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大陸退伍軍人因頻頻進京上訪,成為中共各地封堵和打壓的對象。但10月11日,正處於六中全會前的敏感時期,約4000名身著迷彩服的軍人突然聚集在軍委「八一大樓」前,要求安置和生活保障,他們是如何突破重圍的呢?近日有媒體披露了內幕。

10月11日清晨開始,中共軍委「八一大樓」前被陸陸續續趕到現場的身著綠迷彩服退伍軍人包圍,隊伍長達二三公里,浩浩蕩蕩。他們手舉著橫幅,喊著口號、唱著歌,要求當局合理安置。這是中共建政後人數最多、規模最大、時間最長的一次退伍軍人赴京維權行動。

《亞洲週刊》最新一期報道披露了這數千名老兵,如何在中共嚴密的監控下,同一時間迅速地集結在八一大樓前。

據報道,此次大規模維權行動,是透過網絡召集的方式籌備了半年之久,復員軍人由早些年就開始的碎片化維權,漸漸走向聚合整體行動。

維權上訪,數千人行動,特別是在北京,這是當局絕對不允許的。這次上訪儼然是高保密的跨省集結行動,他們的維權思想準則是「只有統一行動才有力量」。在早先幾次數百人上京城維權的基礎上,籌劃了這次數千人大行動。

數千人來自天南地北,一切以抵近到位為目標,克服地域交通、維穩阻滯等困難,嚴格執行在部隊學到的「戰前無線通訊靜默」,不露聲色,嚴防監聽,隱跡迷蹤。

儘管各省老兵先後不一抵達北京,他們身著便衣,分散潛伏在北京各大公共場所、車站、地鐵等處,有的投親靠友,大多露宿室外,眾人以一個目標,保證在互不通話、互不聯絡的條件下,於11日清晨,準時抵達八一大樓。

參加維權的退伍軍人來自大陸各個省市,十幾年來他們持續上訪中共軍委,且人數不斷增加,成為中共心腹之患。

據說,最初表態要參加的上訪老兵達到15,000人,但很多人未能離開家鄉就被當地政府控制,另有一二千人被攔截在路上。這些人在1993年至2000年,被一次性買斷軍齡退役。如今他們許多沒有工作,只能拿一份可憐的低保,一個月幾十塊錢、一二百塊錢,連基本生活都不能保證。

上述報道還披露,北京爆發老兵包圍軍委的同時,正在南昌開會的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表示,退伍軍人「現在走向了對立面,是上世紀九十年代,高層領導和相關部門在軍人轉業安置等相關政策方面,沒有調查研究就倉促出台,以致造成今天的後遺症」。

而當年做出這一決策的正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