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河從江川一帶繞著山谷行來,到了五里坡打了個轉後,再向東北方向的飛石巖宣洩而去,舟船自然要在五里坡靠岸讓船客歇息,山路水路商旅在這裏轉運久了,河岸就形成了碼頭,打七然爺二十幾年前帶著松柏嶺村民到五里坡落腳後,商賈往來多了,就湊成了市集。

三 寶圖再現江湖

今年的市集像往年一樣,從碼頭河邊一路迤邐至街市、村落裏,擺攤子的、搭帳棚的、打地鋪的擠得滿街滿谷,紅紅綠綠的旗幡充塞整個五里坡的天空。

一群孩子從清風客棧前榆樹下茶棚邊的地鋪買了一隻紙鳶,師傅給紮好了線,嘰嘰喳喳的搶著拖著紙鳶跑,孩子抓不穩上了色的紙鳶,隨著風向上下亂躥,小箭子瞧見了,從茶棚裏奔過來,抓著孩子的手順著風跑了一段,紙鳶就來了精神,挺起胸膛盪著幾條尾巴就飄了上去,孩子們高興得把小箭子推到一邊,追著紙鳶衝向市集裏去,小箭子瞧著紙鳶飛過孩子的頭頂後,那個大鬍子俠客卻浮現在眼前。小箭子縮身一個箭步躲進路旁帳篷裏,大鬍子俠客揹著大刀跨著大步走進市集裏去,小箭子輕步跟了過去。

果然小箭子料想的沒錯,大鬍子俠客走到「江東畫傑」趙富客的小孫子的畫攤前,抱著胸膛停了下來,仔細的看了看攤上掛著的畫卷,然後一個飛身站到了趙家小孫子旁,兩根指頭掐住孩子的後頸,望著正招呼客人的趙家老僕兇悍地說:「我要那幅畫。」一時把看畫的客人都嚇跑了,孩子頓時嚇得說不出話來,老僕驚慌的跪求著說:「好說好說,大俠千萬不要動手,您要的是哪幅畫?」

大鬍子俠客瞪著老僕:「廢話少說,我要《追泉尋仙圖》那張畫,快快給我取來。」

老僕乞求著說:「大俠您行行好,這《追泉尋仙圖》是我們老爺給子孫留下的遺物,大俠是否另選其它的畫。」

大鬍子俠客一言不發,就一手拎起孩子,孩子已經嚇白了臉,他冷冷地說:「我要的是那張畫,慢了我就要這孩子的命。」

「給,給,您不要傷了孩子。」老僕顫抖著手從箱櫃裏拿出一卷畫軸送到大鬍子俠客面前。這大鬍子俠客瞪著老僕說:「把畫打開來我瞧瞧。」老僕急忙把畫軸攤開,大鬍子俠客看到畫裏右上角題了「追泉尋仙圖」四個字,就一把搶了過去,然後鬆開了孩子的脖頸,環視了一眼四周後,留下一聲「謝了」,轉身提起雙腳,躍上了畫攤後頭穀倉的屋頂,引起群眾一陣驚呼。小箭子一看苗頭不對,也踩著風浪追了上去,雙腳飛快的走在屋脊上時,瞧著了身後也有兩個人跟了上來,肯定也是為了那張圖來的,心裏叫著,五里坡要成了武林爭逐之地了。

那大鬍子功力強腳勁快,在屋脊間飄上飄下,小箭子追了一陣,眼看就要看不見大鬍子了,忽然那老和尚的聲音從天空傳來:「小兄弟,抓緊我的衣襟。」小箭子向上躍升了一個身長,拉住了老和尚的袈裟下襬,呼呼幾聲掠過耳際,小箭子已經看到大鬍子站在孔廟屋脊,正要落至地上。小箭子喊了聲「感謝大師。」就鬆開老和尚的衣襟,倏忽間老和尚已飄然而去,小箭子望向身後,方纔那兩個身影正向這裏奔來。小箭子拉開腳力,奔向前去,卻又不見了大鬍子蹤影,就姍然從孔廟簷角落下,站在廟前遙望五里坡,村莊市集上正自熱鬧著。

當天深夜大鬍子俠客才回到客棧,小箭子在櫃檯前望見了卻不見大鬍子身上帶著寶圖,小箭子心裏正自疑惑,看著大鬍子上了二樓,就從後院跟了上去。夜色中小箭子輕步移至大鬍子房外,從窗戶隙縫往裏望去,那張畫正被攤在燈盞下,已不見畫卷的軸木,顯然是被拿掉了。小箭子看到大鬍子俠客在燈光下看著畫,不停的搖著頭,一副思索的樣子,或許是找不到神功藏在哪裏吧。

忽然從屋頂上飛下一塊瓦片,大鬍子一揮手,瓦片在空中被擊碎了,屋上的人喊著:「留下寶圖,老爺饒你一命。」接著一股吸力從上面貫下,瞬間桌上的那張圖被吸上半空,大鬍子俠客不疾不徐左掌擊出,已把上面的吸力截斷,寶圖落了下來,正好掉進他的手裏,大鬍子俠客一語不發飛出窗外。小箭子看得目瞪口呆,他想,大鬍子武功高強,大概為了護圖而不願戀戰。他一個飛身上了屋頂,一輪明月高掛遠處,三條黑影在月色樹影裏奔馳著。

四 千年絕技佛指神音

市集到了最後一天,買貨的賣貨的已經塞滿了五里坡山谷。一個月的市集倒還沒出甚麼大事,江湖上搶圖的事七然爺也不放心上,他手裏抓著煙桿由小箭子陪著從客棧走到河邊碼頭,順著村戶走過月彎橋,在街道上繞了一圈,路旁盡是商攤買客,只覺得這一年一度的市集給五里坡添了昇平氣象。小箭子停了步,在醫鋪前石臼旁的地攤上買了竹鈴鐺,跟著七然爺屁股後面一路咕嚕咕嚕搖著,卻讓雜沓的叫賣聲給掩蓋了,就沒趣的丟在一旁,不留意間,卻在人群裏看到大鬍子俠客坐在茶攤上趾高氣昂的喝著茶。

到了傍晚時分,清風客棧的茶棚裏已經坐滿了客人,七然爺倚著閣樓窗口吸著旱煙,棚裏幾個夥計在桌椅間忙著送茶遞飯。茶棚中間,一個瞎眼老人坐在半高不矮的籐椅上拉著絃琴。

這時,大鬍子俠客揹著大刀從外面踏了進來,才落了座,兩個袒著胸膛的青衣大漢跟著衝了進來,顯然是追著大鬍子俠客來的。小箭子看到了,提著腳步就趕了過去,哈著腰說:「兩位大俠請走這裏。」就把他們帶到西邊窗下,窗外臨著一片池塘,這裏只能瞧得著大鬍子俠客的頭。

兩位青衣大漢悻悻地坐下後,還瞪大著眼睛,其中一位望著桌上盤子裏的豆子,就出手操起一把,一掌向大鬍子拋去,看來大鬍子早瞧見了,伸手在空中打了個掌花,一堆豆子瞬間停在半空,他拿起盤子,將一粒粒豆子收進盤裏。這過程客人不一定瞧見,可讓小箭子瞧清楚了,他抬頭望向閣樓上的七然爺,七然爺也正朝他使了個眼神,小箭子一轉身,看見老和尚安詳的坐在東邊位子上,正巧靠著賣畫趙家主僕的旁邊,向他望了一眼。

有一位伙計給老和尚端去了一壺茶,小箭子倚著棚柱看到老和尚喝了口茶後,又看了一眼身旁的趙家主僕,緩緩站了起來,用洪亮的聲音說:「各位各位,恕老衲直言。」茶棚裏靜了下來,老和尚向眾人拱著雙手說:「五里坡市集今天就要結束了,各位大俠到這裏,有偷來的搶來的東西,老衲奉勸各位,應該物歸原主,五里坡民風淳樸,我們不要玷污了這個清淨的地方。」那邊大鬍子俠客鼻子裏「哼、哼」了兩聲,也不生氣,只是不理不睬,仍然繼續喝著酒。兩位青衣大漢卻是一臉訝異。(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