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六中全會公報正式稱習近平為「核心」。外界關注,習近平確立「核心」地位對中國政局的影響。學者解讀,習近平權力增加,將對十九大人事擁有最終決定權;「習核心」的確立意味著「江核心」被否定、江派勢力出局。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研究中心副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對美國之音說,稱習近平「核心」具有重要的象徵意義。

他說:「他現在的地位真的是高於其他所有人了。他實質上擁有了一種否決權,雖然官方不這樣講,但是在實際操作中,在決定人事和政策時,他在領導高層中擁有否決權。」這也就意味著,習近平在明年秋季中共十九大期間的高層人事任命等重大議題上擁有最終決定權。

華盛頓智庫蘭德公司的中國問題專家何天睦(Timothy Heath)說,「核心」頭銜也標誌著習近平在十九大到來之前進一步集中權力,「這是他構建政治權力的另一種舉措。我認為,這就是我們見到的模式的延續:習近平的權力不斷增加,他手握越來越多的權力。」

網路雜誌「縱覽中國」專欄作家郭寶勝參加美國之音訪談節目時表示,習核心稱號的順利出台,說明目前習近平完全能掌控政治局勢、順利實現自己政治圖謀,政局對習派非常有利。

郭寶勝表示,習核心的確立的更大看點是習核心是否要否定掉江核心,這完全是有可能的:

一,按照習近平的野心和格局,他要成為繼毛澤東、鄧小平之後第三代領導核心 他不願意成為所謂第四代領導核心;

二,江澤民的核心只是鄧小平在六四時的談話封的,而非像習近平這樣經過中共全會討論推出的,更具有權威性;

三,習近平要使習家軍全面入局,要實現「中國夢」就必須要讓江核心及其勢力出局。

郭寶勝認為,習核心的確立,使得廢除「七上八下」老規矩不費吹灰之力,王岐山留任不成問題,習近平也有可能會連任,習家軍入局入常成為十九大佈局的主要特色,習家軍構成包括習的早年摯友同仁如王岐山、栗戰書、劉鶴,浙江、福建、上海的舊部如陳敏爾、李強,陝西老鄉趙樂際、李希,以及向習表忠心的地方大員等。也許在十九大後習家軍全面入局入常後,政治局常委成為習核心的諮詢機構也不無可能。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認為,「習核心」的確立取決於習對軍、警、情報部門的完全控制,今年上半年之前這一切均已完成,他事實上的「核心」地位已無人能挑戰。在極權體制下,當最高領導人擁有說一不二的實際權力之後,讓黨內、社會上緊跟、擁護,從來就不是難事,這次全會不過是形式上追認並「佈達」全國而已。

程曉農表示,這代表著中共政治走向的一個轉折點,即領導模式的改變。1980年通過的「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旨在結束毛時代的個人集權領導模式,重建集體領導模式;而這次通過的新準則之目的正好相反,實際上是宣佈集體領導模式已經過時,將重新實行個人集權的領導模式,常委會服從「核心」。

程曉農說,恢復個人集權,主要是形勢所迫。長達35年的集體領導模式造成了中共建政以來從未有過的黨國危局,腐敗滲透到各個環節,高層的權力割據產生了上下依賴的「保護者-被保護者」關係網(patron-client network)。不反腐敗,大船已千瘡百孔,岌岌可危;一反腐敗,高層的權力割據處處掣肘。恢復個人集權後消除了高層權力割據,反腐敗開始產生威懾作用。

政論作家,時事分析人士陳破空參加美國之音訪談節目時表示,習近平追求「核心」地位,苦苦鬥爭四年,才勉強如願,證明中國一黨專政制度弊端深重。如果在民主國家,領導人靠選舉上台,得到人民的授權,立即就成了領導核心,大權在握,可以放手施政,根本用不著通過與同僚展開權力鬥爭來謀求「核心」地位,更用不著看政治老人的眼色。

四年時間,對民選領導人而言,專心治國理政,已滿一個任期,但在中國,被小圈子指定的領導人仍陷在權力鬥爭的漩渦苦苦掙扎。這表明,一黨專政日益走入死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