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於2016年10月27日結束。從目前公佈的消息來看,六中全會最重要的有兩點:一是確立了習近平為「習核心」;二是「從嚴治黨」,審議通過了黨內紀律的緊箍咒《準則》和《條例》。

其實,本次六中全會是習江鬥的進一步重大發展:「習核心」以中共全會的方式確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從2016年初,習近平陣營宣佈「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正在形成」以來,最明顯的再一次表明:習近平已經完全掌握中共最高權力。也就是說,習江鬥儘管還在繼續,但結果已經見了分曉。

作個比方。習江大戰中,習陣營已經在2012年開始發動邊界突擊(王立軍事件),攻佔邊界要塞重鎮(剷除薄熙來),殲滅江派主力(剷除徐才厚、周永康和令計劃);2015年習陣營頂住了江派決戰反攻(化解「大股災經濟核彈」「周本順的政治核彈」「令完成的外交核彈」「巴拿馬文件啞彈」「北戴河亮劍」「天津大爆炸」)。最後習陣營兵臨城下,於2016年初攻入皇宮,軟禁江頭本人。自此中土大局已定。

順著這個比方,此次六中全會確立「習核心」,某種意義上是「廢舊主、立新君」。自此,江派血債幫的頭目江澤民被推下政治舞臺,而習近平被立為中共的新主,這樣的意味非常明顯而強烈。中共前幾十年的政治局九龍分權、老人干政的時代也正式結束,習近平個人權威的威懾力可以說是如日中天。

六中全會的兩項大事,其實是習江鬥的必然發展。黨內紀律的緊箍咒《準則》和《條例》,則是宣佈將對江派社會殘餘的「全面清剿」;任何期待江派還會捲土重來的幻想自然再一次被打滅。此前,習陣營一直在注重中央權力的穩固,包括省部級和地方中層權力的清洗和替代;這次,「從嚴治黨」的緊箍咒將會面向中共全黨,「反貪運動」的重點也在下移到達基層,全面鋪開。

如果說,2016年前,習江鬥的焦點是集中在組織和權力爭奪上;那麼,六中全會以後,這個焦點也將會轉移到思想和紀律領域。因為,中共權力在組織層面的爭奪,關鍵職位的替代,畢竟只涉及到可數的一部份人;而要全面破除江派幾十年的黨內高、中、下社會基礎,用原來的組織形式的清洗和替換手段,已經不夠用了。

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從嚴治黨」,在社會上製造輿論,實施「全面剿除江派血債幫的社會基礎」的大動作。估計不久將有一批以身試法的中共黨員,會被當成江派貪腐和違規的典型被處置。特別是繼續執行江派鎮壓路線的中下層官員和司法警察人員可要看清風向,不要再糊里糊塗繼續幹壞事和傻事了:狗頭鍘刀已經張開了!

所以說,六中全會後習江大戰將進入「圍剿階段」。因為確立「習核心」也好,宣佈「黨內紀律緊箍咒」也好,這些也都與習近平取得權力有關,或者說是在「破」前一任江派血債幫和其黨內的社會基礎。這一步「圍剿行動」如果進行順利,經過一段時間後(可能在十九大之前),江派血債幫的上、中、下一切力量將基本上被全部剪除乾淨。屆時,「習核心」將從組織、思想、紀律上佔據絕對地位,習江鬥才能算真正完全結束。

今後,更重要的是,習近平葫蘆裡到底買的甚麼藥,下一步會如何走?不過,估計不久將會慢慢透露出來。

以現在的發展,特別是宣佈「習核心」和「黨內紀律緊箍咒」,習近平顯然在努力集中自己的權力,同時制約爛透了的中共。爾後,如果是走回到死胡同老路,那將是中華民族的再一次浩劫。相反,如果是使用這樣的集權,恢復中國傳統文化,推動憲政、拋棄中共,真正為民謀福,那將是中華民族重新振興的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