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議會宣佈,今年薩哈羅夫(人權)獎(也稱沙卡洛夫人權獎)頒給逃離伊斯蘭國(IS)魔掌的2名伊拉克雅茲迪女子。這兩位女性曾遭IS綁架,淪爲性奴,並慘遭迫害。

自1988年以來,歐洲議會每年都頒發一次薩哈羅夫獎(Sakharovrights prize),以此表彰為維護人權、保護少數民族的權益、維護國際法和宗教自由做出突出貢獻的個人和組織。薩哈羅夫獎的獎金為5萬歐元。

伊斯蘭國武裝份子於2014年夏天包圍伊拉克北部的雅茲迪人社區,綁架數千名雅茲迪婦女和女孩,將她們挾持為性奴隸。

伊拉克雅茲迪女子穆拉德(Nadia Murad)和巴沙爾(Lamiya Aji Bashar)也遭伊斯蘭國俘虜、淪為性奴,這場夢魘長達數月之久。

遭遇極大苦難的她們成功逃離後,她們兩人成為致力保護雅茲迪社群的代表性人物,獲頒薩哈羅夫獎。

歐洲議會主席舒爾茨宣佈2016年薩哈羅夫獎獲獎者。(歐洲議會© 歐盟 2016)
歐洲議會主席舒爾茨宣佈2016年薩哈羅夫獎獲獎者。(歐洲議會© 歐盟 2016)
歐洲議會主席舒爾茨宣佈2016年薩哈羅夫獎獲獎者。(歐洲議會© 歐盟 2016)

再也無法承受更多性侵和虐待

中央社報道,說話溫和的穆拉德(Nadia Murad)2014年8月在位於伊拉克北部辛賈爾鎮的家鄉克邱村(Kocho)遭IS虜走,帶至摩蘇爾(Mosul)。

現已23歲的穆拉德說,成了IS的俘虜後,她遭到虐待和性侵。IS還要她放棄古老教派雅茲迪信仰。雅茲迪教派有超過50萬名信徒,大多分佈在鄰近敘利亞邊境的伊拉克北部。

穆拉德今年稍早在日內瓦聯合國總部受訪時透過阿拉伯語翻譯說:「他們逼迫我們的第一件事就是改信伊斯蘭教。」

她去年12月在紐約聯合國安理會發表演說,敘述她嫁給一名IS俘虜者的所謂「婚姻」。

她說,他嘲弄、毆打她,要她化妝,穿暴露衣物。提到為何決定逃走,她說,「我再也無法承受更多性侵和虐待」。

穆拉德逃出IS魔掌後,便擔任聯合國親善大使,呼籲國際社會重視人口走私受害者的苦難。

歐洲議會宣佈,2016年薩哈羅夫人權獎(Sakharovrights prize)頒給穆拉德(Nadia Murad)和巴沙爾(Lamiya Aji Bashar)2人。(圖取自歐洲議會網頁www.europarl.europa.eu)
歐洲議會宣佈,2016年薩哈羅夫人權獎(Sakharovrights prize)頒給穆拉德(Nadia Murad)和巴沙爾(Lamiya Aji Bashar)2人。(圖取自歐洲議會網頁www.europarl.europa.eu)
歐洲議會宣佈,2016年薩哈羅夫人權獎(Sakharovrights prize)頒給穆拉德(Nadia Murad)和巴沙爾(Lamiya Aji Bashar)2人。(圖取自歐洲議會網頁www.europarl.europa.eu)

被擄走時才16歲

另一名女孩巴沙爾(Lamia Haji Bashar)也是來自克邱村,被擄走時才16歲。

協助安排巴沙爾在德國接受治療的心理學家齊茲漢(Jan Kizilhan)告訴記者:「這是個異常堅強的女孩,她所承受的遭遇,我不希望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齊茲漢說:「巴沙爾的許多熟識朋友和親戚在她眼前被IS殺害,她遭擄後成了奴隸,被多次轉賣,以及和其他雅茲迪女孩一樣,不斷遭性侵。」

巴沙爾在20個月遭擄期間,試圖逃走多次。然而,成功逃出後,卻在哈威亞鎮(Hawjiah)落入一名伊拉克醫院主任手中,和其他數名受害人一樣,再次遭到虐待和性侵。

她最後終於和2名朋友逃離魔爪,但卻在前往基爾庫克(Kirkuk)途中,其中1人踩到地雷,當場喪命。

援助團體「伊拉克空中之橋」(Air Bridge Iraq)創辦人迪那易(Mirza Dinnayi)在巴沙爾於今年4月抵德國後,就一直照顧她。巴沙爾雖保住性命,但青春臉龐因爆炸嚴重燒傷,且右眼失明。

巴沙爾現已能再次自行行走,她現在居住在德國南部,夢想成為小學老師並待在德國。

齊茲漢說:「巴沙爾並未失去勇氣,正奮力活下來。」

巴沙爾雖然失去右眼及臉部被嚴重燒傷毀容,但仍致力提高社會對受困地區的認識,繼續幫助成為奴隸及暴行受害者的婦女和兒童。

薩哈羅夫人權獎

薩哈羅夫人權獎以前蘇聯物理學家、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安德烈・薩哈羅夫(1921年至1989年)的名字命名。歐洲議會的議員們決定通過頒發該獎項促進全世界的人權與民主。去年該獎項的得主是來自沙特阿拉伯的博主巴達維(Raif Badawi)。

2013年11月20日,在歐洲議會的全體會議上,議會主席馬丁・舒玆(Martin SCHULZ)將2013年的薩哈羅夫人權獎頒發給了來自巴基斯坦的16歲少女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獎勵她為爭取女性受教育權作出的努力。◇