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期四天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10月27日結束。全會通過了《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和《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並通過關於召開十九大的決議。逾六千字的全會公報正式稱習近平為 「核心」;概述政治生活準則、監督條例與官員選拔及反腐之間的關聯性。

六中全會成為習近平執政及與江澤民集團搏殺的一個標誌性事件。簡而言之,全會通過的政治生活準則與監督條例不僅為習近平穩固及行使「核心」權力提供保障,也在中共體制內為清算高級官員包括現常委及江澤民、曾慶紅等人提供依據。

「習核心」確立 習近平權力進一步提升

逾六千字的全會公報在首尾兩次表述「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首次明確提出「習核心」。自年初逾十名地方大佬喊出「習核心」到六中全會確認,不過十個月時間,這表明習近平對中共官場自上而下的掌控已今非昔比。

與江澤民被鄧小平指定為「核心」不同,習近平在同江澤民集團的生死搏殺中確立「核心」地位,政治份量不可同日而語。「習核心」的確立,不僅宣告「江核心」的退場,也意味著現任江派常委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的權力地位的下降,還可視為習廢除常委制、建立總統制的一個重要中間環節。

全會公報稱,加強和規範黨內政治生活的重要目的是維護中央權威、保證令行禁止;監督是權力正確運行的根本保證。

這已暗示,全會通過的政治生活準則與監督條例,實為習近平穩固及行使「核心」權力量身定做。

習近平掌控十九大中共高層人事決定權

在中共近幾十年的歷史上,前領導人毛澤東、鄧小平作為「領導核心」,憑著個人權威,對中共高層人事以及政治決策有著最終決定權。江澤民通過玩弄陰謀權術,操縱高層人事,架空胡錦濤與溫家寶。

習近平確立「領導核心」地位,加上其實質性掌控的黨政軍大權,令其對明年的十九大換屆高層人事任命等重大議題上有更大話語權,甚至最終決定權。六中全會公報對此已有暗示。

全會公報稱,堅持正確選人用人導向,是嚴肅黨內政治生活的保證。考察識別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必須首先看是否堅定不移貫徹中央的基本路線。黨員、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能態度曖昧,不能動搖基本政治立場,不能被錯誤言論所左右。

在定下用人原則的同時,監督條例對官場釋放震懾信號。公報強調,紀律嚴明是黨內政治生活的重要內容;監督是加強和規範政治生活的重要舉措;反對腐敗,是加強和規範政治生活的重要任務。

公報稱,堅決禁止跑官要官、買官賣官、拉票賄選等行為,堅決禁止向黨組織討價還價、不服從組織決定的行為。

伴隨十九大高層人事佈局,官場大清洗料將更將深入。

現任常委成清洗目標 劉雲山文宣系統被公開否定

全會公報強調,新形勢下加強和規範黨內政治生活,重點是各級領導機關和領導幹部,關鍵是高級幹部特別是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高級幹部特別是中央領導層組成人員必須以身作則。黨內監督的重點對象是黨的領導機關和領導幹部特別是主要領導幹部。

六中全會通過的政治生活準則與監督條例,相當於在中共內部制度層面上廢除了「刑不上常委」的潛規則。

公報要求,領導幹部必須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工作中的重大問題和個人有關事項必須按規定按程序請示報告。

這為問責江派常委張德江等人挾持人大機構及香港事務進行攪局、對抗習中央,埋下伏筆。

公報還強調,反對搞兩面派、做「兩面人」,反對弄虛作假、虛報浮誇,反對隱瞞實情、報喜不報憂。對領導人的宣傳要實事求是,禁止吹捧。

這形同直接否定江派常委劉雲山主掌的文宣系統,批判其操控文宣系統針對習的「高級黑」行動。

公報再度釋放「打虎」目標鎖定江澤民的信號

公報用大量字眼強調:遵守紀律沒有特權,執行紀律沒有例外,決不允許存在不受紀律約束的特殊組織和特殊黨員;黨內不允許有不受制約的權力,也不允許有不受監督的特殊黨員;黨內監督沒有禁區、沒有例外;要堅持有腐必反、有貪必肅,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黨內決不允許有腐敗分子藏身之地。

公報還要求,自覺同特權思想和特權現象作鬥爭,注重家庭、家教、家風,管理好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

這些字眼不僅將「打虎」目標指向江派現任常委級別高官,更向中共官場及外界釋放「終極大老虎」江澤民及曾慶紅等人面臨清算的信號。

公報鼓勵黨員檢舉任何組織和任何黨員違紀違法的事實,提倡實名舉報。公報要求,對涉及違紀違法行為的舉報,對黨員反映的問題,任何黨組織和領導幹部都不准隱瞞不報、拖延不辦。涉及所反映問題的領導幹部應該迴避,不准干預或插手調查。

公報中特意強調這一點,意味著習陣營官員將帶頭在官場及中共黨內掀起舉報江派高官乃至江澤民的浪潮,將進一步促使江派官員反水、倒戈。

這與自2015年5月開始的逾20萬法輪功學員及家屬控告江澤民的浪潮相呼應,中國大陸全民控告江澤民的局面為期不遠,習陣營全方位清算江澤民集團的態勢已呼之欲出。

六中全會,習近平確立「核心」地位,祭出政治生活準則與監督條例,不僅廢除了江澤民集團利用中共體制進行垂死反撲的企圖,也為終極清算江澤民等江派眾高官掃除了黨內體制性障礙。六中全會之後,與十九大人事佈局同步,習陣營清洗江澤民集團、公開抓捕江澤民、曾慶紅等人的行動料將進入新的突破性階段;中國政經變局也將如期而至。◇

(大紀元2016年10月27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