元,比去年同期高出40%。

投資減少導致公司石油產量下降的幅度超過預期。中石化稱,今年1至9月,國內石油產量下降14%,且第三季度的降幅進一步擴大,原因是公司削減了支出。

中國石油石油氣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石油)上周五發佈的第三財季業績也顯示,1至9月,公司國內原油產量同比下降5%,資本支出減少23%,至1,140億元左右;公司現金儲備同比增加約25%。

中國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海油)也稱,1至9月,公司資本支出僅為今年預算的一半;同時,公司位於渤海灣的最大產油基地產油量下降約10%。中海油稱,除非油價大幅上漲,否則不打算在第四季度增加支出。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報道稱,就某種程度而言,這種策略無疑是為了保護現金流和股息,因為投資者購買石油公司股票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獲得股息。

勘探及生產業務巨虧

油價持續低潮,中國石油企業的日子越發難過。按當前每桶50美元左右的油價,能夠實現盈利的國內油田非常少。油田老化和成本高昂導致以中石化、中石油為首的中國能源公司的勘探和生產業務發生巨額損失。

中石化表示,今年前三個季度,公司旗下油氣勘探子公司營業虧損接近310億元,上年同期虧損40億元。

有評論稱,國際油價低潮揭開了中國石油巨頭此前被高油價掩蓋的低效管理和戰略失誤。而高油價時期的鮮亮業績恰恰由於過度注重短期收益而忽視了長期收益。

多位專家表示,中國三大石油央企的決策並非完全的商業決策,它同時體現出部份政府部門人士「資源為王」的思維方式,還部份摻雜著國企領導人特有的政績觀,弊病和苦衷來源於政企不分的體制。

曾慶紅岌岌可危

隨著三大石油企業業績的迅速下滑,曾長期掌控中國石油產業的江派「石油幫」不斷遭到清洗,其幫主曾慶紅已是岌岌可危。

習近平上台後,開始對「石油幫」進行清洗。2013年習近平拿下王永春、李華林、冉新權、王道富、蔣潔敏等高官,使「石油幫」受到重挫。

2015年習近平掀起了清洗「石油幫」的第二輪高潮,先後拿下廖永遠、蘇樹林、吳振芳等官員。這3人皆是曾慶紅的親信,其中,蘇樹林在石油界有「東北虎」之稱,廖永遠則為「西北虎」,而吳振芳與曾慶紅共事過。

同時,習當局開始圍剿「慶親王」的輿論攻勢和一系列圍獵曾慶紅的周邊戰:曾慶紅馬仔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落馬,曾慶紅之子被影射捲入魯能案, 財新網胡舒立和曾系商人郭文貴隔空大戰。

今年4月,大紀元接獲中南海高層知情人士的消息:曾慶紅傳已被習近平控制,被軟禁在北京家中,出國等均受限;早前傳被捕的曾慶紅弟弟曾慶淮也被控制,不准出國。

而在近期,曾慶紅的3名心腹樂大克、王天普、王帥廷同日被提起公訴。最近,大陸商人陳游標接連被財新傳媒重磅起底,引起震動。有消息說陳是中共江派的商幹特務,聽命於原中共特務頭子曾慶紅。

如今,隨著石油系統的大批高管被清洗,曾慶紅、周永康的勢力已被連根拔起,周永康早已被抓,曾慶紅也已是四面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